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没有直接控制蛊虫,而是由念头控制,念头只深藏在寒蛩的体内,这回他很小心,寒蛩依他的指示进入阵,他与念头之间几乎断了联系,但莫闲并不着急,他很小心,虽然侦察,他不能留下任何痕迹,以免失去攻击的突然性。

    寒蛩一进入阵,在它的复眼,一切都变了,但它只是一只寒蛩,鸣叫一声,停在一颗树木的枝叶间,大阵只是保持最低的运行,一只寒蛩不足引起大阵的反应,这只寒蛩身上并没有法力波动。

    念头将法力收敛得很好,没有一丝泄露,只凭寒蛩自身感官感受着这一切,好在念头很快就适应了这多种视觉的感应方式,甚至能看到一丝灵力运行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是**阵运行的规则,寒蛩停了一会儿,念头见没有引起任何注意,翅膀一振,又向前飞去,停在另外一株树上,这株树实际上并不存在,完全是灵力运动的轨迹所成,但从寒蛩角度来看,树是真真切切,但藏在它身体内部的念头却从它的感官发现了异样,再往里走,气温逐渐降了下来,远远可见星光明亮。

    寒蛩停止了前进,再前进虽然暴露的机会很少,毕竟没有人会注意一只寒蛩,但万一引起有心人注意,一只寒蛩在冰天雪地飞,情景太诡异,莫闲不能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念头控制寒蛩往回飞,寒蛩身体一跳,又返回了,不一会就到了外边,念头一下子散开,里面无数信息流入莫闲的心灵。

    莫闲闭上眼睛,也一会睁开了眼睛,他心灵建筑了一个模型,这是**青木阵,但内层不对,内层星光灿烂,应该是另一套阵法,很可能是曜星阵,但服从具体是什么阵法,莫闲不清除,还是等子常来再说,现在前去探阵,难免打草惊蛇,出来时间已不早,该回去了。

    莫闲回到山神庙,书生已睡下,而另外的四人,二男二女,二女也以和身躺下,两个男的倒没有睡下,盘坐在火堆旁,运起了内功,而蠡玉人,却也在静坐,不过并未沉入内心深处,与其说是在静坐,倒不如说,是吐纳更实际一些。

    见莫闲回来,五个人睁开了眼睛,严遇、戴明会眼露出了一缕深思,他们与莫闲等人萍水相逢,身上也无多少钱财,想来莫闲等人也不会动手,而且,从四人的谈吐来看,又不像一般的江湖人士,他们对几人的身份感到很好奇。

    莫闲看了他们一眼,两人顿觉一道厉闪闪过,心一凛,想问他到哪里却问不出来,蠡玉笑道:“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,差点迷路,还好方位没有记错。”莫闲说着,走近了火堆旁,添了一根柴火,便坐下了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天刚亮,莫闲睁开了眼睛,与此同时,蠡玉也睁开了眼睛,他的身体一动,浑身骨节如爆竹一样响起,莫闲不觉赞道:“如一个金络玉缨连环骨!”

    金络玉缨连环骨是蠡玉近期所修的一种特殊的功法,他以金丹为基础,全身骨骼精华内敛,一点真功全部入骨,他这几十年来,压制着功行不进入元婴,就是为了修行此功,此功一成,可以说金身玉骨,骨骼表面浮现缨络符样,与人争斗,即使只往下骨骼,也能随之血肉衍生,但需要海样的灵气。

    不过,蠡玉擅长服食,多少天材地宝,妖物的血肉给他提炼成浓汤,灌入腹,如果不是此功法,他早就冲上的元婴,但服食有一个缺点,易造成体内气息不纯,而此功却将他服食的天材地宝等物提纯,使之真正成为他的肉身,甚至可以说,蠡玉如果被妖精吞食,妖精绝对能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他就是一个人形的丹药,但他所炼的金络玉缨连环骨一成,锁住精元,可以说已万年不朽,这是他师傅潜无子特地为他所精选的功法。

    莫闲一赞,严遇和戴明会面面相觑,他们没有听过金络玉缨连环骨,听到蠡玉身上如爆竹一样响起,他们想到一个传说,那就是横练功夫到了极高的境界,身上百骨节一齐鸣响,难道这个年轻人横练功夫达到神而化明的程度。

    看起来这个叫蠡玉的年青人并不像一个功夫高手,两人不知道,蠡玉比他们大得多,理实上,这里四个都比他们来得大,毕竟修行者不同于常人。

    陆定、陈雪雨和田欣悦也醒来了,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而严遇和戴明会也没有说,在别人面前谈论,有违江湖的规矩,他们认为蠡玉是一个横练高手,而莫闲他们习以为常的样子,使两人心暗暗心惊,他们错认为莫闲四人是绝顶高手。不过,他们没有想到四人并不是他们所想象,比他们想象强得多。

    他们草草吃过早饭,与莫闲四人告别,连莫闲他们没有走,显得很反常都没有注意到。莫闲看他们去的方向居然是华都观,眉头微微一皱,接着又放开,他们不过是一个凡人,凭他们的本事,应该发现不了华都观。

    他没有留意看,几人脸上带着死气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蠡玉取出了一个小鼎,从身上取出了灵米,开火用太阳真火熬煮起粥来,不一会儿,香气飘出。

    “大家一齐来喝一碗粥。”蠡玉喊道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边喝粥,再说陆定五人,走出了很远,陆定说:“据我家族的一本书籍记载,传说仙人就在此处,想当年我的祖父就在此处遇到仙人,并帮了仙人的忙,但我祖父无心修行,仙人给了他一件信物,说答应他一件事,我祖父死后,这件事就忘记了,我费了好大劲,才确定这块玉佩就是仙人留给我祖父的信物,我祖父在一本书留言,后辈子孙如有事,可以持此信物来找仙人。”

    到这时,这四位少侠才知道为什么书生肯下重金请四人。原来和仙人有关,四位少侠心也激动的起来,他们想见到仙人,如果有缘,仙人可以收徒,即使不收徒,仙人指点下,对几人来讲,就是莫大的机缘。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