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开心在担忧,但他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,他知道士气可鼓不能泄,他悄悄的指挥身边的部队,开始收缩阵形。如果敌人出现溃败,他毫不犹豫全力扑上去,身边队伍越多越好。如果己方出现失利,他也能从容阻击。

    他现在唯有谨慎,才能最终战胜敌人。不提白开心,再将眼光移到天空之,莫闲和充于仁及罗湖之间的战斗,充于仁虽然不及莫闲,但他发挥了远攻的优势,远远的用飞剑不断骚扰莫闲,而罗湖却与莫闲硬碰硬,在莫闲剑下,他已有数次丧命,但在那死亡的一瞬间,他又重生在火鸦,而莫闲剑下劈散的仅仅是数只火鸦而已。

    莫闲明白了,再看他身边火鸦数量,铺天盖地,大概有几千只,一句话,他就是站在这里给莫闲杀,莫闲在短时间内也杀不完,何况火鸦在不停飞舞,凶猛喷吐着火雨。

    莫闲见此,明白了他的用意,他相当于不死之身,不将火鸦全部杀死,他就是不死之身,不怪他敢口出狂言,明知莫闲已达到法我如一,还敢如此,他的确具有越级挑战的能力。

    充于仁的飞剑带着淡淡的黑气又一次飞来,这上面的黑气是疫气,莫闲决定先解决充于仁,他一摆鸣蛇剑,将飞剑格飞过去,手一起,鸣蛇剑绽出剑光,剑生次元,向罗湖一剑劈去,罗湖化作火鸦,一声鸣叫,一团烈焰飞射而至,一遇到次元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莫闲一剑逼退了罗湖,身体一晃,一声响亮,肺神皓华现,胯下白虎,白云托起,头顶上方悬着一柄宝剑阴符剑,手一指,阴符剑划出一道白光,直向充于仁而云,紧随其后是肺神皓华。

    充于仁没有想到,莫闲居然出了神来对付他,大吃一惊,急忙将身体隐去,疫气四下散去,幻出了多个化身。

    皓华脸色很平静,随手将白虎一拍,白虎一声虎啸,狂风顿起,金气逼人,扑到面前的化身应身而碎,被金气一卷,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充于仁现出身:“莫闲,昨天我没有小心,被你得逞,今天你又故技重施,你以为我没有防范,今天我就拿你这个化身开刀!”

    说完,向空一撒,疫气玄天网,一种利用北海鲛丝为基本原料,细成网,再用疫气侵蚀,然后又要真水真火反复炼制,如此过程九次,细微处形成了天然疫气符箓,大小由心,凡是生灵,一接触此网,顿时百病缠身,此网一罩,不消半个时辰,人就会面黄肌瘦,到了一时刻,就是再厉害的人,也会化为疫鬼,受他驱使。

    他将疫气玄天网往空一撒,大网立刻铺陈,网眼之,浮现出一个个疫鬼的形象,痛苦的呻吟声充满的耳朵,四周阴风顿起,冷惨惨真渗入人心,要是换一个人在此,只怕一个哆嗦,疫气便会如影随行,网也会收缩,但莫闲的肺神完全是虚幻诞生出来,浑身上下,完全成了一体,他是人形,仅仅是莫闲的最初观想而成,可以说,无形无质,之所以呈现这付模样,不过是莫闲的理解而已,连同身下的白虎,都是莫闲意念的产物,唯有金气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肺神手一拍白虎头,白虎身上陡然放射出白光,阴符剑也放射出白光,两股光华混在一起,皓华淹没在白光之,一声剑啸声,一道粗壮的白气冲天而起,耳听到裂帛之声,外围的疫气玄天网破开一道大口子。

    疫气玄天网的一下子沉寂下来,阴风卷着疫鬼消散,随着疫鬼消散,肺神皓华顺着剑气而出,阴符剑往下一沏,剑气之,次元生灭,剑光之下,一切都化作虚元,包括充于仁在内,连他的元婴都没有逃出。

    莫闲解决了充于仁,肺神归体,对面的罗湖冷冷一笑,他仗着他与火鸦共命运,只要有一只火鸦还活着,他就不死,而且火鸦的死亡一个,他就增长一分火性的神通,仿佛火鸦死后,将它的精华全部归于他,一句话,他这种神通,的确让人头疼,莫闲左思右想,除非在一瞬间全部杀死他和火鸦,还有没有方法?

    等等,莫闲陡然想起一法,就是封印他,不必杀死他,只要将他封印一段时间,他即使突破封印,说不定到那时,这场战斗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一摇头上的玄阴聚兽幡,聚兽幡出现一位大力神魔王,手执白虎啸风刀,身体一摇,身如山岳,一刀向罗湖砍过去,罗湖吓了一跳,在魔神面前,他好像一个不起眼的小蟑螂,他一抬手,数百只火鸦形成的巨大的火潮,一齐从天空俯冲而下,尖啸声如同万箭齐发。

    大力神魔王是早期幡的魔神之一,早期他的幡的大神魔,诸怀、大力神魔王和首龙兽,后来,差点幡全部废了,好在底子还在,他在慢慢修复,花了十几年的时间,利用了无数珍稀材料,玄阴聚兽幡才一点点恢复过来,其首龙兽因为结构不合理而崩溃,异兽诸怀和大力神魔却幸存下来,玄阴空间稳定下来,十二根图腾柱现在已有六根有东西了,分别是苍龙、朱雀、白虎和玄武这四大圣兽,不过此四兽在幡然虽有形,却差一点神,而这点神却限制了聚兽幡的成长,莫闲也是没有什么办法,只好任由幡自身发展,未来遇到相似之物,收入幡。

    大力神魔王见火鸦结成阵势,刀一转,放过了罗湖,一刀改向下转为斜向上,刀气如潮,向上急涌,火鸦一个接一个爆开,形成巨大的冲力。

    罗湖以十数只火鸦牺牲为代价,终于阻住了大力神魔,他刚喘了一口气,却见莫闲掌出现了符箓,形成了一座山峰,由天空之向他压了下去,他刚想逃,却不料山似乎有一种吸力,将他吸住,他一急之下,火鸦一下子全部飞回,形成了一座火山,护住了全身。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