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大雄宝殿外的诸剎海,那些遇仙宗还有其他道门的人,都陷入其,莫闲一步迈入其,他在之前还做不到如此轻松,现在却因为刚才与《现在贤劫千佛经》和《未来星宿劫经》有悟,进入更加轻松,轻轻松松唤醒了众人,将众人一卷,便出了诸剎海。

    出了诸刹海,他微微一振,石筱怜正在凉亭打坐,她看了一本经书,心有得,不过没敢入静,而是在调息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她感到一股柔力,在看之时,已经出现在佛殿前,自己的同伴都在身边,她定了定神,很快弄清楚了事情生的经过。

    “师伯,我们进入之后,什么也没有得到,不是很亏么?”石筱怜抱怨道,其他人也心有戚戚,特别是那些曾被困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你感到亏?在诸刹海的经历,就是一笔财富,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,佛寺不是一座大雄宝殿,有前殿后殿,还有偏殿,如果你有兴趣,可以到那边一观。”莫闲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里面没有什么阵法之类?”石筱怜问道这。

    “即使有,比起大雄宝殿前的诸刹海来说,那就弱得太多。”莫闲顺口答道,他随口一说,并不是瞎说,他见各殿灵光闪烁,却比起大雄宝殿来说,简直是萤火虫与皓月一样,知道其即使有阵法,也不会过强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性子急的立刻向四周扑去,莫闲后面一句话,他们几乎就没有听见:“界于魔教与大佛教在此,最好快点,不要过一个时辰,不然的话,恐怕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修士包括两位金丹修士听到这一说,心一凛,忙不叠的向各个地方而去,石筱怜也很意动,莫闲见她如此,微微一笑:“你去吧!”

    “师伯,你不去?”石筱怜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了。”莫闲说,一来里面的东西他不动心,自己得到的好处已经够多了,另一方面,他如果介入,难免会引起对方注意,他一个人,可能照顾不到许多人,故此,他不介入,在一旁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他的身影消失,即使化神修士的神念扫描,也不会现他,他在一旁,静静地看着,大约一个时辰后,大雄宝殿一道佛光冲天而起,接着旁边两道佛光也冲天而起,两个人跌出,是寻香和招度罗,虽然跌出,但两个人并没有受伤,随着佛光升起,大殿之,升起了朵莲花,这朵莲花,一朵是金色,正在玄通脚下,玄通身边环绕着数不清的法界,生灭变化。周围佛光笼罩,讨托的他如同西方佛子降临。

    而另外两人,身影并不清楚,是两个元灵分身,幽冥教主脚下暗金色莲花,反而光色很纯正,甚至比玄通金光更加纯正,他身边很简单,就是一派佛光,极其凝练。提婆达多则是近似于佛光,光色虽然金色,却掩盖不住魔气,但他身边的空间不断破碎,又不断重生,地水火风似乎融入他的佛光之,他的魔道的确到了极高的境界,已能在微小空间之,控制空间的破碎范围,力的掌控已到极其高明的程度。

    人如虚影般透过了大殿的屋顶,分立方,个人谁也没有沾到便宜,那两本经书,现在已经分成本,谁也说不清这本之,有些什么,现在和未来混在一起,起了一种奇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寻香和招度罗却分别向两边而去,两人不是一路,相对抗没有意义,上面,位正打着,与他们位比,两人不算什么,何况还有一位莫闲事先走了,两人一出来,往十方诸剎海一望,见十方诸剎海,他们两方人还在其挣扎,已经不知轮回了多少世。

    招度罗的手下,还有寻香手下,就是御兽宗几个,现在已剩下个人,其二人,在与遇仙宗和纯阳阁的争斗,已经送命了,当然是在佛寺出现之前。

    两人一左一右,步入其,刚才费了好大的劲,现在却轻松得多,二人也在里面受益非浅,当时两部经书打开之时,不仅是莫闲,就是招度罗的寻香也一样受到佛光灵的洗礼,两人也得到了很多,但两人不如莫闲,困为莫闲在之前得到杀僧和分之一的《过去庄严劫经》,对过去已经有了理解,现在和未来的佛光灵一现,有了基础,故此领悟得更深。

    但就算不如莫闲,但两人也是化神级的高手,许多道理一经接触,立刻融会贯通,在这种情况下,再看十方诸剎海,目光又与之前不同,两人进入阵,很快就将各自的人马唤醒带出,对于招度罗的人来说,没有任何异样,毕竟本身修习的是佛法,只有好处,而没有坏处。但对于御兽宗的人来说,出来之时,眼神却与过去不同了,人现自己过去种种的事好像都做错了,不由合什忏悔。

    寻香愕然,招度罗笑了:“你们人能迷途知返,不如皈依我佛,跟着提婆达多,只能越陷越深,坠入无明的深渊!”

    人一听,有些意动,寻香瞬间将气势放出,冷冷的说:“佛教不过是些虚伪的秃头,我魔教才是终极,大自在天魔曾说过:‘当末法来到,我的子孙穿佛的衣服,混入僧侣之,变乱佛法。’而佛却只能垂泪不语,我主提婆达多,佛只能拉拢他,许他未来成佛,号天王如来,从可以看出,佛教终不长久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佛的慈悲,见提婆达多可救,故此才说,无量劫后,提婆达多汉成佛,号天王如来,转魔为佛!”招度罗更是不客气,“你这样讲,不怕毁佛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佛教给自己贴金,弄什么五逆罪给我主,我主何曾改变,更何况,佛也承认,末法终究到来,到那时佛法不存,我看你们怎么来蛊惑人心。”寻香既然叛出阎罗殿,话对佛根本没有尊敬之意。

    “口舌之争,我们拳头上说!”招度罗火了,寻香冷冷的说:“谁怕谁,占不到理,就用拳头说话!”(。)8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