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6.破青木,地水火风混四象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层层青光,被一道白虹斩断,乙木元气顿时乱了,形成木影重重,乱成一团,又气势磅礴,全都乱了套,周围一片轰隆声,众人如在怒涛汹涌的海,各人显露宝光,在乙木风暴飘摇不定。

    就连云螀也不能对其他人进行攻击,莫闲看到时机到了,按方位,他一步入,顶上升起厚土旗,在旗之上,一颗宝珠悬在当空,散发出厚重的玄黄光辉,和厚土旗的黄光混在一起,缕缕玄黄光线落下,牵连大地,大地之,隐隐似有龙吟在相应,大地颤动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翻出来。

    土行一动,水行顿时反击,想以水欺侮土行,如果青木好好的的,那么土受木克,又是另一付模样,但乙木被锐金所斩,已经乱了套,自顾不暇,反制之力弱得几乎感受不到,而土行厚重的玄黄压了下来,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的黑光,但被玄黄镇住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,脑后轰的一声,先天阴阳一气大擒拿手现,在玄黄元气的压制下,摧枯拉朽一般,直入其,抓出了一件镇物,是天水矩,莫闲大喜。

    天水矩由上古大能公输班所炼,以天水为名,借以衡量天下万物,是一件上古奇珍,天水矩一入手,莫闲就感到天地间一阵变化,万物高下齐,长短一,在这种情况下,敌人的攻击如化作一样,果然是一件奇珍。

    他收了天水矩,乙木元气失去了水行的根基,轰的一声,眼看着就萎缩下去,子常一见时机到了,锐金旗一展,无数的白亮的剑气撒出,像一个大刺猬,云螀见剑气已到,他借势一闪,出现在莫闲前方,就是一拳,金刚智拳,一道金光极其凝练,直冲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叫了声来得好,也不用神通,一拳轰出,一声响亮,乙木元气,散落的壬癸水气,如龙卷一样,呼啸着向四周散去。两人飘出,莫闲心暗惊,这一拳虽没有动用九龙之力,也有龙之力,结果只是打了个平手,不由得他不心惊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云螀更是吃惊,他的金刚智拳有九龙十八象之力,不论什么神通,他只管一拳打去,完全是以力破解,一力降十会,对方神通法术往往崩溃,却不料遇到莫闲这个怪物,跟他对了一拳,两个人都很吃惊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,从背上拔出鸣蛇剑,嗡的一声鸣响,剑光凝练,剑也不离手,只是一剑,在剑光如虹,剑光之,次元衍生,所到之处,一切天地元气,不管是乙木元气,还是其他元气,都化作剑气,浩浩荡荡直冲而去。

    而正对着莫闲的云螀更是清楚,他的脸色变了,下一刻,他身影已骤然模糊,剑气一过,他可出现在内阵之。

    在这个当口,子常锐金旗一卷,一件木行镇物被他所收,这是一柄木剑,是用端木制成,端木是一种神木,传说为瑞兽端猊所居,此木沾染上端猊的瑞气,生机勃勃,似人一见说感到旺盛的生命力,但不要以为它是一柄不杀人的剑,恰恰相反,因为气机太旺盛,凡此剑者,生命力在一瞬间暴涨,很快浑身的器官等等物就会因生命力过旺而陷入衰竭。

    它表面的生命力反而成了一个致命的毒素。毒者,厚也,高度集聚为毒,因为它的生命力旺盛,反面成了毒素。

    端木剑一收,**青木阵随之暴溃,浩荡的元气流激荡天地,众人不得不暂时避其锋芒,天空之也层云翻滚,雷电随之而下,霹雳一个接一个,气势惊人。

    在内阵,秋影在拼命镇压着元气的暴走,曜四象阵,这本是道家阵法,却被他们修改了,二十八宿形成的苍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,虽然外形是四象,实质已变,以地火水风配合四象,借曜的光芒为引,硬生生抗住了外阵的崩溃,而且星阵需五种镇物,却也因之减少到四种,但威力并不下降,甚至比原先的阵法更加暴戾诡异。

    等雷暴过后,现在曜四象阵显现在眼前,煞气冲霄而起,本来在**青木阵掩盖下,还看不出来,但**青木阵一破,众人发现前方一派星光灿烂,就是在白天出现,依然不能掩盖它的光辉,星光组成四象,分布在四方,各自游走不定,不时的喷出一股气息,气息之地水火风翻滚,完全是一付毁灭气息。

    阵的上方,隐约可见一个魔神,他一面眼四臂,蓝黑色长发,头顶装饰着天河与弯月,脖颈上挂一串骷髅项链;上身半裸,下身围一条虎皮,身缠眼镜蛇,手持叉戟和弓箭,第只眼睛当,时时喷射出毁灭魔火,似乎连空间都烧穿,诸天众多星光,都聚在他的身上,又从他的身上放射出来,布满了大阵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大阵,好像是道佛合运?”莫闲也吃不准是什么阵法,问子常。

    “不仅是道佛合运,严格来讲,是道佛魔者合运,那个魔神是毁灭之神,我们称之为毁灭之魔,魔教尊之为神,想不到,星阵还可以这么布置,这样一布,不再是星曜阵,叫它什么名字好,对了,由二十八宿组成四象,但又不是正宗道家四象,不过借四象之名,行地水火风之实,就叫它星四象阵。”子常兴奋地说,他是一个阵痴,一见新奇的阵法,就走不动路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破?”莫闲又问道,他关心的是怎么破阵,其他人也关心怎么破阵。

    “这不好说,谁先去走一遭?”子常犯愁了,一个大阵,他并不完全熟悉,虽然他心目大体清楚,但并不知道具体如何,最好有一个人去探阵,而探阵的人危险不用说,正在犯愁,对面的云螀却坐不住了,走出阵来。

    他身后是大阵,任凭众人运用目力,也看不清楚其有些什么,即使莫闲等人功运双目,就是迷雾,甚至墙壁之内都能看穿,但就是看不见内部情景。

    云螀指着莫闲:“莫闲,你可敢到阵走一遭!”(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