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莫闲的化身归体,无数信息又一次充斥了莫闲的思维器官,由于化身走的金丹之路,元婴已成,实与莫闲本尊的黄庭之道不同,虽然修行境界可以相比,但毕竟有区别,当初选择化身时,就借用了秋蝉的身体,而且是妖身,不过妖身经过了重组,反而更接近人体。

    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,种种体验,特别是化身持有的太阴镜,这是一件真正的洞天法宝,论起威能来,比莫闲身上的宝物都强,特别重要的是,他给莫闲指了一条明路,因为洞天法宝极其稀少,在太阴镜之前,莫闲根本没有接触过这种种类的法宝。

    莫闲的玄阴聚兽幡有洞天法宝的潜质,他的玄阴聚兽幡早已不是当初的那杆幡,多少珍稀材料化入幡,本来玄阴聚兽幡要有四十九面,莫闲只有一面,却比传统意义上的四十九面强,毕竟其他修者根本没有莫闲的机缘。

    他的幡,吸收了上古妖物诸怀,还有其它妖物,致使它脱胎换骨,其他人的玄阴聚兽幡最多吸收一些妖物罢了,根本不会形成玄阴空间,最多形成玄阴法阵,而且是用四十九面幡共同作用,才会形成阵法。

    有些一宝,莫闲就足以纵横,何况他还有其他宝物,但莫闲并不看重这些宝物,宝物不过炼魔之用,内魔外魔,内可以镇守心魂,外可以却敌,对于他来说,对付他的人,就是他的外魔。他更注重的是,是其蕴藏的道,他的道路已开,大道虽分化千万,他以明了,为了永恒,他选择了创生,与毁灭不同,道是发展的,看似不变的道其实在不断发展,只有明白了这一点,才真正把握住道的真义。

    莫闲一闭关就是十个月,这十个月,他完全迷失了,在亿万法则的海洋徘徊,他自身好像化作亿万个,这得益于他所行黄庭之道,无数微尘般的世界在虚无诞生,他的身神进入每一个世界,但世界太多了,瞬时生灭,他仿佛已经时间久远的不复一个人的概念,虽然微尘世界方生方灭,但一刹那间便完成了一个循环,但对于莫闲的身神来说,一个世界从虚无诞生,成长,成熟,直至毁灭,相对的时间长久得连时间概念都得忘记。

    就这样,无数微尘世界的成住坏灭,甚至微尘世界的转轮,使他深刻了解到种种生成世界的法则,这些都由他的身神所掌握,而莫闲却高高在上,法则太多,他并不关心细节,而是关心法则法则,这是一个由万而,而二,二而一的过程,他的心灵像水晶一样剔透,心一种满足,原来自身一切具足,不假外求!

    他的身体和宇宙是一样,天地是个大宇宙,而人体是个小天地,一切那么的美妙,似乎美妙的琴声在心灵奏响,他笑了,他达到了琴心。

    他睁开了眼睛,周身都在欢歌,小宇宙要和大宇宙合一,这是化神的一大劫,莫闲知道了,好像宇宙间一切都告诉他,周围的一切,都化作符,铺天盖地一样,投入他的思维器官,莫闲明白了,自身天地要和外天地之间沟通,这是最危险的一瞬间,自身一切要适应外天地,外天地的一切要同化抹杀他,这就造成了天劫,好像天地的考验,构成开放的系统,如果渡过后,自身领悟的道会和大道相呼应,自己道行会进一步增长,渡不过,一切皆休!

    莫闲压制着自身,如同负山,他走了过去,绿如看到他,脸带笑意:“你闭关了十个月,怎么样?好像你的气质与以前不同了,像一座随时暴发的火山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已面临化神劫,我出去一趟,请教一下我的师傅,看他怎么说。”莫闲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绿如明白了,为他而高兴,同时又隐隐有些担心:“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是一步步走到今日,自己的一切都知道,自我修行后,可以说问心无愧,不会有事的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他到了潜虚子的洞府,潜虚子正在和潜无子喝茶,旁边蠡玉在一旁,莫闲先见过师傅和师伯,潜虚子看了一眼莫闲,一惊,又认真的看了半晌,才说:“你已到化神?”

    “师傅法眼如炬,徒弟正要请教如何渡劫?”

    “你有感觉了,你的劫数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劫数分为个层次,第一是地水火风劫,然后四者混合,化为毁灭雷暴,最后是天魔降临。另外,恐怕有人劫相干扰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的劫数居然比一般人多一种劫数,毁灭雷暴,也罢,我细细说一下,地水火风劫,明为一劫,实为四劫,地劫,实则是地相出现,浑身毛孔都阻塞,内部开始石化,人好像回到未修行之时,浑身喘不过气来,直至憋死;水劫是虚空之,包括内身,水变化万端,冷时能将灵魂冻灭,热时爆炸成雷,特别是内劫,试想全身水液化作寒冰或雷珠的,一不留神,便身体化作齑粉;风不是普通的风,而是称为赑风,从顶门吹入,消融骨肉,内部诸风也发作,与此风一起,直将人吹成齑粉;而火劫却是混沌之火,而身内却发阴火,利害无比,能将人化为飞灰;由四大合运,化为雷暴,一般人如抵当不住,尸骨无存;天魔来去无踪,专门诱人为恶……”潜虚子说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不要吓唬你的徒弟了,作为师傅,你想想有什么方法让他渡过此劫。”潜无子笑着说,“我这边有一颗定风珠,也是我当时渡劫时的法宝,借给你的徒弟,克制外界诸风。”潜无子拿出一颗青色的珠子,递给了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谢过潜无子,旁边蠡玉笑着说:“师兄,行啊,现在都冲击化神了,我还没有渡过元婴劫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根基扎得太牢,现在一般元婴修士都不是你的对手,你也不错,再说,你的元婴劫恐怕也快了。”莫闲笑道。(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