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石筱怜也参加了,并且进入前十,不过对于她来说,并不在丹药,她要什么丹药没有,只在印证自己所学。士成绮没有参加,因为他的实力不足,虽然炼了几天剑,还没有熟悉,所以他在台下为石筱莲摇旗呐喊。

    庆典过后,蠡玉的天劫来到,胡蝶衣很紧张,绿如和莫闲都到了现场,对于这次成婴之劫,莫闲倒很放心,要是在定风珠、混沌之水和寒玉莲花下,蠡玉还渡不过去,那么蠡玉就没有资格修行了。

    到现场的人大多数是金丹以下修士,他们也听说了蠡玉要渡元婴劫,并且因为他积累极厚,就是元婴修士也挺不住,一个个怀着好奇之心而来。

    蠡玉一身青衫,手背在后面,已经放开气息,气息一出,立刻风云激荡,天空之堆积了火云,云层极厚,上连天宇,竟有旁人劫云十倍左右。有几个元婴修士,听说了蠡玉的情况,也赶来凑热闹,见到劫云,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太变态了,要是自己当年遇到这种情况,绝对渡不过去,不怪他要用到化神劫的渡劫台。

    蠡玉感到心灵上受到巨大的压抑,他抬趁着,从劫云降下一个硕大的火球,乾天纯阳劫,其他人都是火球如雨而下,而不是一个硕大无比的火球,蠡玉居然是一个火球而落。莫闲看得清楚,这个火球刚形成时,分明是众多小火球,却被一种奇怪的吸力聚在一起,形成了硕大的火球。

    蠡玉两肩处一摇,一声乌啼,居然飞出两只金乌,这是由太阳真火结成,翩然迎上,口吐出数道火线,两只金乌,火线成网,像两只火鸟,扯着火网,将火球网住。

    乾天纯阳火沿着火网猾下,丝丝缕缕,被蠡玉顶门上的云光迎住,导入体表,有轻烟升起,他竟然用乾天纯阳火在炼化体内的阴气和阴魔。火球受阻,往下落了两次,没有落下,天空火球似乎怒了,和劫云之间出现一种神秘的联系,天空火云翻滚,如漏斗一样,一线向下,连上了火球,接着一付奇景让众多的人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天空火云迅速向下收敛,全部沿着漏斗,压缩进了火球,火球亮了起来,像一个太阳,往下一落,火网一下子崩溃,一**日轰然而落。

    胡蝶衣啊的一声,元婴修士都不由得伸长了脖子,他们脑迸现出一个词,完了!莫闲眼光一闪,却笑了。只见蠡玉手出现了青皮葫芦,冉冉升起,遇到了向下落的太阳,葫芦一下子解体,内部的混沌之水如滔天巨浪,正好撞在火球之上,天地间一暗,并不是天地变暗,而是如太阳一样的火球熄灭了,混沌之水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天空一丝火云都没有,蠡玉连阵法都是未启动,成功渡过乾天纯阳火劫,**更加完满,他眼睛一转,看到了莫闲,微微向莫闲一笑,眼光又转到胡蝶衣身上,目光之,充满了柔情。

    众人没有想到,如此利害的火劫,居然被一只葫芦盛的水消灭,这是一葫芦什么样的水,众人不禁在想,有些人心甚至有这样想法,要是自己也有此水,那么将来的渡劫不是很容易了,来此的金丹修士,都是有很大把握能够突破金丹期的,他们才来看蠡玉怎么渡劫,他们也知道,蠡玉劫数远比常人厉害。

    蠡玉趁此机会,在这里调整身体,恢复因引入真火而受伤的经络,一顿话的功夫,众人听到一股风啸声,由远而尽,看到巽方疾如奔马的数十根风柱,青黑色的风柱旋转而来,互相倾轧,发出厉啸,声势骇人。

    此风称为巽风,吹石成粉,如果人入其,皮肉骨骼,都会被吹成粉末,可见厉害。但蠡玉早有准备,一颗定风珠从顶门云光升起,静静立在头顶之上,散出凛凛青光,达到亩许,风柱虽能吹石成粉,但却对此青光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旁边的众人看到风势如此猛烈,万窍怒号,触耳惊心,甚至功力稍差的人,感到神魂动摇,他们是旁观之人,而在其的蠡玉可想而知,光这股声势,就让人坐不住,风茫茫蒙蒙一片,其青光湛然,如一灵独觉,屹立不动。

    风吹了有一顿饭的功夫,风渐渐小了下去,随着风力减小,风柱一根根破碎,散作一天大风,最后一根风柱散去,巽风劫结束。蠡玉一袭青衣,独立而有飘飘出世之感。

    他又向四周看一眼,众人觉得他的身影飘渺起来,不禁一阵恍惚,心有了异感,再想看清楚一点,这种感觉又消失。莫闲赞赏地看着远处那袭身影,对绿如说:“难得,有飘飘出尘之姿,他从巽风劫受益颇多。”

    胡蝶衣看不出来,石筱怜问道:“师伯,你怎么看出来?”

    “绝世而独立,飘飘有御风归去之姿,可谓得风之灵动,他悟了,最起码风之法则他摸到门户。”莫闲一席话,在莫闲身边的人恍然大悟,连元婴修士都眼充满了羡慕,化神真人所说,应该是真的,他们自己都没有体悟到法则,而法则是化神修士的必备条件,虽然有些修士在金丹期就领悟到法则,但毕竟万挑一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蠡玉早就领悟到太阳真火法则,不然的话,他们的心脏不知受不受得了。

    天空乌云堆积,云不时有闪电穿过,越来越厚,蠡玉终于启动法阵,法阵经过修补后,更加完善,地面和空有无数符星星,人如置业身于神秘的星空。交织成一片,天空雷霆下击,但都被法阵的灵光所消逝,同时,头顶之上,出现了阴阳雷霆塔。

    蠡玉显然还处于一种领悟之,他自己没有动,就凭阵法和法宝拦截,虽然落雷如雨,比一般元婴劫猛烈得多,但终究没能突破化神劫的法阵,天上雷声渐渐消亡,蠡玉仿佛醒了,手一挥,凭空卷起一阵风,将最后的劫云吹散。

    莫闲赞道:“想不到他居然风火双修,不知他到化神是什么模样!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