昌兴帝怒了,差点将京兆尹罢官下狱,后有大臣求情,京兆尹也顺风转舵,说自己已注意到此事,但因牵连甚广,许多大臣都有牵连,故此迟疑,辜负了圣恩,自己正在查。

    昌兴帝令他日内结案,好给莫闲一个交代,京兆尹唯唯喏喏。一下朝,好似火烧屁股一样,大肆抓捕,许多和董源相交甚密的人都成了阶下囚,其自有骨头软的,把他们买凶杀人的事一五一十的交待。

    昌兴帝大怒,自己被逆贼一事烦恼无比,好不容易请了一位仙山的仙师,居然这些人还想买刺客杀他。天子一怒,当然是人头滚滚。

    莫闲却在安都掀起另一波风暴,但世俗的凡人并不知道,他杀死了二人,并没有结束,以溯源法,从魔泉剑提取了一点气息,制作了符印十枚,这种符印很简单,只要有他气息的地方,达到一定浓度,证明玉满楼呆过的地方就成了,让妺月和周章两人分发下去,开始满城转悠,寻找与玉满楼在一起超过一定时间的人和房屋。

    妺月和周章两人,被莫闲赐于两人各一颗舍利,当然是死在莫闲手,让两人炼化,并告诫他们,舍利虽能提高二人实力,但不能依仗舍利。这二颗舍利是元婴修士所遗,二人达不到元婴,但也等同于金丹,实力暴长会带来心理的膨胀,两人的功行却筑基,并没有增长,因此,对修行来说,并没有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不过,两人实力的增长,对莫闲来说,等于多了一大臂助。两人更加卖力,短短几日内,挖出了数个魔教的人,魔教在安都的网络受到极大的破坏,从他们得到的情报,莫闲发现魔教不是一日,应该在很久之前就开始了布局,有许多大臣也受到影响,但莫闲却没有将他们交出去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不是魔教的分子,而是被逼无奈,落到莫闲手,莫闲就顺手交给了夏侯泉,他会用得到,莫闲不想看到这批人下狱,对古槐观来说,他们是一支可用的力量。

    莫闲在背后掀起波涛,世俗的人虽不知道,但古华寺知道,广度感叹不已,这个莫闲不愧以前是杀手出身,无声无息,却将暗伏魔教势力大部分清空。

    莫闲却迎来了一位客人,说是客人也不恰当,他是跟柳生权、解均和陈明一齐来的,人奉命去华都观,不想华都观并没有和魔教合流,而是魔教在一年多以前就把华都观给灭了,人几乎没有逃出来,只逃出一人季筇,而是身负重伤,在山间养了一年多,伤势还未好,恰恰好遇到了人,据季筇讲,对方有二个元婴修士,当日是季筇的师傅拚死才让季筇逃了出来,季筇还给元婴修士打伤,坠入山崖生死不明,估计对方也没有将他一个小角色放在眼,以为他死在什么角落里。

    莫闲看了他一眼,见他还没有完全好,取出伤丹,一颗内服,另一颗莫闲随手抛起,在空散成药气,在灵力的束缚下,形成药雾,笼罩在季筇的周身,渗入季筇的体内,季筇一阵咳嗽,咳出来一口黑血,脸色红润得多了。

    莫闲这才放心让他把丹药服下,要他就地打坐,他在思考,看来,他要亲自去一趟华都观,等季筇醒来,问问华都观的具体情况,坐到心有数,还要去请人,对方既占据华都观,肯定有地利之势,其上否布置了防御阵法,想来有防御阵法,莫闲在这边开始推算得种可能,可以说,华都观是魔教在他们不知不觉情况下,布置的一颗钉子,和安山那处基地形成了犄角。

    他刚想到了安山,突然之间,他抬起头,这是安山方向,他的符诏被激发,他们遇到了强敌,刹那间,莫闲的心神丹元分出一道影子,带着烈焰阵图,借助这股波动降临到现场。

    他本不想分出心神降临,但华都观被魔教占领,那么安山可能也有了魔教分支,还是去一趟放心。

    唐玉、米纳、白舒哥人带着六个炼气期弟子,在安山搜索,当他们搜索到当日弥天庆所在的山峰时,见山峰上枯焦一片,留下了被雷火洗劫的痕迹,九人看着这一切,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们听夏侯泉观主说过,当日莫闲与那个修士隔空斗法,毁掉了弥天庆的肉身(当然,他们并不知弥天庆的姓名)。

    唐玉说:“如此猛烈的雷火下,对方居然能够以元婴逃掉,实在有些难以想象,可见莫闲师叔修为高深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点头。地面上还残留着半面幡,白舒哥拾了起来,幡虽然损坏,但根本还在,他不知道,此幡叫万鬼戾魄幡,不过其大部分鬼魂都烟消,但是其还剩下六尊恶鬼,在雷电下能生存下来,其本质已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白舒哥手刚接触幡,脑顿时鬼哭神嚎,当时就僵在那里,他一僵住,米纳顿时发现了,他见白舒哥脸色不对,再低头一看,幡上烟云翻滚,隐隐可见六尊恶鬼在其浮沉,有一股淡淡的灰雾爬上他的手臂,忙叫道:“白师兄!白师兄!”

    这一声喊,已经用上撼神术,白舒哥一下子惊醒过来,赶紧将手幡抛开,谁知幡就像粘在手上一样,根本抛不开。

    白舒哥慌了,手连甩,奈何幡根本甩不出手,似乎有一种吸力,白舒哥心一横,一口飞剑出现在另一只手上,挥动宝剑,就想把这支手臂斩下。

    “师弟,不可!”唐玉一见,立刻喊道,同时,手臂运功,放出一道灵光,罩住了那柄幡。他的脸色也变了,不过他并没有慌,喝道:“不要慌,米师兄助我!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话,米纳也放了一道灵光,压了上去,但米纳的脸也变了,唐玉回过头,对六个炼气修士说:“你们六人手抵着后背,排成一队,将自身灵光混成一体,加在白师弟背上,白师弟,不要慌,你现在只有炼化此幡,才能脱困!”==(请使用,会员同步书架,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