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亮了,旧日联军大营之,到处飘着烟气,如同人间地狱一样,尸横遍野,许多是被自己人践踏而死,而非死于敌人的刀下。

    “雷破抓到没有?”白开心问到,这一仗敌人全军尽墨,放下兵器投降的士兵倒有五六万,死伤的,再逃的不计其数,现在白开心最关注的是,是敌方主帅。

    各路兵马都没有抓住雷破,白开心内心叹了一口气,看来他是逃掉了。

    雷破在什么地方?雷破看着身边只剩下几十骑,他黯然神伤,大好形势一下子颠倒过来,他就是回去,弄不好下狱,但他没有路可走,看着身边剩下的人,还得强作欢颜:“诸位,胜负乃兵家常事,只要还活着,一切都可以重来!”

    士气稍好了一些,他们要快速地赶到界牌关,依仗界牌关与白开心再做一场,正在雷破思索间,前方出现一支兵马,他一下子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前方军马也看到了他们,这支兵马却是管彻志,周章御起遁光,身在空往下一看,见这支人马只有几十,而且丢盔弃甲,他一愣,随即想了起来,他们应该是吴楚联军,对方一看他们升起一人,是仙师,刹那间,雷破脸色一片灰白。

    白开心正在统计战果,打扫战场,有斥候飞马而来,还未到,便大叫:“抓住了敌方主帅!”

    白开心立刻问道:“是谁抓到的?好!大功一件,快领我去见!”

    “是管彻志将军,偷袭虎跃里之后,回来途,见一群人狼狈逃窜,围上一看,正是敌方主帅!”斥候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助我也!休息一日,明日起程,兵发界牌关!”白开心感觉到意气风发,哈哈大笑,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一骑绝尘,冲入安都,大叫:“大捷!白老将军大破叛军,以少胜多,敌军全军尽墨,俘获敌方主帅!”

    大街上一路急驰,边骑边喊,转眼到了皇城,昌兴帝隐约听到喊声,问内侍:“大伴,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小太监一路狂奔,欣喜欲狂:“皇上,我们打胜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昌兴帝一下子愣住,他没有转过弯。

    “皇上,白开心以八百里加急书报捷,打了一个大胜仗,对方十几人马全军覆灭,连主帅都被俘虏!”小太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,顾不得礼仪。

    昌兴帝终于听清楚了,他不怪小太监无礼,高兴地说:“赏!外面的人在何处,朕要亲耳听听白卿家是如何战胜叛军!”

    整个安都一片欢腾,市井之人都得知了白开心打了大胜仗,武百官也知道了,连古槐观都知道了,夏侯泉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这阶段受到多大压力,看起来他一个出家人,根本不入红尘,但古槐观身在红尘之,达官贵人比较交好的,时常来,都谈论叛军的事,对古槐观持有敌意的,对他们指指戳戳,要是夏侯泉是个真正的求道者,可能无动于衷,但他不是,他早就失去了一颗求道的心。

    白开心兵发界牌关,还没有到界牌关,徐荣已经派人来,他见势不妙,干脆投降,对于徐荣的投降,白开心从心底上看不起,标准反复小人,但从大的方面来讲,他不得不接受徐荣的投诚,因为这可以让他兵不血刃拿下界牌关,他手下将士少死多少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来讲,不仅要接受他的投降,还要很高兴,甚至为他前面的行为在皇上面前开脱。就这样,他兵不血刃拿下界牌关,他专门写了一封奏折,送往安都。

    对徐荣的处理,武百官分成两派,一派是严惩,另一派却是安抚,昌兴帝看了白开心的奏折,心虽然愤怒,他倒希望在之前徐荣能和轮匾一样,为国尽忠,但白开心的奏折,对此利弊说得很清楚,现在处于战争之,等战争结束,再来好好收拾他。

    昌兴帝想着,表面上很高兴:“徐荣他有不得已的苦衷,而且能迷途知返,善莫大焉,我大安难道容不下一个徐荣,他不仅没有罪,还有功于国,告诉白开心,一切以他为主。”

    白开心自此以后,一路势如破竹,虽然吴楚等国联军相跟他抗衡,但大势已去,莫闲一路跟随,魔教虽多次出手相阻,但道佛两道也都派出高手,反而没有莫闲的什么事,转眼过去了大半年,吴国和越国还有一些叛乱的诸侯国,已经被灭,前方就是楚国都城郢都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后一战,攻破郢都,众位将军可以得胜还朝,士兵们也可以解甲归田,诸位,立功封侯就在今日!”白开心鼓舞士气,军队欢呼声响,万胜的喊声惊天动地,而城墙上守军见此,相顾失色,看到城外气势如虹,而城内却很低迷,有不少人暗自打着算盘,军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在王宫内,楚王呆呆做着,他没有想到,短短的一年半时间,局势就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,内侍小声的说:“王上,王子和公主以及后妃们,都被仙人们接走,到南疆一块福地生活,仙师问王上,是不是要动身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走,我要与楚国共存亡,在一个月内,大半个楚国人口已移到蛮荒之,去那里不得不听仙人的,还要我这个王做什么,王当死于国,你走吧!”楚王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上不走,老奴也不走,老奴年纪大了,也舍不得离开楚国,那就在这里!”话正说着,外面传来士兵的欢呼声,城破了。

    城破得异常顺利,在发起第一波进攻时,城门忽然打开,有士兵出来投降,据士兵说,城内基本上没有人,早在一月之前,大多数人口已被仙师带入南疆,据他们说,在南疆之,有一大片土地。

    这些话基本上被告白开心等将领忽略,却引起了莫闲的注意,莫闲发现,破郢都时,对方根本没有修士,看来魔教主动放弃了,挟带人口逃出大安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说话,眼睛望向王宫,该结束了。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