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充于仁也冷静下来,说:“好,我负责牵制他,你负责主攻!”

    “要战就战,怎么这么多废话!”莫闲冷笑道,他手一扬,天空顿时落雷如雨,向两人劈去。

    罗湖也动了,火鸦飞舞,一层接一层,火焰上长,好像要烧破了天空,而充于仁也隐现无常,自从刚才尝了莫闲的利害,他只是远远利用飞剑牵制着莫闲,一时间,莫闲被两个人缠住,虽然他占了上风,但短时间内,他不可能战胜两人,也甩不开两人。

    天空之战得正酣,地面上,吴楚联军也发动了攻击,盾牌一层层,向前逼近,而大安士兵处于守势,一排排弓箭手随着命令,射出一**箭雨,有些插入敌人的身上,但更多的是被告敌人的盾牌挡到,几波箭雨后,两军终于短兵相接。

    喊叫声,惨叫声,刀枪剑戟的交击声,还有鼓声,混在一起,大地上渐渐被鲜血染红,双方廛战在一起,在巨大的空间,厮杀声一遍,双方士兵都杀红了眼。

    “仙师,请你们出手,取那个老匹夫白开心的命!”雷破一见战事处于僵持阶段,对身边的几个魔修说,这几个魔修,有二个是金丹期,剩下的是筑基和炼气期。

    见雷破开口,魔修晏若红对个筑基魔修说:“你们个去一趟,取白开心的首级来报功。”

    人一拱手,一转身,身影随之消失,见人已隐身不见,雷破哈哈大笑:“只要白开心一死,对方剩下的人不足一看。如若成功,我替你们向楚王请功。”

    “谢元帅!”晏若红一拱手。

    白开心手持厚背砍山刀,正坐在马上,看着敌我双方的形势,身边新兵建议:“元帅,是不是调用预备军?”

    白开心看了看,说:“不忙,现在我军和敌人正在廛战,预备部队要使在刀刃,他们一出,一锤定胜负!”

    在他身边,周章和妺月在警惕向周围观察,莫闲临战前,特地关照,二人可以说,寸步不离,在战场上,什么情况都可以发生,流矢之类可不长眼睛,许多人就死在上面,所以两人寸步不离白开心。

    两人看见外面士兵一动,有两个士兵莫名死去,在战场上,这些事情多了,一般人可能归于意外,比如不小心了流矢之类,但两人感到蹊跷,两人是修士,箭对于他们的眼神来说,应该能看得清清楚楚,他们没有看到有箭飞来,两人便倒了下去,两人对望了一眼,从对方眼,两人都感到一丝警惕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他们有所动作,两个人陡然感到一股杀机直指白开心,在战场上,发分辨出杀机,这很难,但这种杀机是如此强烈,两人明显感觉到,应该不是普通的人,两人脑海冒出一个词:修士,只有修士,才能发出如此杀机,修士毕竟不是专门从事暗杀,不会像杀手那样,可以泯灭杀机,将杀机掩藏得很好,一般修士根本不懂得怎样掩藏杀机。

    而修士已以不同凡人,除非他们修行到极高的水准,才能控制自己的气机,带有如此强烈的杀机,修行层次不会多高,周章和妺月一惊,来人肯定不是己方修士,隐形来此,不用说,肯定是想对白元帅不利,来不及多想,两人招出飞剑,先将白开心护住再说,一道白虹从周章身边升起,而一道青虹却从妺月身上升起,两个人飞剑刚刚升起,虚空已飞出道光虹,直向白开心所在扫去。

    妺月与周章大惊,一指飞剑,如交剪的光虹,斜斜地迎了过去,截住了两道光虹,但却漏过了一道光虹,那道虹光贴着地面就横扫过去,数声惨叫,已有数名亲兵断成两截,白开心正在马上,一见光虹,他在天随山时,就在莫闲洞府旁边结庐而居,见过多位修行士练剑,一出手,便是光虹一道,知道是剑光,他虽然没有学剑,却知道这是剑光,刺骨生寒,他为了万一遇到这种情况,自从莫闲给他的战刀丢失后,便用百锻陨铁专门请王朝高手炼了一柄厚背砍山刀,全部由陨铁打造,重过九十二斤,还专门请古华寺的惠明专门为他进一步炼制,虽然是一件凡间兵器,实则已经达到法器的坚固度。

    白开心见此,大喝一声,一刀横架,飞剑当即被崩飞过去,白开心双臂有千斤的力气,刀又重又厚,飞剑虽然锋利,但一剑居然没有砍断他手的刀,但在刀上开了一道缺口,散落剑气呼啸,把白开心的头盔斩落,白开心一低头,头发披散下来,但总算躲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这件事吓得周章和妺月脸色都变了,元帅差点被斩首,两人顾不得面前的敌人,妺月将身一纵,挡在白开心的面前,头顶之上,一颗舍利升起,刹那间,两个人身边小千世界滚滚而出,而周章却接住人,怒吼一声,一剑将敌人一位斩落尘埃。

    雷破见敌人军帅旗一阵乱动,出现了混乱,眼珠一转,高声喊道:“白开心已死!”

    他这一喊不要紧,吴楚联军士气大振,士兵们不知真相,一齐喊道:“白开心已死!”

    而大安士气立刻下降,出现了混乱,白开心一见,一声暴喝:“谁说我已死,我白开心还站在这里!”周围的士兵一齐呐喊,但混乱已造成,眼看战线就要崩溃,白开心把手一招,发动了预备队伍,一支兵马冲入阵,新生的力量注入,总算稳住了阵脚。

    而在护卫其他人的惠明等人此时也已赶到,两名魔修授首,妺月和周章这才松了一口气,他们差点酿成大错,要不是白开心自身武艺高强,加之以前又在仙山呆过,换一位将领,说不定已经殉国。

    白开心却皱起眉头,他将预备役投入战斗,而敌人却没有,形势不太妙。根据他的情报,叛军之只有吴楚两国,而越国等其他诸侯国,还在赶往此处的路上!(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