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定天子裕定帝祭祀于郊,归途得美人丽姬,惊为天人,遂宠绝宫,封为淑妃,渐渐荒废朝政,天下诸侯,渐起离心。

    镇国大将军南宫鹤和相国妫嗟为此忧思不断,多次劝谏,渐渐不得帝心。

    郑侯得到消息,脸上露出笑容,丽姬,这个女人是阎罗殿的天魔女计划的关键,从十几年前开始,阎罗殿开始收养幼女,丽姬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郑侯不过是判官,他知道的有限,但他在阎罗殿,是第一个诸侯级别的判官,故此地位不同,也不过略知阎罗殿的计划,但整个计划是什么,他也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幽冥教主为了这个计划,甚至在修行界动手,他铲除古华寺,不过是幽冥教主转移视线一种做法,众多目光被吸引到郑国,而丽姬入宫,并没有引起修行方面的人注意,幽冥教主将化身为佛的愤怒一面,举行灭世之举,尔后,人间佛国就会诞生。

    百里聪微笑放下手的情报,他对修行界的异动已有所听闻,心暗自好笑,你们打得好算盘,却一个个入了教主的榖。

    “去将伯昏殇将军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君上。”一个侍者躬身退出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伯昏殇将军走了进来,峨冠博带,腰带长剑,见到百里聪,两手环拱,恭敬地施了一礼:“见过君上!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赐座。”

    “谢君上。”伯昏殇谢过郑侯,坐下。

    “近来,有传闻,说孤得国不正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君上,这些都是市井谣传,不过是公子睿和智的人散布谣言而已,君上继承先主遗愿,得位已来,勤于国政,施行仁政,我国百姓,安居乐业,些许谣言,不必挂心,黎民百姓,自会分辨。”

    “百姓不相信,但诸侯们相信,我得到消息,出奔随国的公子智和出奔齐的公子睿说动了随侯和齐王,联合多个诸侯国,要伐寡人。.?”

    “他们当然热心,齐王和随侯不过是要一个傀儡,我郑国在君上领导下,贤能为君上所用,万众一心,并不惧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下去多练练兵,明日朝会上,看看众位大夫的意见。”百里聪笑道。

    百里聪自从继位以来,虽然他得位不正,却显现了才干,短短的时间内,郑国为之一新,不得不说他是一个能君,也证明幽冥教主眼光不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时间,转眼就过去了,莫闲准时归队,他依然背上背着那柄青钢剑,不同的地方,他身上还有件法器,一件厚土印,一件**针,一件小幡。

    这日,莫闲将**针炼化,现在**针再也不像以前那样,六根针分合由心,控制自如,虽然如此,但莫闲还是将它视为暗器。

    那件得自无名老者的小幡,莫闲简单祭练一下,做到能操纵,幡一出手,黑烟缠绕,间隐隐似有兽魂,莫闲想起他在藏经楼所看的书,《外道法器》一书,好像有二种幡与之类似,一是**幡,但烟色有些不对,那是灰烟;一是玄阴聚兽幡,但玄阴聚兽幡有幡或四十九幡,似乎与之不同,他又没有试验过,而且连祭练都是一种快祭练。

    韦清和卫森显然已知道任务,韦清说:“各位师兄弟,这次我们历练,也是除魔积功德的好机会,我们先往东北的沃阳堡,那里是阎罗殿的一个据点,我们去摧毁这个据点,然后转身东南方,和齐随联军一起,攻入郑国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其他人显然没有想到,世间居然有战争,而且,他们参加其一方,一时间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柳长生说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,我们修行者怎么和军队搞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阎罗殿已经控制了郑国的朝政,凡人军队虽厉害,但郑国有阎罗撑腰,我得到指示,加入联军,防止阎罗殿的修士。还有什么疑问?”韦清说到。w?

    众人摇头,虽然进入军队有点出意料,但听韦清这么一说,倒也是好理解。

    莫闲也不会说什么,他们针对阎罗殿,这点正合莫闲的心思,不过,莫闲也知道阎罗殿有高手,加上他对这次行动本来就有疑问,但他还是把疑问放在心。

    这点疑问给他从不同角度观察问题,而不是人云亦云,他心暗暗警觉。

    一行十人,向东北的沃阳堡方向出,众人并没有御器而行,说来惭愧,莫闲没有飞行法器,虽然他也有两件法器,但如果御器飞行,将非常吃力,如果十数里尚可,但要长途飞行,则是不行。

    众人之,只有韦清和连山有飞行法器,但两人飞行法器都不能载人。

    大家便一个个运起轻身术,莫闲则运起飞天步,飞天步本是本身出自《牟尼盘经》,是采自佛门飞天那缥缈若飞仙的步伐,行走起来,翩然似惊鸿,在众人之,唯有莫闲走得最为逍遥,谢草儿眼露出迷醉之色,几次想开口,但又忍住。

    出了遇仙宗,走了有一百多里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歇一下,喝杯茶再走。”韦清看见前方的路边有一个茶棚,便慢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大家听他一说,一个个慢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客官,里面请。”茶棚里面并没有什么人,小二也闲着坐在凳子打盹,看见一帮人,来了精神,站起来招呼。

    莫闲眼睛警觉的扫了一下四周,随即哑然失笑,自己大概杀手做惯了,哪有这么多危险的地方,不过,他的眼睛猛的一亮,便又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众人坐了二张桌子,小二上了好茶,不过,他认为的最好的茶,在韦清他们看来,还是嫌丑。

    他们也知道,这里不可能有什么好茶,好在众人并不讲究,端起杯子,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喝,一边讲些闲话。

    “莫师兄,你的6地飞行法不错,我没见过如此潇洒的步伐。”谢草儿还是没有忍住,她一个女子,天生对外表漂亮的东西好感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飞天步,它是我以前所学。”莫闲应到。

    “飞天步,好名字,真是步如其名,我知道这是你的绝技,能不能我用一门法术与你交换?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。”莫闲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门法术,是一门呼风法术步天歌,你看怎么样?”谢草儿说完,脚下步罡踏斗,手掐诀,刹那间,微风起,风渐渐大了,飞砂走石,百窍怒号。

    这种法术,在争斗并没有多大作用,修行者之间,也相互交换技艺,不过,只是一般的法术,并不涉及到宗门秘密,更不用说自己的绝技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外面树枝乱摇,点头同意,两个人转为传声交谈,相互之间交换法术。

    外面走来两个和尚,灰布僧袍,肩头一个搭裢,手拿着一根齐眉短棒。

    二人走到近前,小二一见,立刻迎了上去,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那年纪较大的和尚,双掌合什:“施主,贫僧师兄弟二人口渴,想与施主化二碗茶。”

    小二一下子僵住,眼睛偷望了一眼茶棚那个老板,见他没有反对,松了一口气:“二位师傅,就坐吧。”

    手一指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,二个和尚念了句佛号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莫闲这边十个人望了他们一眼,莫闲眼光闪了闪,这两个和尚不是普通人,他们的头顶上有淡淡的灵光。

    人都有灵光,但一般人很淡,不是修行者根本看不见,就是修行者,不用望气的方法,也不能看见,莫闲将眼睛微微眯起,这才看见。

    莫闲同时注意到,同行的人,有四人也将眼睛微微一眯,然后相互看了一眼,望气术可以说是一种基本技巧,修行者只要步入修行,只要有人稍稍点拨,都能掌握,甚至修行者都不把它算法术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们龙象寺只有几人,我们这一走,剩下的不是老就是小,香火又不好,该死的阎罗殿。”那个小和尚有点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“师弟,不要忘记口戒,修佛在心,时时不忘戒条。”师兄正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莫闲等人一听,这二个和尚看来是同路人,韦清更是心一动,他知道龙象寺位于天随山的一条支脉,是佛门识含宗的祖庭,识含宗是小乘佛教,但又受玄门影响,是一种玄学化的佛宗。

    韦清刚要站起来,莫闲陡然变色,他感到一股杀气,这是他长久做杀手才有的感觉,他开口声:“当心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十数枚暗器已如飞蝗一般射向和尚,而莫闲他们受到波及,小二正在沏茶,一枚暗器正他的胸口,他一声惨叫,倒了下去,手茶壶跌落在地,当的一声,茶壶破碎,茶水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那二个和尚好像知道有人要偷袭他们似的,一声佛号,年长一些的和尚身上陡然金光亮起,金刚不坏之身,金光一亮起,暗器一下子在空滞住,而年少的和尚,则是随手将手棒点出,棍影模糊,似有数个棍头,将暗器扫落在地。

    而莫闲在一瞬间,背上青钢剑已出鞘,剑气起,洗剑诀,射向莫闲他们的暗器被莫闲一剑,似有吸力一样,数枚暗器都投向青钢剑,被一剑斩落。

    韦清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,要不是莫闲,恐怕会出现伤亡,莫闲心苦笑,不是韦清他们不能抵御,而是他们经验太少。

    那两个和尚看向他们,到这时,韦清他们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法力波动起,韦清和连山喊到:“当心头顶!”

    一个暗金色方圆有四尺的手掌出现在两个和尚的头顶,直压下来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