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炼好了丹药,取了九粒,装入玉瓶,由于其有数十数种配方,最主要的是灵谷,可是分量很少,其他的是世俗间的粮食,不过在炉火作用下,取其精华,与灵谷合在一起,外表浑圆,有一种珠圆玉润的感觉,隐隐泛着紫光,闻起来让人垂涎尺。

    莫闲炼好丹药后,正好季筇也苏醒了,起来后前来拜谢莫闲,莫闲安慰了他一阵,问起了华都观的地形之类,他一一作了解答。

    “你就暂时住在此处,等几日后,有几会道友来,我们一齐出,去帮你夺回华都观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为我华都观做主,以后华都观一定以前辈马是瞻。”季筇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多礼,同属道门,互相帮助是应该的。”莫闲扶起了他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晚,众人下去休息。次日等早朝过后,莫闲到了宫门,侍卫赶紧内传,一会儿后,有内侍出来,陪着莫闲:“皇上有请!”

    莫闲一抱拳: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“仙师此来,有什么事?”内侍问道。

    “近来无事,得到了一批灵药,炼制了一炉仙丹,想起陛下曾多次与我说,特来献给陛下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仙师炼制的丹药,不知能否一观。”内侍心头一动,问道。

    莫闲看他眼闪烁着贪婪,心暗叹一口气,太监也是人,虽能不能人道,但在其他方面的**更强烈,好在这批灵谷丹甚多,而且都是样子货,他低声道:“公公想看灵谷丹,可以,我炼制了十八颗,献给皇上九颗,仅仅如果需要,我可以让出颗,但公公必需保密,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仙师!”内侍大喜,忙躬身说。

    “无妨,此丹对我来说,只是材料难得而已,公公日夜伏侍皇上,也辛苦了,此丹能大补元气,人吃后身轻体健,延年益寿。”莫闲说谎了,但凡人怎么会知,凡人只图一时效果,莫闲正是抓住这一点,才敢用冒牌的灵谷丹来欺骗君王,莫闲有现,他的心态已生变化,,不再如凡人之时,把君王放在眼。

    人的心态会随着实力变化而改变,修行者也是人,有人的感情,只要不忘初心,但很少有修士记住这一点,往往实力派一强,初心随之而改,又不反省,不知不约,走上了歧路。

    好在莫闲没有忘记,他经常自省,不要看他的修行之路看来一帆风顺,其防微杜渐,才走到如今的地步。

    莫闲取出另外一个玉瓶,取出粒灵谷丹,装入玉瓶,递给了内侍,内侍千恩万谢的收下,莫闲也是有意所为,在皇宫之内,有这样一个内侍,许多事情都方便了不少。

    跟随着内侍,到了御书房,昌兴帝一见莫闲,立刻满脸堆笑,莫闲稽:“见过陛下!”

    “仙师不必多礼,今日怎么有空来此?”昌兴帝问道。

    “近日因为得到一些灵药,遂开炉炼丹,炼成灵谷丹,想起陛下所说,心有感,便来献丹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仙师炼成仙丹?”昌兴帝一听立刻激动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说是仙丹,仙丹没那么容易练,只不过借助灵药,才成就灵谷丹,其灵谷为世间所无,为仙人饮食,偶尔得到几颗,遂配合其他灵药,炼成灵谷丹,此人人服食后,人会身轻体健,延年益寿,不过此丹只能日以上才能服食一粒,其他就没有什么禁忌。这是九粒灵谷丹。”莫闲说着,递上了玉瓶,自有内侍接过。

    “总共炼了多少粒?”昌兴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共15粒,我自己留下六粒。”莫闲说,他看见内侍很紧张,开口减去了粒,内侍终于放下一颗心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见过丹药,倒要见识一下!”昌兴帝很高兴,但有一丝担忧,生怕此丹与前朝太宗类似,想长寿结果短命。

    莫闲看穿他的心思,笑着说:“此丹以灵谷为主料,配合多种名贵药材,不像那些矿物丹药。陛下既然要见,我这边还有六颗。”说着便拿出一个玉瓶,取出一粒丹药,丹一出一股异香,使人垂涎欲滴,整颗丹药珠圆玉润,散紫芒。

    昌兴帝咽了一口口水,莫闲却将这粒丹药抛入口,丹药见水即化,化为药液流入喉管,满口异香,味道的确不错,不过仅是味道不错,实则对莫闲来说,根本没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昌兴帝见莫闲当面服药,心大石终于放下,他从内侍手接过玉瓶,倒出一颗丹药,与莫闲刚才的一模一样,倒入口,他还以为丹药会像药丸一样,谁知入口即化,一股药液流入腹,顿时感到腹一股暖流,向全身散,精神为之一振,浑身暖洋洋的,却又不像正常情况一样,使人昏昏欲睡,而是精神旺盛,他舒服得都呻吟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丹药!”昌兴帝大喜,“仙师想要什么赏赐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什么赏赐,陛下身体是全民的福份,我今日来的确有一件事,请陛下御准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昌兴帝正在兴头上,和颜悦色的问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近来追查魔教残余分子,遂令民众互相揭,其冤枉甚多,就连大臣也多有牵连,有些大臣与我有些矛盾,他们也是为陛下好,他们受牵连,我心也不安,功德也会受损,请陛下下旨,结束该事,那些冤枉的民众和大臣,请陛下赦免他们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仙师原来是为此事,仙师宽宏大量,我准了!李大伴,你去下旨,让他们的知道这是仙师为他们求情,让他们念念仙师的好,不要忘恩负义!”昌兴帝对身边大太监说。

    “是,圣上,奴才这就是传旨!”内侍下去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为我作想,我也告辞!”莫闲又施了一礼说。

    “仙师走好,我还要依仗仙师对付魔教!”

    “陛下请放心,不仅是我,还有许多道友,都会出手,魔教与我道门佛门都有仇,我们不会让魔门做大!”莫闲说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