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劫已过,那些化神修士长舒了一口气,而元婴修士却陷入沉思,这一波风劫他们虽然没有经历过,却看到莫闲的险境,隐隐有所悟,决不是外部风这么简单,外部的赑风已被定风珠定住,看来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莫闲回想,也后怕不已,他第一次感到大道之途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,他迅速调整自己的心态,以对付下一波水劫。

    他感到一阵寒意,知道水劫已经来临,水劫也分内外,阵法的作用不过是将外劫和内劫分开,水实质是一种波动具现而出,内劫引动外劫,外面无缘无故地温度下降,而体内却开了锅,莫闲冷笑一声,地水火风四劫,对应五行:地配土,地水之间配金,水配水,水火之间配木,火配火,地水火是五行相生相克之象,风不在五行内。

    是以莫闲才差点栽在风劫之手,此风不是道家之风,道家之风,由巽而起,属木,而地水火风的风却不入五行,故此风即是心相,即是觉相;风即般若(智慧)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水,却入了五行,是五行之内,莫闲就不怕,但也不敢大意,水以土克,脾神常在立刻动了起来,再配合肾神玄冥,共同梳理水的运行,土行形成沟渠,而水行却在引导,刚刚乱了起来的水,刹那间被两神以万岳真形图和雪魂珠镇压,一切循规蹈矩,体内的水行归一,由肾神统领,不再泛滥,劫数内劫被平,只剩下外劫,虚空之,阵法灵光一层挡一层,但水是混沌之水,完全是虚无来,秉承一点气机感应而生,厉害无比,与常水不同,并不是天一而生的真水,也不是一元重水,更是阴阳而生的真水,完全不类水行。

    水性变化无穷,或冷或热,一接触灵光,更是变化万端,部分真水直接吸收了阵法灵光;有些真水化作雷珠,轰然巨响,瓦解了一层灵光;有些真火化作寒冰,连灵光一起冻住,在咯吱声,灵光像玻璃一样破碎,林林种种,有些效果人都想象不到,倒让周围的观众大开眼界,不少人陷入沉思,后来,据说根据此有好几种水系法术诞生。

    莫闲见此,脾神出神,从万岳真形图,飞出一缕玄黄色的泥,正是八宝功德泥,八宝功德泥见水暴涨,镇住了混沌之水。莫闲又取出一个青皮葫芦,将之祭起,无数土黄色符箓围绕下,收了混沌真水。

    地水火风劫已过,只剩下一个地劫,莫闲稍稍松了一口气,地劫在五行属土,只要在五行,依据五行生克,莫闲当初在炼神时以五宝合五脏,现在终于见功了。

    体内才异动,水火风已驯服,而四大直接显现物质的地的力量开始暴动,并不是爆炸,也不是乱窜,莫闲只觉身体一滞,从身体的部开始,慢慢凝成一块,向石质转化,同时,外部的阵法上空出现一座高山,完全是玄黄色,直向莫闲压了下来,虽有阵法相阻,但无形的压力居然透过法阵,生成一种淡黄色烟雾,莫闲顿感自己完全被隔绝,不但呼吸被阻,全身转入内呼吸也没有用,好像彻底进入黑暗之。

    莫闲并没有慌张,他先调用肝神龙烟,龙烟一现,体内地大凝结顿时迸解,他紧守内天地,一切不假外求,体内生机勃勃,一株桃木曲折着生长,转眼之间,成了冲天大树,木克土,何况是当初夸父所遗留的树木,外界的高山已转化为黄烟幕,虽然阵法已有多层被破,桃木一成,那些重如山岳的黄烟好像不能阻拦这一切,树木摇曳,一阵微风而来,那重如山岳的黄烟竟然随风而散。

    地水火风四劫被莫闲一一渡过,其风劫最险,但总算渡了过去,天空天光下沏,莫闲知道,他的混沌雷劫快来了,他做在台上,彻底放开身心,接受那天光,天光之,有着一种精微物质,说是物质也不对,是一种存在,介乎于物质与心灵之间,内部自洽,似乎有着无限可能,它一入体内,一股混沌元气伴随着无数信息而来,莫闲微一凝神,这是外天地因内天地感召而来的存在,承载了法则信息,莫闲真正明白了,自己虽然法我如一,为什么不如化神的原因,自己法我如一看起来像模像样,虽说和天地相沟通,但事实上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,原来法我如一说简单也很简单,说复杂也很复杂,天地之间,有物有信,恍恍惚惚,其信甚真。在之前,他的法我如一,实际上是后天意识所赋予,而不是一种本能,而化神的法我如一却是一种本能,甚至不知道为什么,当成长到这个阶段,自然有了,莫闲是以自身的阴阳测算而发展起来,自己努力的目标,却是他人的起点。

    但并不是没有好处。因为深入理解法我如一,使他反而更了解本质,对他的后继修行好处多多。

    莫闲在这里等待混沌雷劫,不知道在山外,潜虚子和潜无子却替他挡住了一人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,来的居然是幽冥教主的分身,莫闲也算大名在外,他破坏了阎罗殿的世间组织,而幽冥教主在闭关疗伤期间,等他出来,发现他的组织已面目全非,他略一问,便知道了原因。

    他自恃身份,没有出手,但却感到了莫闲的劫数,他当然会出手,不介意给他增加一劫,但又考虑到遇仙宗的反应,他便分出一个身体,水平并不高,也是化神,但他的经验却远不是化神。

    他来之时,打乱了天机,但潜虚子和潜无子两人根本没有考虑到什么天机,而是时刻用神念关注,他们知道,一般人都有人劫,师傅的作用就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幽冥教主一到,便被两人拦住:“道友,欲来何事?”

    幽冥教主抬头一看,虽然隔着山峰,但他还是看清楚了,他淡淡地说:“为劫数而来!”话音未落,一股神秘的力量从茫茫虚空之渗透出来,金色的佛光仿佛海洋之上泛起层层波涛,那股神秘的力量加持在佛光海洋之上。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