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知道!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。”季筇咬牙切齿,以至于脸色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“不要你这样,量力而行。”莫闲说道。

    田欣悦在一旁,看着他们分配着任务,陡然跪下:“求仙师收我为徒,我要学好法术,找魔教报仇!”

    “你起来吧!等破了华都观再说。”莫闲道,现在她满心仇恨,即使学了法术,也不会追求大道,所以莫闲采用了拖的方法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体,总算脸上有了些生气。季筇看到了,脸上一怔,想起他刚刚被师傅舍身相救,华都观被灭时的情景,不觉对田欣悦充满了同情,柔声地说:“你放心,我们不会不管你,你先呆在这里,等我们破了华都观再说。”

    莫闲看了两人一眼,微微皱眉,但他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子渊陡然想起,问道:“阵应该有镇物,子常师弟,你不是说过,此阵有四件镇物,在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下来要说的事情,曜四象阵有四件镇物,如论属性,我想曜阵应该有一件,此件是曜阵的灵魂是那轮太阳,我想不出意外,就是镇物,大日煌煌,肯定有一件火属性的镇物,蠡玉师弟你可小心。”子常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当心。”蠡玉说。

    “另外一件应该在四象阵,各人注意,之于什么属性,不会是水、木和火,只能是之外。”子常又说,破四象阵的位元婴修士点头,各人思索着会是什么属性,对于水、火两门,稍稍放心,对于东方苍龙和西方白虎门的两位元婴修士就更加注意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在毁灭魔神手,不知是什么,最后一件应该总理全阵,等我们方破了此阵,自然在核心处找到他。”子常又说。

    莫闲点头,他细细回想魔神,那魔神下身围着一块虎皮,项间骷髅串,手持叉戟和弓箭,这几件物品,哪一件才是镇物,或者都不是?

    莫闲虽然面对过它,还是吃不准到底是哪一件,他进入阵,对方并没有运用镇物,一般来说,镇物在阵起着枢的作用,不到危急之时,不可轻动。

    子常又细细说起阵要注意的地方,众人认真的听着,不时发问,这是关系到自身性命的东西,不把它搞清楚,众人不会放心,最后,子常说:“今天时间还早,各位道友做些准备,特别是曜阵的道友,在旗留下一丝烙印,等破阵后收回,再给我。”

    蠡玉等立刻盘坐在地,祭起各自旗帜,到了夜晚,天空北斗星朗照,丝丝星光下沏,华都观秋影和云螀见到这个异象,云螀冷笑道:“北斗星阵,他们怎知我们的阵法早已脱了一般阵法的范围!”

    秋影一笑:“他们能想到星阵已经不错了,明天我来主持阵法,你身合魔神,曜由个修无相神魔修士相合,这个人修为虽不到道门金丹,但心意相通,不弱于于道门金丹;四象阵由四个相当于道门金丹的修士防守,借助阵法,就是元婴修士来此,也不惧,其余修士借机趁乱下手。”

    次日一早,众人出现在华都观的外围,听到对面阵一声哈哈狂笑,云螀出现:“莫闲,昨日被你侥幸脱身,今日看你们往哪里逃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逃?”莫闲奇怪的问道,“今日我们是前来破阵的,你洗净脖子等着!”

    “不与尔等争口舌之利,有本事我们阵见!”云螀说完入阵,大阵随即展开,露出真容,阵由一而化为二,二生,变化无穷,曜横穿,地水火风四象独成系统,二十八宿星光耀目,整座阵势杀机腾腾,气冲云汉。

    莫闲等人愣了一下,莫闲一声长啸,拔剑在手,脚下一动,他入了大阵,直奔魔神而去;蠡玉一声呼哨,现出了天枢贪狼旗,贪狼旗发出耀眼星芒,天空之,白日斗星现,九道星芒倾泻而下,蠡玉一身星辉,而和他在一齐的人也是星辉罩体,曜星也同样现身,但他们没有留意到,星芒是为九道,两道在下落过程,越来越稀,竟然消失在空,蠡玉也入阵;惠明等人身连咒音阵阵,直奔四象阵。

    天崩地裂的一声响,大阵陡然变了,一遍混蒙,在混蒙之,只见电光霍霍,不断有宝光亮起,轰鸣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莫闲追着云螀,他这次不同于上次,回去之后,将整个过程重捊了一遍,细细回想,在心灵与魔神对战,不断修正自己,不错,他是不能抵挡毁灭魔火,除了阿鼻祭坛外,但不让魔火烧到自己,一句话,就是不让魔神锁定自己,还是有办法。

    他一进入阵,立刻调用脑神精根,虚相空间展开,一下子就紧紧锁住云螀,云螀一举一动都暴露无遗,他的法力已能做到法我如一,计算能力更强大,数种可能都是罗列出来,可以说,他的一举一动都清清楚楚,他将要做什么事,也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云螀一入阵,身影一闪,合上了魔神,对于他的这个动作,莫闲没有表现出一点意外,嘴角噙着一丝冷笑,魔神的信息源源不断,莫闲第一次发现,魔神实则上是由大阵催发,而不是大阵由它控制。

    魔神眼睛望向莫闲,就在这一刹那,莫闲变得幻影重重,这是他的念头幻化,有着他的气息,纷纷向四周散去,转眼之产是,便将魔神围绕。云螀身与魔神合,感觉到阵一切都在掌握之,只要他念头一动,好像在阵他是全能的,但他明白,这仅是一个幻觉,不过,也比他自己强上不少,甚至战力可以发挥到化神。

    他豪气大发,直接轰出一拳,金刚智拳,他这一拳身就达到九龙之力,现在挟卷着大阵的威能,他觉得一拳就足矣,根本不用跟莫闲蘑菇,想尽快解决战斗!

    莫闲虚相空间已算准他一拳,如果硬接的话,就算是莫闲,恐怕也会骨骼尽碎,他不用接,因为他的法力已能感知,一层层波涛一样的法力涌去,却像活的一样,云螀一拳,仿佛陷入泥潭。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