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都看着子常,虽然大家都会一点基础阵法,但谈到阵法,还是请子常出马。

    子常说:“这曜四象阵,听其保是道家阵法,实际上道佛魔合运,据莫师弟去探阵所得,曜走的是道家的路子,以金木水火土五星为基,顾及五行,此阵一不留神,会陷入其,加上日月悬象,本身已是高明,破此阵需要名修士,定住曜才成。”

    “对修士的层次有无要求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“曜当,金木水火土五星只要炼气高层就行,但日月,最起码是金丹修士。”子常说。

    莫闲皱起眉头,想了一下,问到:“要是一个人筑基修为,但能发挥出金丹修士的战力,可否?”

    “行是行,但五星之水星和火星的位置就要加强,恐怕筑基修士才成,莫师弟进入阵,对方因为他一人,没有将星力与人相合,但人一多,我怕魔教就会以修士取代曜位置,到时,战力倍增。”子常说。

    “对方恐怕只有一二位元婴修士,至于金丹修士,应该有,肯定也不多,金丹已算高端战力,大部分是筑基和炼气修士,其筑基修士也不多,在破外阵时,我一瞥之下,看见不少炼气修士仓惶逃入内阵,其只有一二个筑基修士,金丹修士都没有看见,在靠近安都的地方,魔教不可能重兵在这里。”莫闲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要大意。”子渊说,“你刚才说有二位筑基修士,战力堪比金丹,是哪二位?”

    “一个是妺月,一个是周章,他们在一次行动,得到两颗舍利,我要他们融合在体内,他们战力可比金丹,我告诫他们,不要为力量所迷,此二人可作金丹修士用,这样的话,我方这边有个金丹,蠡玉师弟虽为金丹,但他修行的是金络玉缨连环骨,根基非常厚,堪比元婴,加上你们带来的位筑基,还有古华寺的法字辈僧人,我们力量非常可观,最高的有五位元婴级战力,我想对方实力不如我们,要不然的话,对方就会主动出击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子常点头,接着说:“四象阵,实则已不是道家的四象阵,而是佛家的意味非常浓,却无佛家大慈大悲在里面,已接近魔门阵法,此四象阵法,肯定也会如曜阵一样,魔教会使人合阵,我们派八人,一正一负,为首者要有元婴战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安排很妥当,惠海大师,你古华寺一众人等,再加上我们道门的人,估计不成问题。”莫闲说,惠海点头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,就是那个毁灭魔神,今天已经合上云螀,幸亏莫师北见机快,恐怕又得请莫师弟出马,将毁灭魔神斩于阵。”子常说。

    莫闲点头:“事情交于我,我定将云螀和毁灭魔神斩于阵。现在请师兄安排破阵人手!”

    “好,我就不客气了,人都在这里,先说四象阵,它实际是不属于道家的阵法,子渊师兄,你和一位僧人入苍龙门,僧人只管念大威降龙咒,你注意保护僧人,将东方苍龙连同合阵者斩除。”子常说。

    子渊站了起来,一抱拳,对惠海说:“请大师为我挑选一位精通大威降龙咒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法清,你就跟随在子渊道友身边。”惠海想了一下,对一位和尚说,法清和尚一个稽首:“见过子渊前辈!”便站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惠明大师,你的金身修为怎么样?”子常问道。

    “南无释迦牟尼佛,我身为佛门护法,金身修为不在话下,要我进什么门?”惠明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进南方朱雀门,南方朱雀,实际是大鹏金翅鸟,你可有数?”子常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知道怎么做。”他一个稽首。

    “我就进西方白虎门,需要一位僧人,能诵大德伏虎咒,不知哪位师傅比较好?”子常问道,眼睛在那些法字辈的僧人身上逡巡。

    “法泉,你跟随子常前辈。”惠海说,一位僧人出列,向子常一礼,子常还礼。

    “惠海大师,北门玄武门就你了,一只金鳌,你知道用什么方法将它降伏。”子常说。

    “南无释迦牟尼佛,道友请放心。”惠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是曜阵法了,需要位修士,蠡玉师弟,你精研太阳真火,那么你就负责对付日曜,你过来,这里是星旗,按北斗方位所排,这是天枢贪狼旗,你与身合,指挥大家;妺月,你过来,这是天璇巨门旗,你与身合,注意配合天枢旗的指挥;白舒哥,这是天玑禄存旗,你与身合,也注意配合天枢旗的指挥;唐玉,你过来,这是天权曲旗,你与身合,也注意配合天枢旗的指挥;米纳,这是玉衡连贞旗,你与身合,也注意配合天枢旗的指挥;柳生权,这是开阳武曲旗,你与身合,也注意配合天枢旗的指挥;解均,这是摇光破军旗,你与身合,也注意配合天枢旗的指挥;再来位炼气修士,这是左弼和右弼旗,你们二位借旗隐身,必要时暗算。”子常布置下去,并且说明白各自的功用和注意点,众人认真的听,不时点头。

    安排好破除曜阵的人手后,子常又对莫闲说:“师弟,成败就在你的一击,你必须成功拖住魔神一个时辰,等他们破阵后,魔神威能大减,这一个时辰很难熬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先斩了魔神和云螀,可否?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太好了,不过斩不了也不要着急,实际上用不了一个时辰,敌人估计就崩溃。”子常笑着说。

    莫闲点头,若有所思,那个魔神毁灭之火是难对付,但有祭坛在手,应该没有事,但莫闲经历一次后,多少看出他的破绽,他在脑海冒出一个大胆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周章、陈明和季筇,你们人带领剩下的人,准备阵势一破,拦住逃窜的敌人,如果有金丹及以上修士,你们人放过他们,专门找弱的下手,知道了吗?”子常又说。(。)。

    a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