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进入其,因为寻香进入魔道,所以幻念丛生,忘记了自己是谁,在这幻境流转,而莫闲最先进入,他诵的是一念见世海,世海,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海形容其广大,在人之,莫闲道心最明,加之自己看得清楚,此诸剎海,不过是幻像,虽有微尘世界,在他眼,如镜花水月,迷惑他不得。

    他一进入,心随念转,他看到了石筱怜,石筱怜正处于幻境之,生死轮回,已经迷失,在世间转轮,人与非人,种种滋味,已深入其,忘记了自己本来的面目。

    石筱怜的情景被莫闲看在眼,他隐隐有悟,这是度化石筱怜的经过,先经一切乐,后经一切苦,自身在苦海挣扎,她的心性就向佛门靠拢,莫闲不知道的是,石筱怜在北冥海之时,遇到了一个小和尚慈禅,对他颇有好感,对佛教也有了好感。

    莫闲叹了一口气,他可不希望绿如的弟子是个尼姑,遇仙宗毕竟是道门,这是莫闲的私心,虽然那也是解脱之道。

    莫闲心性之光骤然扩大,转眼间将石筱怜包容其内,一念入劫,喝道:“醒来!”

    石筱怜自进入世界后,随即便迷失了,她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婴儿,转眼间长大成人,作为一国君主的公主,可以说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正在得意之时,国为敌国所灭,狼狈逃窜,却身落敌手,受尽凌辱,含恨而终。

    转眼间,她身为非人,无忧无虑,在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得到一次机缘,开了灵智,成为一个妖,她身为妖,却向往人间,与一个青年书生相遇,两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直到有一日,原形无意间为他所见,于是,大难来临,旧日情人,翻脸无情,带领着一帮除妖师,她被捉住,烈焰焚身,她终于明白,世间的情是靠不住的。

    如此种种,在短短的时间内,她轮回了十几生,每一次都是幸福的开头,但都以悲剧结尾,她心底好像模糊记得什么,不过细想却又想不起来,渐渐生于离尘之心,正在这时,耳边传来一个轻喝:“醒来!”

    刹那间,身边的一切众生如泡影般远去,她一下子想了起来,自己是遇仙宗弟子,跟着金丹高手来解救被困的弟子,到了支离谷,遇到了佛寺陡然出世,她被卷入其,她居然在其渡过了十几生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你入了红尘诸刹海,本性被迷,随波逐流,不过不是没有好处,在红尘十方诸刹海,所经历让你的知见拔高了不少,我见你沉迷在其,将你唤醒,再下去,你将全身心信奉佛陀,这不是一个求大道的生命所为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过去了多长时间?”石筱怜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一个时辰罢了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在支离谷,我当过去了很久。”石筱怜拍拍胸口说,陡然想起一件事:“师伯,你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冲着招度罗来的,自从你们到南疆,我从见闻殿得知,大佛教的十二神将之一的丑神将偷偷的来到南疆,我很好奇,便跟来,结果发现招度罗来了这里,另外魔教的寻香也来了,还有其他佛教的高手,直到你用九龙聚煞幡引动地脉,佛殿出世,我才明白,原来他们是冲着此处的佛寺而来,我们处于大雄宝殿的入口处,陷入十方诸刹海。”莫闲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十方诸刹海,是什么东西?”石筱怜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平时叫你多读书,你不肯读,未有神仙不读书,刹海是指刹土,刹土者,田地国土也,诸刹海是指诸多国土,十方是指**,东、西、南、北、东南、西南、西北和上下,指一切空间,十方诸刹海,是指一切空间,佛门意指一切国土,在这里,实是一种幻象,间呈现一切众生的喜怒哀乐,人如坠入其,生死轮回,一如大千,人不得主,这是佛家一种说法,也是佛家一种神通,应用来度化世人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真的是海,原来是指一切空间。”石筱怜说。

    “海者,是指其大无边,只是借喻!”莫闲笑道。

    石筱怜算是明白了,莫闲唤醒了石筱怜,放眼四看,他用天目观看,而不是用肉眼,在幻象丛生之,用肉眼观看,很容易受迷惑,而用天目,空间在他的眼,无远无尽,虽有干扰,但并不能干扰莫闲的本心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招度罗,招度罗自身很虔诚,他修行是护法神将法,此法实质上近魔,魔之极致,便是观世界如琉璃,一切都是力所构成,可以瞬息崩坏一个世界,变乱它的力场,故佛说: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!”

    力并不是我们所看见的力,而是一切相互作用,而万事万物全都由相互作用构成,故魔能摧毁一切,对魔来说,只是本能,但魔主号称他化自在天主,就说明了一切,借助他力而称雄于天地间,故此说魔深道也深,就是这个意思,魔只要向前一步,一切都归于虚空,归于无,就连他的根本的力也一样,就是佛。

    故此《金刚经》有:

    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;

    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

    而招度罗的法门就是如此,正如他所诵念:

    “速疾周遍神通力,普门遍入大乘力,

    智行普修功德力,威神普覆大慈力,

    遍净庄严胜福力,无着无依智慧力,

    定慧方便威神力,普能积集菩提力。”

    他虽没有见到力的本质,但朦胧也感应到了几分,所以他一进入十方诸刹海,诸多国土无穷无尽,一切表相在他的眼退去,世界虽不似琉璃般的纯净,却也显现出力的痕迹,就连他的身上,都放射出琉璃一样的光芒,十方诸刹海已不能迷茫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从容走在十方诸刹海,一切都如梦幻泡影,他的目标很明确,就是那座大雄宝殿,但诸刹海不是那么容易渡过。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