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再看水,一条金色鳌鱼现身,刚一现身,眼前一花,莫闲发现被颗星围住,分别是金木水火土和日月。

    莫闲脸色一变,身外护法神一下子缩回,云光也收敛,头顶上冥河龟的龟甲在脾神常在的主持下,放出稳定的黄光,莫闲刚做完这一切,颗星绽放奇光,其五星的五道星光带着雷霆万钧之势,轰然降临打在冥河龟甲上,爆出五团耀眼的光辉,脾神操纵上的冥河龟甲也放出纯黄的光华,一层层绽放,莫闲不禁哼了一声,知道到了致命的关头,金木水火土五星代表了五行,五种力量各不相同第一波攻击他总算挡了下来,他不等下一波攻击来,身影陡然模糊,阴阳遁出,接着他的身影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一股冰寒扫过,接着又是一片火热,日月双星一东一西,冰寒是月光,火热是日光。好像不相关,但日月悬象,稍不留神,人便被吸入其,压力无比,被吸入月,全身毛孔都会闭合而死,连魂魄都逃不出来,其压力是物质和精神双重;而被吸入太阳之,太阳真火内炼肉身为灰烬,同样,连一丝魂魄都不用想逃出来。

    莫闲幸亏发动的快,先其一步进入阴阳不测之,他要慢一步,恐怕已困入其。

    莫闲发现月光和日光在他身上扫过,整个人像水波一样,荡起涟漪,日月悬象,坎离相交,并没有困住莫闲,另外五星光芒如梭,但却是镜影水月一样。

    莫闲心泛起了极大的危机,他一抬头,看见那个毁灭魔神低下了头,当一只眼睛,注视着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正处于阴阳不测之,按理来说,根本不会被人发现真身所在,因为已不在这个时空,也不在那个时空,身体不仅在空间切换,更在时间上左右震荡,这就是他能够免于日月双星的威力的根本原因,但魔神却一眼盯住他,令他毛骨悚然,好像青蛙被告蛇盯着一样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根本没有思索就自动动了起来,穿过空间又在时间上偏离了主线,由于时空的特性,时间局部膨胀,使他的身影糊了一下,但那个魔神的眼睛始终盯着他,开始酝酿攻击,他的第只眼睛一亮又一暗,一股极白到发黑的光芒喷薄而出,不是光芒,而是毁灭之焰,穿过了层层时空,向莫闲烧来。

    莫闲连连变换时空,但毁灭之焰霸道地横冲直撞,一切时空在它的面前像纸糊的一样,转眼就到了莫闲的身前。

    莫闲的护体灵光在它面前根本不顶事,莫闲心灵之迅速搜索自己的宝物,猛然间,一件宝物浮上心头,只是他许久未动的阿鼻祭坛,事情不由他多迟疑,一声响,阿鼻祭坛浮现出来。莫闲对阿鼻祭坛说实话不放心,虽然在身边,都没有敢过深祭炼,他知道,目前他是一个小角色,平等王根本看不上他,但他一旦成长到一定程度,说不定会引起平等王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又舍不得阿鼻祭坛带来的好处,他聪明选择了暂时不问阿鼻祭坛,只等到了生命最危险的时候,用阿鼻祭坛为他挡灾,甚至阿鼻祭坛会毁掉,他也再所不惜。

    一遍乌光泛起,在祭坛上的大鼎上浮雕突然出现,无数怪物纷纷飞起,但一接触到毁灭之火,轰的一声,便自燃烧起来,眼见到毁灭之火烧到大鼎上,祭坛刹那间放出眩目的乌光,居然挡住了毁灭之火,一个空间漩涡随之张开,毁灭之火顺着漩涡,转眼之间被吸得一空,莫闲听到一个声音:“有趣,居然是劣质的毁灭之火,小家伙,这次祭品很好,我满足你的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破了这个阵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不是等价交换,如果不是劣质的毁灭之火,倒是有可能。”声音传入莫闲的心灵之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我出去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好,这个做得到。”声音又一次在心灵响起,莫闲顿觉自己好像高高在上,他明白,这是经过的空间层次远在以前的之上,他看到了阵势的全貌,又看到云螀已经和魔神合为一体,见毁灭之火被莫闲身前的一个祭坛一样东西吞没,一愕,接着四只手连出了大破灭印,一股恐怖的气势随着印生成而聚积,但莫闲却被黑洞所吞没,祭坛随之消失,大破灭印轰然而出,天空的层云一下子透出亮光,一条力柱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在阵外的子常等人并不能看见阵变化,只看见一团混沌,其地火水风在翻滚,正在焦急之,一道光柱冲天而起,带着无尽的破灭之力,子常脸色一变,不好,就待往里闯,眼前一花,突兀的出现一人,正是莫闲。

    “阵情况如何?”子常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,此阵之凶险,为我平生所见,名为四象阵,实则完全佛门化,天龙、大鹏、谛听和金鳌完全取代了四象,调用地水火风,最厉害的要数核心处的曜,五行俱全,日月悬象,坎离相交,还有一位魔神,目四首,目射出毁灭之火,我差点伤在此火之下。”莫闲正待将详情说给子常听,云螀出阵了。

    “莫闲,想不到你居然逃了!”

    “我在阵走了一圈,不过尔尔,,不想让你们过份难堪,我遁出此阵,此阵对我来说,来去自如,让你们多活二天。”莫闲大言不惭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!好!我就看你如何破阵!”云螀气得乐了,冷笑着说,说完之后,返身入阵,子渊冲着莫闲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莫闲说:“我们也回山神庙,商量一下,怎样破阵!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回到了山神庙,子常说:“你将经过详细的讲一遍。”

    莫闲就将此遇到四象和曜的情况讲了一遍,不过他没有提阿鼻祭坛,只说自己见势不妙,使用了师傅交给自己的灵符,才逃过一劫。并将阵情况以法术幻影重现,众人见罢,都是倒抽一口凉气。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