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悲剧了,他一死,曜主星日曜一灭,不可避免地引起曜阵的波动,曜阵出现了破绽,又听到两声惨叫,月曜和金曜被斩,就在这时,又一声惨叫,北斗星出现了波动,摇光位的解均不小心,被对方火曜所斩,一时间双方互有伤亡,左弼右弼现身,两名炼气修士操纵着法器,向着火曜杀去,两人隐现无常,又在左弼旗和右弼旗护卫下,让火曜也很头疼。

    蠡玉一看,损失一位,他也火了,在天枢贪狼旗带领下,余下的六旗隐然成了一个整体上,他手一指,太阳神针出,直射火曜,火曜正给两个炼气修士缠住,这两个修士如果在阵外,火曜要收拾他们,轻而易举,但两人处于北斗阵的防护之下,又隐现无常,左弼和右弼旗最大的功用就是隐现无常,虽然攻击很猛,但打不到敌人身上,也是白费蜡。

    就算是这样,左弼和右弼两个炼气期修士也险相环生,正在这时,蠡玉的注意力已集在火曜身上,太阳神针划破空间,电一样的样,眼看火曜避无可避,太阳神针却一闪消失在阵法空间之。

    蠡玉知道有人暗出手,挪移了他的太阳神针,他眉头一皱,大蓬真火从身上射出,蜿蜒向着太阳神针消失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秋影眉头微皱,居然敢挑战他的权威,他的手轻轻点了几下,曜阵顿时剩下的四星变得虚幻起来,成为一个整体,蠡玉一见,天枢贪狼旗一展,剩下人感到天枢贪狼旗的咆哮,也聚在蠡玉的身边,以八对四,居然打了个平手,蠡玉知道,对方已经充分调动阵力,阵法就是这个好处,个体力量在其能借用大阵之力,而大阵更是借助天地之力。

    刚才从总体上来说则压住对方,蠡玉从其也看出,对方实力上不如己方,正如莫闲所说,对方曜之,大概都是筑基修士,好像连元婴都没有,只是凭借阵势而已,而现在居然能和己方战成平手,可见此阵不简单。

    周围四方如梭,虽然失去了日月金曜,但剩余的四曜现在不断挪移,一道道各色星光不断射来,巨大的冲击力不断冲击着八杆旗混成一体的防卫。

    蠡玉暗叹,要是解均还在,阵旗完整,也不会陷入如此被动之,毕竟少了摇光破军旗,星北斗阵的攻击力锐减,破军旗本身就是攻击为主,防守偏弱,这也是解均不小心招的原因之一,目前蠡玉只能观察,以期找出曜阵的弱点,此阵已失去日月金曜,应该破综比较多。

    蠡玉沉着冷静,双眼之,似乎放出光芒,在观察对方攻击的方位图谋,内心统计着对方攻击的各方向的次数,星阵的灵光连成一片,像水波一样,不断被告星光冲起涟漪。

    蠡玉在这里观察,而另一方面,在四象阵,子渊和法清进入东方苍龙门,法清不断念诵着大威降龙咒,金色的咒化成无数梵从他口冲出,形成了金色锁链,在空蜿蜒着,向着由东方苍龙宿:角、亢、氐、房、心、尾、箕,组成苍龙,咆哮着吹来了混沌之风,虽不是真正的混沌之风,也极其厉害。

    子渊祭出了他的追风剑,剑气化成匹练,风吹在上面,好厉害,性命交修的剑器光芒一层层的被削去,子渊一口真气喷出,剑光暴涨,他手一指,默诵定风咒,虽然不能完全定住混沌之风,好在削弱了不少。而法清口的大威降龙咒,形成了道金色的锁链,蜿蜒着向苍龙伸去。

    眼见得就要锁住苍龙,锁链都是已接触到苍龙的要害,要害就是由宿星光所化,却爆出一团刺目的光芒,苍龙消失,代替它的是一条硕大的眼睛蛇,也就是佛典所说的天龙,它的头上站着一个魔修,眼放着绿芒,随手打出了一把软红砂,化成漫天的红云,带着鬼哭神嚎之音,直扑两人。

    法清哼了一声,嘴角一缕鲜血流出,刚才苍龙消失,锁链锁空,他受到了咒语的反噬,但法清还在强撑,见红云扑来,内心一阵惊惧,知道这玩意儿肯定不是好物。

    子渊一见,随手发雷,轰的一声巨响,红砂一见雷电,立刻纷坠如雨,软红砂被破,只见那名魔修身体一晃,接着破口大骂,他的软红砂被破,多少受了些伤,但他脾气暴躁,骂了出来。

    子渊冷哼了一声,现出一物,却是一只金斗,祭在空,一声响亮,一道金光过后,那个魔修不见,此斗为阴阳斗,乃是模仿混元金斗而制,对方不过是金丹期修为,如何能挡,桶阴阳二气顿时磨合,一时刻之后,自然化为血水。

    子渊以阴阳斗收了魔修,而天龙虽然失去了合体的魔修,也不是那么轻易可斩,嘴一张,一股混合着腥臭的混沌风吹出,子渊笑了:“此阵技穷矣!”

    手一指追风剑,剑光分化,空密密麻麻一派剑影,万剑齐发,纵是天龙由能量组成,也被剑光散作一天大风而散去。

    而惠明和法石却遇到了麻烦,两人进入南方朱雀门,南方朱雀,实际是大鹏金翅鸟,但在外表上看起来是朱雀,南方朱雀宿,井、鬼、柳、星、张、翼、轸,惠明和法石口诵孔雀明王咒,惠明走的是护法的路,手持盘龙棍,眼睛紧盯着那火山一样的朱雀,那火是混沌之火,虽是伪劣品,但对于惠明来说,却是厉害。

    火隔得老远,两人已吃不消,特别是法石,感到自己五内俱焚。惠明一见如此,回身加了一个避火咒在他身上,一圈金光亮起,将他护住,法石的咒语念得更急,幻化成形,梵成链,向朱雀伸去。

    而惠明却摇头一变,首六臂,手棍也是一摇,化成根,他也不使用避火咒,直接以金身对抗,朱雀见此,嘴一张,一个火团直向惠明而去。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