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北成门自恃武艺高强,桀骜不训,他死了不一定是坏事。”军师说。

    雷破点头,又问道:“要不要出兵,对对面大营攻击?”

    “今天就不必了,我军初到,士兵劳累,加之又失去锐气,今天就休息一晩,明天发起猛攻。”军师说。

    “好,就按军师的话,你们下去,注意休息,同时不要忘了戒备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元帅!”众将下去,雷破看了一下,帐所剩下的诸人,对魔修充于仁说:“仙师,今天一战你可看出什么,对方身上似乎有金光护体?”

    “他不懂法术,他身上的金光应该是防护符箓之类,听说对方有一个叫莫闲的妖人,在安都杀了我们不少人,估计就是他作的怪。”充于仁说。

    “仙师,还请你出马,对付此妖人。”雷破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放在我身上,今天晚上我作法,让他一营之众都身染重病,明天一战,自然无恙!”充于仁说。

    “多谢仙师,我就敬候佳音!”雷破笑道,“白开心看来不怎么样,要是我,就趁敌军立足未稳,发动冲击,或许是他唯一的机会,等我军稳定下来,大势已成,他就回天无力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哈哈大笑,志得意满。

    大安军营,白开心也在看地图,手下将领也在,白开心说:“敌人来势汹汹,虽然今天小胜一阵,有人说,应该趁势扩大战果,但你们有没有想过,敌人虽失利了一场,但大部队并没有动,气势还在,所以我收兵,估计敌人明天会发起总攻,我们只有顶住这波攻击,后续计划才能展开,你们下去,做好准备,特别是士兵的士气注意保持,告诉士兵,我们先顶住这波,就能胜利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命令随着白开心的平稳的声音传了下去,莫闲在一旁看着,他根本没有说话,对于军事方面,他并不懂,他懂得守拙,不干涉白开心的决策。

    时间渐渐的晚了,敌我营寨相距有十数里,双方偶尔有斥候相互,互相之间一阵乱箭,除此之外,双方都很安静,在积蓄精力,在这安静之,一座法坛在离大安营寨数里的一个安静角落悄悄树立而起,台分层,暗合天地人,法坛上旗幡飘扬,第一层上,其有二十四旗幡,上绘山川形势,以像地间一层,分成八卦,上绘世间百态,特别是种种病痛折磨的人最上一层,由太极图生成四象,上绘地水水风,已不是纯正的道家法坛。

    充于仁作头陀打扮,在台上仗剑做法,剑一指,香烟袅袅,一声断喝,台上幡影齐动,狂风顿起,口念念有词,幡影之,黑雾漫延,渐渐凝结成疫鬼形象,他剑一指,疫鬼飞起,像一团奇形怪状的云雾,直向大安营寨而去。

    莫闲正在打坐,突然之间,感到一阵心悸,低头掐指一算,心大惊,居然有妖人作法,欲驱使疫鬼,想令大安众多将士陷入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疫鬼已带着疫气而来,虽然天已晚了,但莫闲还是能看见,只见奇形怪状的疫鬼变幻着形状,驾着疫气,张牙舞爪向大安营寨扑来。

    莫闲立刻将身边一个药葫芦抓起,也不问什么丹药,一声响亮,心神丹元出现,驾着朱雀,莫闲把葫芦一抛,心神丹元接过葫芦,冲霄而去。

    莫闲立刻步罡踏斗,手一指,一阵狂风狂风顿起,直向疫气云吹去,两股狂风相交,疫云四散,虽然吹散了疫云,但莫闲没有放松,脸色更加严肃,疫气虽然吹散,但还是有不少落入营寨之,士兵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觉得身上一寒。

    在营盘上空,心神丹元将葫芦打开,里面都是一些强身健体的丹药,数十颗丹药落向四方,丹元手一指,一声轻响,丹药碎成粉末,随即化成丹气,弥散在营盘,这些丹药并不对症,莫闲手没有针对疫病的丹药,只能用这些强身健体的丹药,希望能增强士兵的抵抗力,避免疫病的大爆发。

    莫闲真的没有想到,敌人居然来这一招,他本来以为敌人会与他之间发生战斗,一般修士之间战斗不会波及俗人。这件事给莫闲提了一个醒,现在双方是你死我活的战争,任何事情都会发生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放过此人,他向法坛的方向望去,一声响亮,身边出现一个人,他是肺神皓华,化作一道光华,只投向法坛而去。

    充于仁见他所释放的疫鬼居然被人吹散,刚要再作法,一道剑光由敌营而发,隔着数里路,就感觉到遍体生寒,不好!他口念念有词,手法剑一指,黑气猛然暴发,如狼烟一般,直袭剑光,这道黑气不是一般之物,而是他多年收集的疫气精华,它一出现,连法宝都能得病。

    可惜莫闲是肺神御剑而来,见到黑气直奔而来,肺神很冷静,几乎不带任何情感,阴符剑猛然一震,剑光之,次元生灭,所生成的次元,完全是一个剑的世界,疫气侵入其,次元的剑气一部分开始上锈,但随即这个次元衰败毁灭,只在一刹那间,疫气便同剑气一样,彻底成了元气,后面的次元又取代了前面的次元,生灭刹那间,疫气消亡。

    而阴符剑已经临头,他急忙将法坛上的旗幡一指,旗幡飞起,但不到一息间,全部消失的次元,剑光已临体,他大叫一声,伸出的左臂,他的左臂消失,血光崩现,他借血光遁而去,剑气轰的一声,将法坛一切两半。

    随之后出现的肺神,胯下白虎,头顶上方,一道白气在伸缩不停,面部没有表情,已降临法坛之上。

    护坛的魔修一见主人逃走了,根本不着他想,一下子四散而逃,偏偏有一位筑基魔修士,不由自主地对肺神发出了一击,肺神冷冷看了他一眼,这一眼,一股忧悲得无法自制感情从他心底涌过。

    如此强烈,他只觉世间一切是如此不公,他极度悲伤和忧虑,头发一瞬间白了,感到世间根本不值得留恋,他一张口,喷出一口血沫,肺脏的碎片历历可见,他喷出血沫后,身体僵住。。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