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骤然出手,鸣蛇剑化作一道白光,剑生次元,浩浩荡荡向秋影狂卷而来,秋影一见不可力敌,身体一扭,借助阵法,无穷阵力化作层层空间将自身与莫闲隔开。莫闲一剑,虽然剑生次元,但还是在主空间之内,还做不到透过主空间,侵入另外的小空间,一剑走空。

    此时,秋影眼睛一瞥,见四象阵镇已破,镇物混沌玉已被收,只有曜阵在残喘,知道大势已去,他心一动,发出的信号,决定撤退。

    莫闲见他利用阵法形成空间,阻断他的一剑,他的法力一动,法我如一,身体也突破现有空间,层层小空间如同迅速生灭的细菌一样,放多小空间在生成的一瞬间,也就是它的毁灭之期,其能稳定下来的,不足十亿分之一,但在莫闲的法力影响下,一个个小空间稳定的下来,莫闲一步,迈步了众从小空间,他的身影刹那间模糊了,在这一刻,他终于明白,元婴期瞬移是怎么回事。在他过后,身后的小空间如泡影一样破碎,巨大能量刚一生成,被它形成之初的负空间所和,主空间微微起伏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许做到了瞬移,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只觉眼前一幻,自己就出去了,因为太快,再加上自己也没有必要知道详情,他们是只要有用就行,但莫闲由于日常生活不断自省,渐渐地他对身上所发生的一切逐渐明了,已逐步深入,他不自觉地从一个更高的思维层面上看待这一切,反而对此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他做到了避开了阵法对他的阻碍,原来阵法对他来说,还是神秘的,现在却发现,从更高层面上看,最起码这个阵势有着众多的漏洞,也许根本不必费这么多事,世界在他的眼瓦解了,无数种颜色出现又不见了归于平淡,这种感觉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他又一次出现在秋影的身边,秋影刚心一动,发出信号,还没有行动,莫闲已不知如何做到的,又一次出现他的面前,他没有见过这样的人,略带惊恐的叫道:“你不是一个元婴修士,是化神修士,一定是这样的,卑鄙,一个化神修士居然欺负一个元婴!”

    莫闲一愣,接着笑了:“是这样吗?可惜你错了,我的层次就是元婴,元神未显,只不过我无间之,悟到了法我如一。”

    莫闲的话,让他脸色一片灰败,他的眼露出绝裂的光芒,莫闲一见不好,已经迟了,他再也不顾阵的诸人,敌人也好,自己人也好。

    莫闲虽然开着虚相空间,陡然间,虚相空间一片强光荡起,时间之快,令莫闲根本不及做出什么动作,他的身体比他的意识更快,已然发动,转瞬之间,莫闲已穿越众多小空间,身影也在时间轴上来回振荡,虽然偏移的极少只有一瞬间的百分之一,但这已是很了不起的,宙光法术一直是高级神通,在这一刻,莫闲有一种感觉,好像一切都是空无的,时空和空间,只是人们的想象,自己的意识居然能改变这一切。

    等他身体动了,他的意识才明白怎么回事,他不及多想,首先对其他人发出信号,其他人在心灵之,陡然收到莫闲的声音:“速退!”

    其他人一愣,不仅是他们,连敌人都是一愣,莫闲并没有给敌人发出心灵信号,但他们收到秋影的信号,一愣之后,双方不由自主向后退去,阵元气陡然乱了,一团水波一样的强光从阵闪起。

    一切迷雾都散开,子常一见,陡然叫了起来:“天魔解体*,疯了,居然使用天魔解体*!”

    天魔解体*,并不是道门的神通,说是神通并不正确,而是魔门一种法术,利用身边一切的毁灭,甚至自身的毁灭,与敌偕亡。对于阵法来讲,就是利用阵最关键的镇物,牵连大阵的最根本面,形成一波毁灭洪流,可以达到大阵力量的几倍及至数十倍,这一下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由于阵势减弱,众人飞快向外退去,但毕竟还有阵势,虽然变弱了,但基本规律还在起作用,众人外撤的速度明显慢得多,此时众人已无心杀敌,甚至出现魔修和众人一齐向外逃的现象。

    天魔解体*对使用者来说,即使不是死亡,事后也要修为下降,严重的甚至倒退几个层次。

    莫闲身处阴阳不测之地,他也看出来了,对方用天魔解体*,要彻底毁灭这个地方,想不到他这么刚烈,修行者之,为了追求长生,通常人不会用这种刚烈的手段,莫闲心有些佩服。但佩服归佩服,如果给他得以成功,华都观将成为历史,他先前几乎是本能,现在心定了下来,手凌空虚画,手指动处,天地无数灵信受到牵引,天地元气聚成龙卷,汇聚到莫闲的手。

    不要忘了,莫闲本已突破符道符诏的人,符道是一门奇技,借天地万物及至神灵的力量,号令一切,到了最高境界,不仅可以借天地神灵的力量,而且能不问什么人,甚至是敌手的力量,而敌手无可奈何,更有甚者,甚至可以调用遥远过去曾存在的诸多伟大的存在的力量,或者能调用遥远将来的大能的力量。

    当然莫闲目前远没有达到这种程度,但他的符道已经完媲美于化神。这才是他的底牌,他向来喜欢以自身的力量,但不妨碍他调用其他力量。

    一道光幕从莫闲手生成,上面无数符亮起,往下一罩,却正好罩住那水波一样扩散的强光,并没有完全罩住全阵。

    强光受阻,发出刺目的光华,而光幕上符箓亮起,越来越亮,却不是和它对抗,而是在吸收它的能量,反过来约束它,莫闲现身,手符箓并未画完,无穷符箓从他手流出,符箓越来越多,现场成了符箓的海洋,符箓附着在光幕上,缓缓向间推进,越来越小,最终形成了一颗珠子。(。)

    。

    a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