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想了想,说:“周章,你去给古华寺送个信,就说我决定上疆场!”

    周章去报信,莫闲见他出去,莫闲眼出现未来的画面,莫闲知道,这是一种假相,是他运用先天数测算未来。他已明了一些时间奥秘,在可预见的将来,不是有把握,但未来是一种几率,这也是他为什么要随军出征,让几率更接近特别是于自己一方。

    变数很多,莫闲只能寄希望于道佛两门高层能牵制住提婆达多。

    次日,在朝堂上,莫闲求见,在前一日,昌兴帝已经知道,莫闲要上前线了,他心未免有些激动,想想那些大臣,一个个畏缩的样子,他就来气,可是他又不得不屈服,幸亏白卿家主动请缨,以百岁高龄挂帅出征,更得到仙师相助,他信心大增,连坐在龙椅之上,心情都不同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莫闲求见,立刻下旨:“传!”

    莫闲第一次上金銮殿,见到昌兴帝,莫闲一拱手:“贫道有礼了!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右宰相喝道。

    昌兴帝眉头一皱,连忙说:“仙师是世外高人,不必拘泥于俗礼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莫闲没有理会右宰相,站起来了身体,“陛下,我这次来,是想伴随着白老将军出征,我在世间已经过久了,想早些结束,早点回到山!”

    “仙师为国辛劳,在尘世间多呆些日子,难道仙师要弃我而去?”

    “陛下,作为一个修士,愿世间太平,才是我修士的最大心愿,当然不会不问世间,但我道家历来喜欢顺其自然,不喜干涉世间正常秩序,要不是这次有魔修作乱,修士也不会出现在人间,陛下请放心,只要你把百姓放在心里,我道门一定支持你。”莫闲不受别人影响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仙师说的是,仙师对未来事态怎么看,现在叛逆势大,轮扁殉国,申劼全军覆灭,现在国**外交困,兵力不足。”昌兴帝看来很清醒。

    “陛下,正因为如此,白老将军才出征,以他的老谋深算,可以将局面稳定下来,但要反败为胜,就需要陛下充分信任他,这次出征,敌势汹汹,先期肯定会出现失误,陛下不要误听小人之言,大概次之后,可能出现转机,陛下就静候佳音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仙师未曾出兵,却将前途形势看得清楚,好!我准奏!仙师,我的国运就托付你了。”昌兴帝说。

    莫闲又施了一礼:“陛下,贫道告退!”

    “仙师走好!”昌兴帝笑眯眯的说道,莫闲在武大臣的复杂的目光退出金銮殿,莫闲出了金銮殿,回首望着去,见红尘之气冲霄而起。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转身离去,该说的他都说了,他最起码给白开心争取了机会,他并不畏惧叛军,叛军战线已拉长,目前看气势如虹,但气势已现颓废,如果申劼不是轻敌,也不会全军尽墨,叛军毕竟名不正言不顺,民众虽不明说,但总体是厌战,现在胜利还好,一旦出现失败,就会一溃千里,毕竟民众不是想打仗。

    所以,白开心只要顶住敌人的进攻,那么胜利就能指日可待,莫闲虽不懂军事,但他对自然气机的了解,特别是他回首望了金銮殿的气运,那是一国气运所钟,更坚信这一点。

    军出征,皇上亲自来送行,杯御酒,白开心单膝跪地,一杯敬天,一怀礼地,还有一杯,和军将士共饮,将士们盔甲刀枪林立,盔甲明亮,一齐高呼万岁,莫闲站在点将台下,他身边聚拢着一批修士,妺月、周章等个个气势高昂,惠明带着六位法字辈僧人也在其。

    酒罢,皇上一句出征,白开心翻身上书,手厚背砍山刀一扬:“出发!”

    大军开发,车粼粼马萧萧,杀气上干云霄,大军一动,无形杀气让莫闲一凛,好厉害的杀机,天发杀机,移星易宿,地发杀机,龙蛇起陆,人发杀机,天地反复,莫闲都有一种幻觉,心一动,是不是可以利用此杀机。

    杀机一出,一般孤魂野鬼,只要杀机一冲,就会魂飞魄散,不怪军一般小术无所作用,但对莫闲这个层次来说,虽说有些影响,但并不大。

    不仅对莫闲来说没有多大影响,就是对炼气期修士也没有多在影响,道家,佛家等等诸多法术,分于内炼和外炼两种,一般左道旁门,倒是不修性命,而直接以精神感召,呼唤神将,属于外炼的范畴,如果单纯外炼法术,比如白开心就是一例,他能如唤鬼灵,但在这种情况下,就不灵了,反而一般修士以长生为目的,注重内炼,并没有此种顾忌,只是一些法术受到影响而已,特别是召神唤将同学有一些阴鬼类法术,在军往往不灵。

    大军一动,非止一日,前面有探马来报,界牌关破,守将徐荣投降,白开心叹了一口气,下令在前方要道口安营扎寨,让士兵们休息,对付随后而来的战斗。

    一日之后,吴楚等国联军蜂拥而来,联军总元帅雷破,系楚国一个贵族,自幼由异人传授,学得一身好本领,这次进军以来,接连的胜利,让他觉得大安老矣,楚国当代大安,他升帅帐,从将领分立两旁,更有魔教修士在其,在界牌关时,修士立了大功,一阵火雨,烧得守将只得开门投降。

    “众将官,大安无人,居然派一个将死的老匹夫领军前来,谁去挑战?”雷破说。

    “元帅,不可轻敌,听说白开心年六十时,得到仙传,由一个别人家的奴才,一跃成为一个将军,听说他得异人传授,异人给他一颗丹药,致使他力大无穷,而异人又传他武艺,需小心对待!”说话的人是军幕僚,深得雷破信赖。

    “军师何别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,不过一个垂死老者,有什么战斗力,我带领一千人马,能百万军,去取那老匹夫的脑袋!”部将北成门说。

    “不得无礼,你既有言在先,我与你一千兵马,也不要你取什么脑袋,只要你去探清敌人虚实即可!”雷破说。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