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方士兵都看到了这一奇迹,时间已近黄昏,但天地之间一片通明,随后,传来巨雷般的声音,上千里高的火柱冲天而起,似乎要将天空烧开一个洞。

    “莫闲,你…”罗湖差点疯了,他幸亏不知道,莫闲居然用离珠吸收了日魂珠的部分精华,要不然他更气愤,既然这样,他的心在流血,日魂珠爆了,多年辛劳付之流水,他话都说不出来,所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在战场上,你居然使用这种方法,不怕玉石俱焚么?”莫闲不等他说完,破口而出,同时,轰的一声响亮,肺神皓华出现,他的出现,并没有引起人的注意,因为巨大的响动早已掩盖了肺神出现的响声,肺神一现即隐,连罗湖都没有注意,一方面相隔有几里路,另一方面,也是最重要的原因,他正心疼他的日魂珠,日魂珠一失,想重新炼都不可能,因为当初在洞,他只得到一粒丹珠,丹珠没有,想重新炼制日魂珠都不可能。所以他并没有留神,但下一刻,一道剑光在他的上方倒泻而下。

    肺神和剑光化为一体,次元生灭间,一切阻碍在剑光之前火鸦如化作乌有,一剑从罗湖顶门插入,罗湖的身体散开,一只火鸦出现在当,接着便化为乌有。罗湖在另一方向上出现,一只火鸦陡然暴涨,化为罗湖,他一出现,那些火鸦立刻如百鸟归林一样,化为道道火光,罗湖也化作火光,长达数百丈,如同一道长虹一样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他居然逃了,他明白,自己不是莫闲的对手,莫闲虽然杀死他比较困难,更就这样,倒有一百多的火鸦化为飞灰,再这样下去,千条命,也是不够的,所以他化作火虹而去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他走了,也不追赶,向着大安士兵撤退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白开心见越国士兵赶到,终于命令士兵撤出战场,各路将领有序的撤出,联军想追杀,却被莫闲一阵风阻住,白开心后撤了十里,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莫闲回到大营,见过白开心,白开心道谢:“多亏了老师安排人手,不然白开心这次恐怕玩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不要客气,这是你的劫难,也是你的福气,过了这道关,平叛的路就是一帆风顺了。”莫闲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多亏了妺月和周章两人,要不是他们,我老命丢矣!连我的厚背砍山刀都多出一个大缺口,想不到敌人这么狡猾!”

    “不用紧,说明敌人除了玩一些阴谋,已没有别的本领,对了,你的厚背砍山刀给我瞧瞧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白开心把刀奉上,莫闲接在手,点点头:“不错,这刀高手炼制过,已近法器,也罢,我来炼制一番,干脆使此刀成为一件法器。”

    莫闲说完,手上冒出真火,又从身上取出一种材料雷电铁,这是一种蓝色闪着淡淡的电光的材料,在莫闲的昧真火下,化成蓝色的铁水,刀也缓缓化开,但奇怪的是,悬浮在莫闲的眼前,已经变成了铁水,依然保持着刀的模样,蓝色铁水混入其,雷电在其穿行,莫闲手打出一个个符印,刀更流畅,一种淡淡的星光生起。

    莫闲随手划符,一股真水从虚空涌过,浇在刀上面,刹那间,刀像脱胎换骨一样,充满了灵性。

    白开心手握着刀,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向前劈下,刀上瞬间起了变化,一道丈许长的刀影出现,其密布着小闪电。

    “好刀,谢谢老师为我改造这把刀。”白开心满心喜悦。

    “它已成法器,你附耳过来!”莫闲说,将法器祭炼法告诉了白开心,当然,白开心的法力根本祭炼不了,所以莫闲告诉他的是血炼,即用自身鲜血祭炼,白开心伸手用刀在掌心划了一刀,鲜血渗出,立刻默诵咒语,刀上放射出蓝光,笼罩在他的伤口之上,眼看着蓝色出现一缕血色,转眼间,血色均匀分散,他感到一种和刀水乳交融的感觉。

    刀一声清鸣,辉光亮起,像流波一样,刀体上浮现一层符箓,飘浮在刀的四周,白开心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雷破正坐在军帐,现在天已经黑了,士兵们除了少数负责守卫的,其余士兵都进入梦乡,但雷破和各位将领没有睡,他并不高兴,虽然今天是打胜了,可是根本没有达到他的目的,他本来要全歼白开心,但最后,只是惨胜,甚至比对方多死了千把人,敌人从容退走,在十里外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敌人虽败,但他的进攻却受挫,好像再没有多大能量进攻,在今天夜晚,他准备偷营劫寨,但看到士兵一天劳累,他还是放弃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诸位,今天一仗,我们是打胜了,但敌人有十万之众,今天一仗,并没有达到目标,明天该怎么打,诸位,有什么好方法?”

    “我们听从元帅的安排!”

    “军师,你有什么好的建议?”雷破将脸转向军师。

    “白开心很小心,仗他打得很稳,看来,他想拖住我们,有两策,上策是我们如何干掉白开心;下策是发兵攻打。”

    “先说下策?”

    “上策我方派刺客伺机杀死白开心,同时,派人传言白开心怯战,使他们的皇帝生出疑心,自然而将他罢免,我们对手就少了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方法不错,我明天就派人去安都,将白开心战败,现在怯战一事添油加醋,仙师,麻烦你们,敌人不仅有有仙师保护,而且他自身也是武艺高强,刺杀他的事,交给了你们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们领元帅的命令。”一个修士点头,一拱手行了一个道礼。

    雷破又说:“虽是下策,但我们还是采用此法,做到双管齐下,明天到对方门前挑战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,雷破率大队列阵,但却看了对方辕门上,高挂免战牌,白开心昨晚就已经吩咐下去,明天谁也不准出阵,违犯者一个字,就是斩!他早已做好准备,今天坚守不出,慢慢消耗敌人的士气。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