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王宫腾起了火焰,楚王,白开心一见,忙叫人救火,他哈哈大笑,状极欢娱,感慨地说:“战争终于结束了,我可以放心向陛下交待了,我的一生在今日达到辉煌的顶峰,我死也瞑目了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又叹道:“这近一年来,我没有一晚睡得安稳,今天我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,各位将领,约束自己的士兵,我累了,该好好的睡一觉了!”

    莫闲从他话语,已经感受到什么,他摇摇头,并没有制止,白开心去睡觉,而时间尚没有晚,莫闲叹了一口气,吩咐白舒哥:“你今晚就在白开心那里,好好珍惜!”

    白舒哥没有觉察到什么,应了一声,到了第二天早晨,仆人见白开心没有起床,小心喊了几声,见没有动静,入门一看,白开心脸带微笑,已经离开了人世。仆人大恸,立刻向外急奔:“老爷殡天了!”

    白舒哥昨晚住在临时的白府,他弄不明白莫闲说的意思,决定今天去问问莫闲,陡然听到仆人的哭声,他一下子懵了,想起莫闲昨天的话,什么都明白了,白开心作为一个忠仆,甚至在重立白府时,都没有忘记他,白开心实际上不姓白,却没有忘记恩情,他没有子女,而且认白舒哥为主人,他所有的一切,都是为了白家,其实他自己已超越了白家的祖先,他完全可以娶妻生子,但他没有,以惊人的毅力为老主人报仇,为少主人奉献,他的眼泪下来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明白了,他不是一个一心修道的人,他决定放弃,投入世间,为了白开心,为了白家,白开心的家族还在吗?白舒哥想了起来,好像他有一个弟弟,大概已不在人世,但他的后人肯定在,他下定决心,去寻访他们,他跪了下来,重重地将头磕了下去:“白伯,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,你的家族也会因你而兴旺!”

    在安都昌兴帝很兴奋,终于将叛逆扑灭,八百里加急已到,最后一座城池郢都已被白开心攻破,想不到老将军百岁挂帅,居然建立不世奇功,对于白开心他很放心,独自一人,又没有婚娶,根本不会威胁到他,他有个小主人,在外学艺,好像在遇仙宗,是不是将他拉拢过来,该封他为忠义侯。

    他在朝堂之上,正在高兴,手拿着报捷书,正在这时,外面又有前方军情到,他急忙叫进来,见来人一身缟素,一见昌兴帝大哭:“白老将军因为战胜敌人,高兴过度,一觉不醒,已与次日离开人世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昌兴帝顿时惊呆了,下面大臣也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白老将军去世了?”昌兴帝又问道,没等他回答,便说道:“白老将军为国鞠躬尽瘁,特封白老将军为忠义侯,一切哀荣允许他以王的行式进行!”

    按理说,昌兴帝这么做,是违背了礼节,而且逾制了,封侯是大事,怎么能如此草率,但大臣们都没有说话,白开心出身微贱,但在关键时刻,却能挺身而出,一战成名,这一点大家都比较佩服,但佩服归佩服,还做不到让众大臣闭口,最关键的是,白开心他没有子女,逾制便逾制,所以大家都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而白舒哥亲自戴孝扶灵北归,在离开郢都的前一天晚上,白舒哥问莫闲:“师叔,你是不是知道了白伯将不久于人世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仅如此,在离开安都出征时,我曾经与他有过一番对话,我就告诉他,他要不出征,还有二十年的寿命,但如果出征,他只有一年左右的生命,因为出征对他来说,杀伐太重,有损阴德,我预言过,但你的白叔当时说过,大丈夫当马革裹尸,我见他意志坚定,没有阻拦他,并同他一齐出征,他求仁得仁,又何怨哉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白伯是求仁得仁,我现在才明白,在我心,白伯其实很重,我虽是一个修行人,但追求的不是得道。”白舒哥说。

    “你想明白了?”莫闲没有评价他的态度,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想明白了,与其耗在深山之,不如到人间走一通,享受一下世间繁华,红尘的温柔,也正好继承白伯的遗志,光大门户。”白舒哥说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拿定主张,不用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,我决定了,我想问师叔一句,你后悔现在的求道生涯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一颗心已向大道而归,世间繁华对我来说,如梦幻泡影!”

    “如果最终不能得到,师叔也不后悔?”

    “求仁得仁,又何怨哉!”莫闲笑道,自从他想明白了,他的道路已定,即使他不得成功,他也无怨无悔,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任凭谁也不能说自己一定会得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明白了!”白舒哥跪倒在地,磕了一个头,起身出去了,莫闲看到他的背影,又一个激流勇退者,他的决心是可嘉的,人的价值观不是每个人都一样,与其在求道的路上苦苦求索,倒不如干脆认输,但这种情况,不会出现在莫闲身上。

    看着他越走越远,莫闲知道,他在红尘的日子也不多了,现在叛乱已平,他的任务可以算结束,在这一年多的时间,他亲身经历了许多事情,在他的眼,渐渐连善恶都模糊了,在人世间,有太多标准,不过都以大多数人的善为善,极端一点的,以自己的善为善,莫闲还守着一些底线,己所不欲,不会强加于人,但己所欲,强加于人行吗?

    莫闲回到山,见过师傅和掌门人,掌门人对他的表现大加赞赏,莫闲只是笑笑,人间是修行者的基础,唯有红尘,才会体现出一个修者的心灵是否真的成为一个修者,莫闲经过一年多的红尘炼心,他感到时机已经成熟,他要进军琴心,突破人与仙之间最后一层薄膜,到了化神,实际上已为人仙,不复为凡人。

    他进入自己洞府之,为了最后突破作准备。

    第四卷终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