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为什么喜欢,因为地火树它能吸收石火,在岩浆生长,想不到他手这支居然是能释放石火的地火树,他的烈焰阵图有杆红幡,这根杆子,目前只有一根成形,其他两根还没有着落,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了地火树,正合他用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,弥天庆夺舍后,才放现乾坤袋有地火树的枝干,不知道身体的主人是怎么得到的,由于功行不够,没办法炼化,就便宜了弥天庆,这点连云螀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他得到时间尚浅,没有完全炼化,现在正在温养期间,刚才太阳真火暴发的突然,他都没有动用地火树,现在见到莫闲,眼睛都红了,他已经知道与他隔空斗法的是莫闲,这件事在安都都传开了,连华都观都知道了,所以一见莫闲,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当他将地火树祭起,莫闲也将烈焰阵图展开,轰的一声,上下左右全都是通红一片,他想借地火树来吸收,可是地火树一入阵图,感到阵图的召唤,他一见,大吃一惊,急忙招回了地火树,浮在头顶上,抵抗着烈焰。

    这烈焰不是普通的烈焰,而是昧真火,就是天仙入阵,也难逃身化为灰烬,虽然烈焰阵残缺,但也不是元婴期所能抵挡。

    他在地火树的护佑下,睁大眼向着四面看去,但四面通红一遍,根本没有路可走。

    莫闲随手放雷,震开阵图,上下四在火发,一缕昧真火从下往上,突破了地火树的防圈,落到弥天庆的**上,轰的一声,**成火,元婴遁了出来,可是无路可逃,被真火往上一圈,发出了一声惨叫,化为飞灰,而那根地火树却落入阵图,莫闲大喜,真火往上一围,又一杆幡影一下子凝实。

    在莫闲放出烈焰阵时,其他人已到两位炼气期修士的跟前,这两位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他们仔细检查一下,二人之,已有一人魂归地府,另一人受了重伤,白舒哥从身上取出丹药,塞入他的口。

    这时莫闲已经将阵图收起,其他东西都已化作飞灰,见此情景,叹了一口气:“你们不必在安山了,安山我已查过,没有敌人,恐怕连弥天庆都是临时来的。”

    莫闲这句话不是瞎说,心神丹元一到,就将安山大致查了一番,发现安山根本没有什么基地之类,他决定撤回人手,下面作手准备攻打华都观的事,这次到安山,死了一个人,莫闲也知道死亡是难免的,但心还是很难过。

    他要众人将尸首带回,交给他们的宗门。

    吩咐好众人后,他微微向众人点点头,身影一下子没入空间之。

    他的本体却在和柳生权、解均、陈明了解另一路的事情,人没有去过华都观,并不能提供一些情报,莫闲想了想,对身边的道童说:“你去请周章来。”

    周章到了,莫闲说:“周章,你去请你的师傅和子常师伯,请他们来帮忙,你带两封信去。”说罢,动笔写了两封信,说明要对华都观动手的原因,交给了他,又叫道童送了一封信给广度,让惠海和惠明共同围歼华都观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安排好了,看看季筇还没有醒,便对柳生权等说:“等他醒来告诉我。”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夏侯泉派人来请莫闲,莫闲低声问道童什么事,道童说有大官来访,是京兆尹和鸿胪寺卿,莫闲明白了,估计他们是来表示歉意的,鸿胪寺卿,看来那些腐儒服软了。

    一见面,果然不出所料,莫闲却很少说话,这些世俗的事,都交给了夏侯泉,看起来双方都很和谐,夏侯泉在尘世间已有多年,处理这一套很在行,他说:“不是我们的问题,而是那些人心态出了问题,从头到尾,我们道门都没有出手,我们只是个受害者,他们将诸多罪行加在我们身上。事实上,我们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,我们只是一个世外人,却戴上妖祸朝廷的罪行,幸亏皇上圣明,才还我们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京兆尹苦着脸:“仙长,人是不能抓了,现在已是人心惶惶,再抓下去,恐怕会出大乱。”

    鸿胪寺卿也说:“求仙长制止,我代表那些同行给您磕首了。”说着,人便站了起来,就要下跪,莫闲当然不能任他下跪,袍袖轻轻的一拂,身子让开了,一股绵绵的潜力使他跪不下去,他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“我去试试吧,自古道术不乱政,藏于深山,要不是这次圣上多次延请,我也不必出现在世间。”莫闲太息说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将来人送走,夏侯泉说:“师兄,你真的跟昌兴帝说?”

    “没有办法,事虽不是由我引起,但牵涉到我,不能再乱下去,是该收手的时候了,再这样下去,会动摇国本。”

    “但昌兴帝并不是一个听人劝的人,恐怕师兄劝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但只要昌兴帝高兴,事情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想这么做,但用总人故智,进献丹药是个不错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做因果太多,难道师兄忘了,延寿丹药不能进献给帝王,这样会改变天命,后果你承接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准备给他延寿的丹药,只是给他一些能够让他感觉到延寿的丹药,其大多数用植物性药物所炼,并不会对身体产生什么害处,算是一种安慰剂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丹药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服后觉得身轻体健,事实只能小补元气,其实师弟也可以炼一些,只是样子货。”

    “倒要像师兄请教。”夏侯泉说。

    莫闲把丹方给他,他一见丹方笑了,实际上算是灵谷丹的一种变种,灵谷丹很简单,一味灵谷,后来有修者好事增加了如芝麻之类的东西,衍成一个丹方,在灵谷很少的情况下,用一颗灵谷可以炼出数十颗丹药,也能挺上数日不饥。

    莫闲更是改了,用一粒灵谷炼出上百粒的丹药,不过能挺一日不饥,凡人服用,感觉的确很好。他身边没有,炼丹不过一两个时辰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