潜虚子疑惑地望着着虚空,刚才他发现了莫闲洞府之,似乎有种种时空波动,数量之多,他是有点疑惑,不过他并没有用神念查看。

    而莫闲的身神投影入千世界,甚至他去过的世界也显化出来,这一次比上次化身过来更清晰,不仅是他的眼界不同,同时,心灵之也对比,他发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大势至菩萨是很了不起,这千世界,道的表现所不同,虽然一样的大道,却因为生灵的选择而不同,大道是变化的,甚至由生命的选择,莫闲若有所思,他已感受到其不同,一句话,这千世界,就是千个智能生命不同的选择,从而引起大道向不同方向发展,要不是莫闲渡过了化神劫,又是一次性进入千世界,根本不会发现,换一个人,就算他是合道修士,不具备莫闲的条件,也不可能发现这一点。

    这千投影独立成形,在各自的世界游荡,不提他们,我们再将目光收回,莫闲身体一动,他的秋蝉化身走了出来,他将目光投向南疆,自从魔教败退出了大安,挟裹数百万民众进入南疆后,时间已过去几年,不知道他的一个学生巨南现在怎么样了?

    想当初,他身负重仇,遇到了莫闲,莫闲的化身教导了他一段时间,传他得自番僧的蛊术,后来救了蓝欣儿,入了蛊神宗,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,莫闲没有关心,现在提婆达多的魔教入了南疆,不知道他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正在想得出神,绿如进来了,看到两个莫闲,笑了:“你出关了,正好我的弟子接了一个任务,要去南疆一趟,救援被告困的遇仙宗弟子,我记得你有过南疆经验,去跟她讲讲!你显出化身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心有感,想起南疆的事,你却偏偏要我讲南疆的事,我有一个学生,是南疆一个门派的蛊神宗长老,筱莲可以拿我的信物去见他,但不知蛊神宗有没有受到魔教的影响,听说南疆不少门派投降了魔教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,在你闭关期间,我听道友们说,南疆势力因为魔教介入,门派分成几种,一种直接被灭,一种是投降魔教,还有一种是承认魔教的统治地位,向魔教进贡,门派还相对自由,不知道蛊神宗属于哪里一种?”绿如说。

    莫闲微微皱眉,笑了:“正好,我去一趟门派的见闻殿,既然有了消息,应该有蛊神宗的消息。”说罢,化身便动了起来,走出了门,而莫闲也站了起来:“你的学生在哪里,我的消息可是几十年前,恐怕有些过时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几十年,大多数修士还在,你跟筱怜交待一下,说说地形和注意点,她身上带着辟毒丹,还有驱蛊丹,应该不惧蛊虫。”绿如说。

    “她修行的曜天心法快成丹了,我想起蛊术有一法,她应该曜放出光明,转换魄为阳,我有一法,让她更快转换,虽不能助她入金丹,却也能助她在南疆不受蛊虫困恼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“魄名尸狗、伏矢、雀阴、吞贼、非毒、除秽、臭肺,为人体重浊所生,筱怜的曜天心法,外则借金木水火土日月星,内则转魄为天冲魄、灵慧魄、气魄、力魄、枢魄、精魄、英魄,转阴成阳,人体重浊之气对其他生物来说,实是毒气,我只一法,借魄修成蛊,分别是尸狗、伏矢、雀阴、吞贼、非毒、除秽、臭肺蛊,一来随时将体内重浊之气排出,另一方面,却以此蛊虫却敌,此蛊非是本命蛊,损失了也无影响,对她来说,实是一举二得之事。”莫闲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法子不错,你传于筱怜也好,你跟她去说。”绿如干脆做甩手掌柜。

    莫闲笑道:“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莫闲将南疆形势和情况跟石筱怜一说,并传授她蛊术,士成绮在一边旁听,眼放光,莫闲将关窍讲明,石筱怜拜谢,莫闲打发出去,士成绮也出去,莫闲摇摇头,知道士成绮也会炼此蛊,到底年少性未定,这种法术本身对性命无益,不过是一种旁门左道而已,他既然感兴趣,也就由他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化身回来,将信息传给了莫闲,蛊神宗距魔教总坛很远,但南疆都在魔教的影响下,好在魔教人手不够,除了铲除了几个反对激烈,又靠近它的门派,对这些门派直接睁一人眼闭一只眼,只要定期进贡,其余事并不过问。

    由于事先杀鸡骇猴,南疆各宗门也是胆战心惊,并不敢逆它行事。魔教在南疆已经站稳了脚跟。这次救援是因为一帮弟子在南疆采药,其有遇仙宗弟子,也有纯阳阁,甚至有个别其他门派和散修,误入一处山谷之,遭受了大量妖兽攻击,困在内部,并无魔教插手的迹象。

    莫闲倒是皱起眉头,那妖兽将人困住,在天空之有飞行类妖兽,在地面有大量走兽,虽没有人,但莫闲心犯嘀咕,不过石筱怜并不是主力,由纯阳阁和遇仙宗二名金丹修士带队,人类两方合计有二十人,莫闲就释然了,这么强大的力量,应该没有什么事,只要魔教不动,什么问题也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他得到另一个消息,却和阎罗殿十二神将招度罗有关,招度罗是佛教十二神将之一,为十二支的丑神,手持宝锤,身色青,为金刚手菩萨眷属,而阎罗殿十二神将,都有元婴以上法力,实力已近罗汉,不过选修了十二神将的本命法门,故此直接以十二神将命名。

    招度罗出现了异动,而去的方位恰巧是南疆,两者之间有无联系,不管有还是没有,莫闲都决定去一趟南疆,他去南疆,一方面是招度罗的行动,另一方面,他也需了解提婆达多的动静,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。

    莫闲虽求道,但他的事情起由是由阎罗殿所起,而阎罗殿却改名为大佛教,莫闲心无底,正好借此了解一下虚实。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