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遇仙宗到达北冥海时,他们才发现,自己不是第一个到。纯阳阁、若木宗、太一宗、先天宗、灵宝宗、清微宗、玉堂宗、天心宗连同遇仙宗合称九大门派,本来还有一个宣明宗,一共十大门派,小派就更多,海外尚有宗十岛。但自从宣明宗主殿沉入地底岩浆,四绝混沌阵护住,宣明宗可以说就消失在世间,虽有一些弟子,但暂时寄居在海外宗之下。

    现在九大宗派都来了,最少的若木宗来了近百人,化神五人,元婴修士二十人,剩下的都是金丹修士,而最多的太一宗,来了近五百人,海外修士并没有得到什么消息,只有宗来了数十人,小门派也他有消息,来的较少。

    但佛教来到此处,规模不下于道门,净土宗、天台宗、华严宗、密宗、论宗、禅宗、法相宗和律宗,这是大乘门派,还有小乘门派,如上座部等,都在空,经幡飘扬,佛光隐隐;另外大佛教也有了数百人,魔教当然不甘落后,也是浩浩荡荡,幸亏此处是北冥海,不会引起人注意,要不然,这些金丹以上修士大几千人,令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遇仙宗的众人也是相顾失色,他们没有想到,来了这么多人,他们百多人,与这场面相比,可以算不是启眼,莫闲没有惊讶,他知道要不是这么多人,他也不会在恍惚之看到遇仙宗弟子身上有分之一直接死气罩身,而其余的身上,也微微有死气,他看不到自己,想必也一样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之外,还有十几个散修,他们不知怎么得到消息,或者可能是碰巧,苦无涯居然也在场。

    莫闲叹了一口气:“我说是修行界的一场大劫,现在你们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丹阳子此时不说话了,他自己也失去了信心。过了良久,他才说:“莫师侄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修易数,无意天机感应,这现场之,能有一半人活下来,就算不简单,这难道算不上大劫?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丹阳子叹了一口气,不过他没有为自己叹息,他是化神修士,只要自己不作死,别人很难杀死他,所以他并不担心。

    蠡玉等人这才重视起来,蠡玉向莫闲靠了靠,莫闲苦笑道:“你们最好离我远些,我算到自己有一劫,可能我身边更危险。”

    莫闲自己算不清什么时候,但知道自己有一劫,自己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离开绿如,难道自己被困住,还是有其他原因,他自信自己没有事,他即使遇害,也会在时空长河,依靠过去的力量,使自己重新现身,所以他很平静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没有事,他的心彻底平静下来,细细推算其他的人的情况,事情乱成一团麻,劫难在堆积,凭莫闲的能力,居然只得到一个模糊的印象。他苦笑,自己功行还是不足。

    众人分成几方,遇仙宗和道门的其他人在一起,但莫闲悄悄地吩咐,要他们注意周围的动静,防人之心不可无,即使同道,甚至以前是好友,都不得不防,因为在先天法宝面前,什么友情都是可能不可靠。

    在现场,可以说没有一个外人可以相信,即使是自己人,还是提防着好!

    “谁知道先天宝物什么时候出世?”一个金丹修士说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,先天宝物还是不要出世,一旦出世,恐怕要血流成河!”另一个修士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吗?先天宝物出世,需要鲜血对它祭奠!”一个声音阴恻恻的说,看不到人,莫闲眉头一皱,这个声音飘忽不定,在场这么多的金丹修士和元婴修士,都没有看出来,甚至连化神修士也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遇仙宗的修士也莫名其妙,自己没有惹谁,谈了几句,结果惹来了这段话,自己既然发现不了人,他抬头看向丹阳子一干化神修士,希望他们能够出手,丹阳子也在皱眉,从声音他听说此人不是化神,但声音却找不到来头,这是一种什么法术?

    那个声音听起来很瘆人,阴森森的说:“遇仙宗,听说一个杀手都成了化神修士,还名门正派,我看你们死星罩顶,来的人都会死无葬生之地。”

    遇仙宗修士一下子脸色变了,丹阳子勃然大怒:“藏头露尾的东西,你敢现身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现身,有本事你来抓我啊!”那个声音很嚣张,“莫闲,你得到佛家经书,还想独吞么?”

    莫闲知道了,这是冲着他来的,看来冲着他来的,他陡然一声断喝:“藏头露尾的东西,你既然不想活,那就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在佛门之的法华宗金顶寺的和尚之,一个人陡然哇的一口喷出了鲜血,口断断续续,手指着莫闲:“你~你~”话未说完,眼睛圆睁,便一头栽了下去,玄虚脸色大变,急忙伸手,将他摄住:“净尘,你怎么了!莫施主,好毒的手段!”

    净尘已经魂归西天,莫闲利用从《过去庄严劫经》上悟得的手段,在第一次听到声音时,虽然飘忽,但过去已成为永恒,不要变动,顺藤摸瓜,早已盯上了他,知道是来找他麻烦的,只是奇怪,他的声音鬼气森森,一点也没有佛法的意味。

    净尘身边一个和尚伸手往净尘的鼻子上一摸,早已没有了气,净尘的身体却出现了奇妙的变化,不一会,他已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,那个和尚脸色大变:“师叔,他不是净尘!”

    “净尘呢?”玄虚立刻问道,接着他明白过来,净尘恐怕早已遭不测,不然不会有人化身他,,混入法华宗的队伍。

    玄虚一念及此,手一动,一派佛光笼罩了法华宗的人,法华宗的众人吃了一惊,特别是那些低阶修士,根本不能动,只得任玄虚的神念扫去,玄虚神念一扫,才发现自己队伍并没有和净尘一样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松了一口气,其他佛宗的人脸色变了,华严宗和其他宗主立刻发动,由化神修士发动佛光。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