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他们所找的仙人不过是修者,而且可惜的是,那位给陆定祖父的那位修者,也死于魔教手。

    那个玉佩,实质是一件路引通行证,因为凡人不可能通过华都观的阵法,佩带此玉佩后,可以用此佩进入大阵,都不用人接引,而且大阵也不会伤他,这是华都观特制的路引。

    陆定走到这里,他们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,严遇说:“已经有几十年了,你祖父既使记得不错,这山林,恐怕已改变地貌了,恐怕我们这次出来,花了数月,都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他正说着,陆定已经走到前面的树林,要是没有玉佩,他们会这里面转悠,只要在另一个方向出现,凡人到此,以为穿过了树林,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但有了路引却不同,严遇正说着,陆定身上的玉佩陡然放射着绿萤萤的光芒,玉佩飘了起来,像一盏灯一样,大阵已经改变,但外围的阵势却是从**玄冥阵化出去,玉佩得到了熟悉的灵力,其法阵运行起来,和大阵相契合,立刻引起华都观魔教的注意。

    云螀正在云床上静坐,突然间,他睁开了眼睛,眼射出精芒,有人进阵,他随手一划,面前圆光出现,圆光显现五个人出来,令他诧异的是,这五个人都是凡人,其四个应该会点功夫,而领头的一个,只是一个书生,但他面前飘浮着一个玉佩,他一看就看出来,这个玉佩应该是一个路引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会有路引?云螀也是修行到元婴的人,略一寻思就明白了,这应该是华都观留下的,正好送上门来,华都观这样的引路牌不知多不多,倒送上门来,既然自投罗网,那就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对付几个凡人,他都不屑出手,随手散去圆光,叫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立刻有人应到,他吩咐下去,去将五人抓住,下面的人应了一声,二个炼气层的修士出去,说实在话,听说是五个凡人,连筑基修士都没有了兴致,随便派二个炼气修士出去,这两个修士一个是付兴安,另一个是龙汉宸,二人领命,出了华都观。

    陆定五人一时惊呆了,严遇等人脑想:“原来真有仙人!”

    陈雪雨愣了一会说:“这件玉佩是仙家法宝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从祖父的遗物发现的,这么长时间,它没有任何异像想不到到这里,它发光了,看来祖父在书上说的是真的。”陆定说。

    几个人正在嘴八舌的问陆定,正在这时候,出现了两个人,此两人一出现,眼睛一亮,盯住了陈雪雨和田欣悦,眼发出淫邪的目光,两女也有八分颜色,算是一个小美女。

    “你们束手就擒吧,华都观的余孽!”付兴安说,手法器飞剑一亮,指着五人说。

    五人一下子愣住,我们怎么成了华都观的余孽,严遇问道:“仙长,是不是弄错了,我们只是来寻师访友的。”到底在江湖上混的人,先用口舌将他牵制他。

    “两位小姐可以不用担心,其他的人放下武器。”龙汉宸口气轻薄的说。

    “看打!”陈雪雨当即火了,随手洒出铜钱镖,只袭二人,二人语带轻蔑的说:“不过尔尔!”

    付兴安随手祭起一张符箓,化成一道光幕,铜钱镖在光幕在前,根本无力突破这一道关,纷纷坠地,她一动,五人之除了陆定,其他人都动了,事发突然,两个修士没有想到,几个凡人居然敢动手。

    当下龙汉宸袍袖一甩,将几人攻击顶住,手剑一指,口说:“找死!”

    口念念有辞,一阵阴风涌起,几人的顿时发现,黑气漫漫走出几个鬼怪,向几人扑去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严遇叫道。

    龙汉宸一声冷笑:“想走,没有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鬼怪向严遇等人扑去,严遇一刀斩向鬼怪,但刀如同切入水,鬼怪透身而过,严遇怔住了,身体立刻干瘪下去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个女的尖叫起来,回身就逃,鬼怪呼啸着扑了过去,陈雪雨一样子愣住了,她的身体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!”付兴安叫道,他本想活捉,结果给龙汉宸给杀了,他不满的看向龙汉宸,龙汉宸也不看他,指挥着鬼怪扑向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抓活的!”付兴安大叫,已经迟了,鬼怪已扑到田欣悦身上,但奇迹发生了,鬼怪一声惨嚎,身上黑气四溢,退了过来,一时龙汉宸大惊,不知道为什么发生此事,田欣悦顾不得其他人,身体纵起,直接落在阵外,跌跌撞撞向来路跑去。

    付兴安一见,跟了上去,他本身是色饿鬼,如何能放过她,也不急逼,只是跟在她身后,慢悠悠的追了上去,他打得好算盘,到一个无人之处,再擒下她,那不是什么由着他来了吗?

    龙汉宸还在吃惊,微一查,不觉苦笑,原来是田欣悦月事来的,他所炼的恶鬼虽然对付凡人还不借,有形无质,本身也极其阴毒,却因功行的关系,对于女子天癸之类的,他唯恐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龙汉宸虽然也好色,决不像付兴安那样,心暗叫晦气,不过也有点看付兴安的笑话,他也不提醒付兴安,任由他追下去。

    眼前还有两人,一个是陆定,另一个是戴明会,鬼怪一扑之下,戴明会也步了后尘,倒是陆定身边引路玉牌闪出蒙蒙的绿光,鬼怪不敢往上扑。

    龙汉宸一见,欺身上前,一掌之下,把他打晕,想了想,随手收了玉牌,提着他,返回华都观。

    田欣悦拼命的逃着,她忘记了她天癸已来,身体在应激反应下,速度居然不慢,转过了一座山峰,山神庙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莫闲和蠡玉正在庙,而妺月却在外面,看见一个女子拼命而来,头发披散,身上的衣衫也被树木划破,正在纳闷是谁?

    “妺月,救命!”她喊道,到这时,妺月才认出来,她是田欣悦。

    她急忙迎了上去,见她后面的一个人正在追着,功行不过炼气期,她放过了田欣悦,拦住了付兴安。(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