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黑色的雪花一片片如黑色的晶石,是由黑水和玄阴空间玄阴之气构成,是一种玄阴法则的具现,此物一出,莫名地罗湖打了一个寒战,他在众火鸦之,都感到一股寒气,再看他的火鸦,一个个好像得了重病一样,身外的火焰只剩下薄薄的一层,玄阴之气大盛。

    事情往没有结束,他看到图腾柱在远离,连玄武也在远离,上下四方却越来越近,玄阴空间像一个鸡蛋一样越来越小,这是一个矛盾,明明看到各种东西在远离,而另一方面,却感到世界越来越小,向他压了过来,在空间的边缘,出现了黑色的闪电。

    他知道不妙,对方下了杀手,想将他与火鸦一网打尽,外围的火鸦一个个熄灭,接着便被玄阴空间分解,这一会死掉的火鸦却达到了几十只,他与莫闲斗了那么长的时间,才死了十数只,不如刚才一会儿,他一咬牙,一张口,喷出了一个太阳,这是他多少年来性命交修,以离火不断提纯,压入一颗丹丸之内,完全是离火精华所成,如果大成,其会诞生灵智,再与之合体,凡身就此化去,他完全成了火灵之身,到那时,他的功行不亚于天仙。

    现在无可奈何之下,喷了出来,此物一出,莫闲的脸色变了,他已感觉到精纯的火力,此物如果爆炸,方圆千里之内化作一片火海,地面全部融化,变成岩浆,连玄阴法则都压制不了它,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他心念一转,立刻放开对罗湖的压制,肾神玄冥出,接管了玄阴聚兽幡,一声响亮,一颗雪魂珠冉冉飞出,所到之处,一切都开始凝结。

    罗湖感到身体一轻,他大喜,知道阵法对他的压制消失,身体立刻和千火鸦形成一体,化成一道数十丈长火光,冲霄而去,感到眼前一亮,已经出了玄阴空间,身体在数千丈以上,眼光一瞥,下面沙场之上,两军已拉开距离,他转眼向对面望去,见莫闲头顶着玄阴聚兽幡,在数里之外的天空。

    他感应了一下自己的丹珠,他称之为日魂珠,隐隐感应到,他明白了,就在那面幡,刚才他陷入幡,幡另有天地,他一下子想起洞天法宝的传说,原来是洞天法宝,他一下子心头火热,他一收日魂珠,居然没有收得动,他的脸白了,日魂珠是他在一个古洞得到一枚丹丸后,按照洞古法炼成,他珍若性命,现在居然收不了。

    “莫闲,你快还我日魂珠!”罗湖大叫,他不想想,他和莫闲之间是敌非友,莫闲怎么会做这样支援敌人的事,一句话就将日魂珠还他?莫闲没有理睬他,他认为莫闲贪图他的日魂珠,但莫闲根本不知道日魂珠的作用,只以为日魂珠是一件宝物,哪会还他!

    “你说还就还,你把我当成什么人,是你的奴仆?”莫闲讥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!你既然不还,不要怪我手辣,给我爆!”罗湖已在压制自己的火气,由于他修炼的火性功法,平时脾气很暴燥,近些年来,他也感到这一点,这是功法的正常现象,他这些年来,加强自己的修养,他知道,有朝一日,自己能做到任何情况下,将自己脾气控制自如,他的功法就更进一个台阶,所以他明明很暴燥,但在平时却一点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声爆出口,莫闲脸色没有动,只是冷冷看着他,但他的心念却投向入玄阴空间,他在无形又出了心神丹元,心神本身属火,而肾神属水,在莫闲身上,各身神事实上并不平衡,其肾神、肝神和脾神所合之宝强,而心神所合之宝为离珠,是一种妖物体内所生,而肺神所合阴符剑完全是从法器成长起来,可以说最弱,偏偏肺神属于金行,攻击力最强,这反而正合先天本意,如果阴符剑太强,杀伐之气过重,反而损伤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但却带来一个问题,随着功行的增加,不平衡问题日益成为一个问题,这不是没有办法,在成长过程,逐渐强化对先天杀伐之气的吸收,这也是莫闲为什么对军铁血煞气感兴趣的原因,但他却发现,铁血煞气份属后天,对他的阴符剑并没有用。

    而心神也存在这个问题,离珠虽好,但到底是生物所成,其有先天因素,但后天成份过多,心神丹元倒比肺神皓华幸运,因为天空太阳存在,他会每日吸收太阳精华,逐步提高离珠的品质。今日在此,肾神显现出雪魂珠,想定住日魂珠,心神却出现,离珠和日魂珠都属于火行,莫闲在刚才一瞬间,心一动,心神便出现在玄阴空间,本来玄阴空间能压制心神,但心神却像见到美味一样,一出现,离珠便和日魂珠共鸣起来。

    一刹那,莫闲明白了,日魂珠的火性源源不断流入到离珠,日魂珠却暗淡下去,而离珠却大放光明,一时间,日魂珠陷入困境,它放出能量被离珠吸了一部分,而又被玄阴空间压制,肾神玄冥主持的雪魂珠却得到了玄阴空间加持,越发晶莹,眼看日魂珠就要被收伏。

    罗湖一声爆,日魂珠陡然暴涨,如同巨大气球一样,向外放射出亿万道光华,肾神和心神心意相通,水火既济,相融合作,周围的空间一下子被水火充斥,奇怪的是,水火居然和谐相处,如同太极图一样,散发出一种波动,居然和日魂珠发出亿万道光芒相抗衡。

    要不是玄阴空间不能承受如此大的冲突,说不定真能抗住这一波冲击,彻底收复日魂珠,莫闲心暗叹,意念一动,将玄阴空间放开,在罗湖眼,玄阴聚兽幡突然间冒出一条刺目的光柱,冲天而起,在其下,由水火形成双色的太极图,将之约束住,直向天空而去。

    地面上双方士兵都抬起头,因为光柱其亮无比,甚至超过了太阳,向着天空急射而去。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