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付与士成绮才刀后,便御起遁光,在望仙峰上落下,此时人都到齐了,队伍比较庞大,足有数百人,这还是金丹以上,至于筑基修士,他们没有资格参加,化神修士足有十几位,还有一些化神真人因身有要务,并没有随他们出发。

    莫闲和化神真人见礼,此处化神真人的辈分都比他高,在修行界,并不以功行高低划分辈分,而是以师承划分,莫闲在化神真人辈分最倒有一人,是他的师兄也是化神修士,不过他因门派另有事情,倒不在这里,他成了化神修士辈分最小的一人,甚至有许多元婴修士都是他的长辈,莫闲一一见礼。

    蠡玉、子渊、子常都是元婴修士,除了蠡玉喊莫闲师兄,其他两人都喊他师弟,胡蝶衣倒没有来,这点遇仙宗很讲人情,兄弟和夫妻只要来一个就行。

    子渊笑道:“莫师弟,我们应该喊你莫真人了!”

    “哪里,我不过运气比较好而已,其实,修行不是看快慢,到了元婴修士,活个千把年没有问题,不一定抢时间,修行也要看看沿途的风景,在没有把握时,不如稳一点,几位师兄根基都是很牢,将来一定能进阶化神,获得长生。”莫闲笑着说,“就拿这次来说,就是一个机会,化神修士的机会微乎其乎,反而你们元婴修士的机会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会说话,即使得到了先天法宝,也不过是一个成仙的机会,你都不需要,反正你已经长生。”子常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那不同,那是仙界的祖师另眼看待,何况我还有四九天劫,度不过,万事皆休,即使度过,一日不成仙,还得提防天劫的降临,还有诸多劫难,哪里如仙人自在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谢草儿也来了,她还是金丹,见到莫闲,眼睛一亮,笑道:“莫师兄!”

    “谢师妹,别来无恙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莫师兄,我真无颜见你们,莫师兄已入长生,就连蠡玉师弟也走在我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谢师妹,我与你本身就是一样,不论功行高低,这点遇仙宗做的比较好,不以修为称呼人,南疆有个门派御兽宗就不是这样,论修为说话,修为越高,辈分越尊,虽然讲实力,却泯灭人情,使自己成为修行的奴隶。人总是有差异,但本质上并没有区别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莫师兄,你说的有理。”蠡玉笑道,他发出了邀请:“待这次事了后,到我那么做客,我新发明了一道菜谱,可以提高自身突破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师弟相邀,我听说过服用食饵法,我光听说,并没有见识过,蠡玉师弟,师姐我去尝尝!”

    “当然欢迎,莫师兄,你有空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什么事,我也尝尝,看看师弟你的水平究竟到了什么程度。”莫闲笑道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到了出发的时候,从别峰飞来了几艘楼船,一共四艘,每艘上约八十多人,一共百多人,这次遇仙宗下了大成本,居然要楼船来赶路,要知道这种楼船完全靠近灵玉支撑,,一颗颗灵玉被消耗,楼船破空而起,在楼船的甲板上,莫闲和几个好友在说话,而更多的人,却在指点着风云,

    楼船一路向北,这次遇仙宗势在必得,仙界祖师传书,不知多少年了,仙界与凡界相隔,除了那一次,仙界千仙人入此方世界外,还没有仙人从仙界传来音讯,遇仙宗立刻动了起来,流霞子更是想在仙界祖师面前留下一个好的印象,所以遇仙宗出动如此多的人。

    莫闲虽在谈笑间,但他也知道,别的门派恐怕也会一样,这么多人去,能有多少人回来,在先天法宝面前,可不分什么正道魔道,恐怕所有的人都是敌人,甚至连自己的人都不能相信,莫闲一眼看去,现在有一半人身上煞气在凝聚,甚至有分之一的人身上,可以看得出死气在凝聚,而莫闲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这恐怕是修行界的一大劫,比大佛教和魔教兴起更加厉害。”莫闲看着这种情景,心顿生怜悯,他也知道,天地不仁,如果顺利修行下去,这里最起码有分之一的人会飞升,但怎么可能?这就是修行人的外魔,过得了此劫,才有资格继续在修行的路上走下去,天地间无数巧合,让修行者半途夭折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说的是哪里话?”蠡玉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不出来么,不仅我们,恐怕各个大派,还有圣门,魔门,佛门诸多门派,都会派出好手,人数恐怕不会少于我们,陆师弟,我们尽量保命自己,先天宝物,首先得有命才能得到宝物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莫师弟,你太悲观了,我们就是得不到宝物,保全自身还是能够做到了。”子渊笑道,谢草儿点头。

    莫闲知道说不动他们,回头一看谢草儿,恍惚之间,见她死气罩身,叹了一口气,淡淡地说:“希望如此!”

    他到底不忍心,别人没有注意到,一缕灵光悄悄伏在谢草儿的灵台之,希望能够助她躲过此劫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十几个化神修士,还有数十名元婴,其余是金丹修士,金丹修士即使身陨,也极易在轮回觉醒,这次为什么让金丹修士以上来,仙界祖师早就考虑到了,莫师侄,你太多心了,即使身陨,我们遇仙宗也会寻找他们的转世之身,将他们引渡到遇仙宗。”化神真人丹阳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叔的话没有错,莫师兄太谨慎了。”子常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既然有信心就好。”莫闲微笑道。

    莫闲心的不祥更甚,他随后就将此念头斩去,因为他是化神真人,事实上,他的想法在一定程度上已在悄然影响命运,莫闲此时,才发觉,为什么要注重心性,仙人一个念头,却对很多低于他的生命造成致命的影响。

    就像人无意脚下踩着蚂蚁,蚂蚁根本不知道祸从天降,而人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踩着蚂蚁。。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