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罗湖用千火鸦,而莫闲用玄阴聚兽幡的玄武相迎,水克火,罗湖一见不好,和身冲上天空,刹那间,火势大涨,莫闲一见,回首对周章和妺月等说:“保护好元帅!”也冲霄而起,在天空,两人遥相对峙,罗湖身边,众多火鸦环绕,将他护得严严实实,外围火焰滔天,而莫闲却脚踩玄武,头顶之上,一片玄阴气柱,一杆大幡在飘扬,道道玄阴真气垂下,护住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莫闲,听说你已突破法我如一,我特来会你!”罗湖在火焰,如同火神一样,声音像洪钟一样。

    莫闲还没有答话,一道黑光出现在天空之,充于仁现身空,他少了一条胳膊,一上来,就冷森森的说:“莫闲,昨晚你斩我一条胳膊,今日我会加倍还给你,叫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就算你死后,我也不会放过你的神魂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人都是元婴期,相比之下,罗湖更强一些,已摸到一些法我如一的边缘,他若静候,在十年以内,能突破到化神,但他自信不比一般化神弱,他的千火鸦与他是一体的,一句话,别人就得杀死他千次,才能将他除去,这种奇技将他的神魂与火鸦融在一起,别人怕火,他不怕,而且动念之间,他和任何一只火鸦就换了位置,这种通化的法术,是他敢在知道莫闲法我如一的情况下,而自信满满,就依仗这一点。

    相对来说,充于仁就弱了许多,虽然是元婴后期,仗着疫气无形,能分身隐形,但并不能对抗法我如一,现在两人上来,面对莫闲,他们感到稳操胜券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,他的虚相空间又一次在心灵层面出现,他淡淡地说:“我奉劝你们一句,不要卷入世俗的战争,如果你们一定要卷入,我道门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“桀桀,我们要你来说,你不看看自己身份,道佛两门只会出一些伪君子,闲话少说,拿命来!”充于仁桀桀怪笑,祭起一物,却是白骨诛心锁,锁在空一横,莫闲顿感到无形一股其大无比压力从四面八方锁了过来。

    力量一锁定莫闲,莫闲感觉到冥冥有一种法则在起作用,直接作用于他的心灵,刹那间,他感到五官闭塞,他心一笑,这不过故弄玄虚,他微微一笑:“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
    只要心灵的自由,浮云不能总遮住太阳,白骨诛心锁,不过利用心灵上弱点,玩弄人的感官,一切都是假相,魔门法宝,特别是白骨诛心锁,其炼入无相天魔精神,给人造成成一种假相,以为是法则作用,莫闲意志很坚定,法宝再利害,不到灵宝层次,不能调用外部法则,要是灵宝就不是这么个威力,精神和法则之间区别还是很明显,莫闲擅长用天地万物精神,所以区分得出。

    他一句话,虽不是咒语,但起到的咒语的作用,他顿时觉得眼前一明,手一指白骨诛心锁:“此物不落,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言出成宪,空白骨诛心锁陡然跌落下去,莫闲随手一抓,将此物凌空抓到手,对方一愣,接着充于仁勃然大怒:“收我宝物,誓与你不共存!”他身体一摇,出现个充于仁,一齐向莫闲奔过来,他不知道,莫闲早在心灵的虚相空间把他看得清清楚楚,这个化身都是他的疫气所成,更有甚者,还有二个化身隐形了,在暗悄悄地靠近莫闲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法我如一是何等成就,区区元婴修为,也来挑战我!”莫闲冷冷地说,身体一虚,无数法力契入周围的时空,似乎空间成了他的专属的空间,空间在同化,这是法我如一的运用。

    充于仁刚扑到,他的疫气化身无形无质,不过为了迷惑莫闲,他故意显示出个疫气分身,只要被他扑,疫气便会透体而入,头疼发烧等症状一起发作,人就会浑身无力,任由他宰割。

    莫闲轻轻的手一抬,在距离莫闲不到一丈,五具疫气化身顿时全部显露出来,一动不动,好像失去和本体的联系。他大吃一惊,这是他炼成疫气化身,第一次遇到的情况,以前不论对方是谁,只要他一扑,既然用法宝护体,往往法宝的宝光根本防不住,被他疫气化身一扑,连法宝都像得病一样,让他得手。而今日,却被莫闲防住。

    莫闲也很吃惊,他虽然定住的疫气化身,因为他的法我如一,法力已有智慧,懂得自我保护,不断适应敌人的变化,但还是很吃力,他一见定住了敌人的疫气化身,手一放,一道霹雳惊天响起,疫气化身是强,不是没有克制方法,雷电和真火就是他的克星,他刚才手一抬,止住了疫气化身,顺势一个掌心雷,由于他的法力与心意相同,,所有的法力一瞬间全部带有惊人的雷火,在外人看来,他只是一个掌心雷,五具化身便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不仅烟消云散,雷电沿着冥冥的一丝感应,化身与本尊之间并不能完全独立,不然就成了独立的个体,只向本尊追去,啊的一声惨叫,在数十丈外,充于仁浑身冒着烟气,头发倒竖,现出身形,好像被雷劈了一样,实际上也是被雷劈了。

    莫闲暗叫可惜,他毕竟不是化神修士,这一下虽能沿着冥冥联系打了他,但法术强度在过程消耗更多,只能给他一个皮外伤,看上去挺惨,但根本上没有多大威能。

    “你太弱!”莫闲说,“不要出来丢人现眼,这回看你修行不易,饶你一回,还不快滚!”

    莫闲是故意激怒他,果然,他哇哇大叫,就要上来拼命。这时,罗湖动了,拦住了他:“你不是他的对手,我也没有把握战胜他,我们两个联手,杀了他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莫闲不仅高看他一眼,一个人能知道自己不如人,能清醒认识到这一点,说明他是一个可怕的对手。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