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般若波罗蜜!”那个年长的和尚口大吼到,手结火天印,从腰间一路变化,手印在头顶完成,火天轰然从他的头顶产生,面如红霞,四臂之上,各执法器,缨络仙杖火轮和澡瓶,胯下青羊,身上笼罩着一层炽热的火焰,四臂向上托起,似有一**日升起,轰的一声,两股力量出惊天巨响,茶棚的顶部随着轰的一声,便分崩离析。.w★

    “龙象寺的火天大有印名不虚传!这回饶过你们,不要与阎罗殿为敌!”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,最后一个字传到,声音已经很远。

    阎罗殿的人未现身,却在气势上压了众人一头。

    “二位龙象寺的师傅,好功夫!”韦清笑到,站了起来,一拱手。

    “施主过誉了,贫僧见过各位,各位刚才表现,也不是一般人吗?”年长的和尚双手合什说到。

    两方人正在交流,没有注意到老板,老板刚才见棚顶崩塌,抱着头哆嗦地躲在桌子下,众人虽看见,并没有留意,他的表现很正常。

    此刻却见他从桌子肚子里钻出,拍着手说:“倒也!倒也!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随即感到不对劲,但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只觉天旋地转,韦清叫道:“不好,有毒!”

    众人跌坐在地,连怎么毒的都不知道,老板得意地笑到:“不是毒,不过是一些迷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韦清暗提了一口气,他浑身乏力,仗着修为较高,勉强提了一些真力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你们运气不好,偏偏和这两个和尚凑到一起,我们目标是这两个龙象寺的和尚,你们到了阎罗那里,怪只能怪这两个和尚。”老板哈哈大笑,“起来吧,不要装死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一落,那个了暗器本该死掉的小伙计在地上动了,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做什么,本想多装死人一会。∮,”小伙计笑到。

    “干活了,把他们解决掉。”老板森森地说到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阎罗殿的,这里不是新搭建的,原来的主人呢?”莫闲坐在地上,陡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韦清苦笑不已,那两个和尚也是一样,明显的迷药更多,已经坐不住了,小和尚已经歪倒,这有什么用,不过是迟死一会。

    “原来的老板和伙计,早就到阎罗王那里报到,我们就防着这一点。”老板看来很高兴,笑呵呵的回答到。

    “你们敢,我们是遇仙宗的人。”皇甫冉眼明显的有一种恐惧,厉声叫到,但颤抖地声音却出卖的他。

    “遇仙宗!我好怕!”老板笑到,“还不动手!”

    皇甫冉眼露出了绝望,浑身瘫软,胯下出现了骚味:“你们不能杀我!我可以…”

    “师弟,你住口!死就死了。”卫森满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皇甫冉喃喃似呓语:“我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他身边还有几人,一个个脸上露出了绝望,没有想到,刚出了山,就会遇到不测。

    小二狞笑着,从身上抽出一把剔骨尖刀,莫闲眼一闪,使用剔骨尖刀的,他在阎罗殿时,听说过随国的阎罗殿分部有一个十分残忍的人,好像他是一个修行不成的,用剔骨刀杀人,而且喜欢将人的骨头一根根活生生的剔出,叫剔骨鬼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,剔骨鬼不是修行不成,而是修行一种恶毒的魔道冤魂狱,却偏偏修行出了偏差,遂至邪魔之气入骨,变得残忍好杀。

    剔骨鬼狞笑着走到韦清前,用舌头舔舔嘴唇,眼射出绿芒,嘿嘿的笑着,似乎在看屠宰好的猪羊一样。

    “就你了!”他左手抓向韦清,右手的剔骨尖刀朦朦地亮起血光,居然是一件下品法器。

    就在他抓向韦清时,韦清也反击了,韦清虽然受到迷药的作用,但他修为较高,还残留一些法力。

    朦朦的白光骤然亮起,韦清的修罗刀直接斩向剔骨鬼,剔骨鬼没有想到韦清还保留一分力气,他的反应也真迅,修罗刀刚刚近身,他身体一扭,右手的剔骨刀血芒大盛,但左手却在修罗刀白芒笼罩下,刹那间,血光崩现,他的昨手食指和指被修罗刀切断。

    “我要活剐了你!”他咆哮着,右手剔骨刀光血芒一闪,斩在修罗刀上,当的一声,修罗刀立刻崩飞出去。

    韦清只是用残余的法力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切掉他的两根手指,已是幸运。

    剔骨鬼陡然受伤,众人一喜,随即目光暗淡下去,没有用。

    剔骨鬼刚要上前一步,他的步伐陡然停住,接着轰然倒地,在他体内细细光芒一闪,一根针陡然出现,而与此同时,老板身前出现了一面盾牌,骤然增大,五根幽光一闪,化作五根针,却被盾牌防住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老板提醒剔骨鬼,已经迟了,剔骨鬼已经丧命。

    莫闲翻身而起,手往背上一抄,青钢剑在手,冷冷地指着老板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迷药?”老板吃惊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江湖下滥的手法,你们阎罗殿什么事做不出来,你趁混乱之时,谁也不留神你的时候,偷偷散布迷烟,我早就将全身毛孔封住,我只是没有想到,迷烟居然连修行者都招。”莫闲说到,他没有说,他刚到茶棚时,就已经现不对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凭你一个人,就能敌我阎罗殿的众人?”老板眼露出杀机,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,居然会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阎罗殿的人,恐怕在几里之外。”莫闲淡淡地说了一句,手剑嗡的一声,刺剑式出,一道绮丽的剑光似乎飘忽不定,已出现在老板的面前。

    老板看到莫闲用一件凡兵向他进攻,冷笑一声,盾牌又一次出现,乌光凛凛,一件凡兵,还拿出来现眼,以为是我们是江湖人。

    冷笑还没有收敛,眼陡然露出惊容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莫闲这一剑,他的鬼王盾没有拦住,而且不知怎么的,鬼王盾似乎出现了紊乱,不知是巧合,还是有意的,莫闲这一剑,却刺在鬼王盾光影的空虚处,鬼王盾本体很小,放的很大,却大多数是虚影。

    这是由罡气构成的虚影,大多数防护法器都是由类似罡气具现一层护罩,罡气激荡不已,莫闲这一剑却深得砍柴功的原理,剑还是那一剑,却好像有神遇一样,正好命罡气由盛转衰的关键之时,下一个时刻,此处就不为弱点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,他做到这一点是多么了不起,在他的眼,鬼王盾也有自己的纹理,而且在时刻变化,他的剑正好顺纹理而切入。

    老板眼睁睁地看着青钢剑刺入咽喉之,他的冷笑还没有完全消失,浑身的力气飞快的消失。

    莫闲一剑杀了老板,他的神识之,十数名黑衣人飞快的靠近,他冷哼了一声,**针出,在十数丈外,几声惨呼,黑衣人立刻顿住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一个声音遥遥传来。

    “遇仙宗下山游历,你们暗算我们,刚才你们走了,现在又回来,你们是谁?”莫闲在语言之,好像不知道是阎罗殿的人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知道是阎罗殿的人,他要赌一赌,赌明面上阎罗殿暂时不想与遇仙宗为敌,所以他装着不知道他们是阎罗殿的人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不理会遇仙宗,只好牺牲韦清他们,自己就顾不上他们,先行突围。

    他不懂丹药,也顾不上搜老板的尸身,他估计要有解药,就在老板的尸身上。

    “师兄,将老板的尸身抛过来,我来搜身,看是否有解药。”谢草儿说到。

    莫闲诧异的看了她一眼,想不到,这个女子居然不简单,想也没有想,脚下一用力,用脚将老板的尸身挑飞到谢草儿的身前。

    那边一时迟疑了,阎罗殿虽与天下为敌,但遇仙宗也是大派,暂时他们还是有顾忌。

    谢草儿费力在尸身上找到一个瓶子,里面腥臭难闻,她皱起眉头,闻了一下,把它放在一边,手上依然在尸身的怀在找,她想找到他的乾坤袋,依她想法,东西应在乾坤袋。

    “师妹,你怎么这么有力气?”韦清问到,他们一个个浑身软,虽然能动,但手却慢得多,和谢草儿开始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力气,咦,我的手怎么有力气了,明白了,这瓶就是解药。”谢草儿一怔,随即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阎罗殿的人迟疑时,韦清他们已经嗅了那瓶解药。

    莫闲见到此,心总算放下一口气,还好,阎罗殿的人没有进攻,他们还是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虽然事情展没有像莫闲想的那样,但解药找到,众人有了力气,那阎罗殿再进攻,也没有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阎罗殿的人大概也知道了怎么回事,莫闲感应,众多黑衣人像收到了信号一样,纷纷退走,那个声的高手,却没有在莫闲的神识出现,不知他没有到现场,还是他的功法特异,没有让莫闲觉察到。

    “龙象寺的两个和尚,这次算你们运气好,有遇仙宗保驾,希望下次你们同样有好运。”那个声音又传来,不过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阎罗殿的人也不是吃素的,他们话有话,好像服了软,但莫闲知道不是,他们不过是麻痹他们,要是他们真的相信,恐怕吃亏的将是他们。

    皇甫冉却大出一口气,他吓得够怆,他望了一眼莫闲,心一丝怨恨滋生,他恨莫闲,早已知道有迷药,却不说出来,害得他出丑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