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进入城市中,没有人在意,整个社会根本没有什么组织,纯粹以出身论,魔人是天魔与人的后代,天生有些神通,而凡人处于最底层,被魔人杀了就杀了,有些人投靠魔人,作为走狗欺压着同类,人类麻木的活着,没有一丝尊严,魔人看上谁家的媳妇,反而倒是那家的光荣,完全不像正常的人类。

    莫闲想了想,将身上天魔真意收敛,化作一个普通人,他决定先从普通人入手,收集一些信息,然后再从魔人入手,最后是天魔。

    各种奇装异服都是有,这倒给莫闲方便,用不着改变服装,他正在街上走着,身体一阵毛骨悚然,接着一条马鞭样的法器向他抽来,莫闲向前走了一步,刚好避过了马鞭,回首一看是一辆马车的车夫,他是一个修士,不过是炼气期,马车放着车帘,但阻隔不了莫闲的视线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里面坐着一个魔人,左拥右抱两个女子,正在上下其手,莫闲到底是外来的,不觉之间,挡住了马车的去路,那个车夫就是一鞭子,让莫闲轻松的避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个车夫火了,口中咆哮如雷:“贱民,你居然敢挡住大爷的路,你知道车中做的是谁?是孟飞大人!”

    莫闲冷冷看了他一眼,他感到那一眼像看一个死人,不仅激灵灵打个寒战,接着便大怒:“贱民,你看什么,把你的眼睛留下!”

    咆哮声引来魔人们的旁观,而普通人则躲在一旁,从门缝中,砖墙后等等处观看,莫闲冷冷地说:“看你不也是一个凡人,怎么这么嚣张!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鞭子便到了眼前,像毒蛇一样,只取莫闲的双眼,莫闲摇头,他这点本事,居然跟他动手,他都不用什么法术,一伸手,一掌劈出,法器的灵光居然被他一掌打散,他显然没有过见有人这么大胆,敢对他,孟飞大人的车夫动手,一愣之下,莫闲的掌已经到了他的胸前,好像无视空间距离,莫闲的脚下自然向前进步,一掌劈实,人当时就飞了出去,鲜血脱口而出,直接摔进了马车,向孟飞撞去。

    孟飞将手一送,怀中一个女子正好撞上车夫尸身,当即一声尖叫,口中吐出一口鲜血,倒在地上,他猛然站起身体,马车四分五裂,怀中另一个女子被他抛出来,直接撞向莫闲,他吸了一口气,身体如海绵体一样暴涨,个头凭空拔高了二尺,浑身肌肤青黑色,凌空就是一拳,一股青黑色灵光直向莫闲扑来。

    莫闲见他将女子抛出直撞过来,随手画了一个圆弧,卸去了冲劲,将女子放在一边,见青色色灵光如炮弹一样袭来,也不避让,他想试试自己的执中炼体术的成果,身体一瞬间所有结构发生了根本的转换,表面一层成了虚拟中子态物质,莫闲目前功候较浅,仅表面一层,但已经足够了,青黑色的灵光撞在他的身体上,莫闲动都没有动,感到到只是被小小碰了一把,执中炼体术果然不出所料,在宇宙中,没有任何物质强过中子态。

    莫闲感应到身边的女子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,闪烁着暗青色灵光,是一把法器,用尽全身的力气央莫闲的背后下手,那些魔人一齐起哄,莫闲冷笑,看来,这里民众早已忘记了廉耻,他也不躲闪,匕首正戳中他的后腰,却连他的皮肤都没有伤,那个女子失色。

    莫闲心中不禁涌起一阵悲哀,但他的手却没有丝毫迟疑,借助一匕首之力,身体如鬼魅一样飘起,轻轻一掌,印在孟飞的胸膛,孟飞张口,血如泉涌,身体只听到骨骼破碎声,全身骨骼在莫闲一掌之下全部破碎,身体的细胞也一样,软软地像是一摊烂泥摊了下去。

    莫闲感到墙背后有人注视着他,他抬起眼睛,望了一眼,见到一个灰影一闪就不见了踪影,奇怪,莫闲从他身上并没有感到魔气。

    场中一片寂静,莫闲回过头来,那个女子花容失色,匕首掉在地上,人跪在地上,连连磕头:“大人饶命!大人饶命!”

    莫闲陡然没有复仇的欲望,她不过是凡人女子,有几分颜色,被孟飞玩弄,心灵也扭曲,他看也不看她一眼,回首看见另一个女子,正躺在马车的碎片中呻吟着,那一撞几乎要了她的命,莫闲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,天地有大德者曰生,虽然生命已是被扭曲,但她们还在苦苦求生。

    在经过他身边时,一缕生命圣光从他脚下借助大地传到她身上,那个女子陡然感到一股温暖游遍了全身,一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魔人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切,甚至有人叫好,一付违恐天下不乱的样子,莫闲才走了两步,一个头顶长角的魔人阻住了去路:“贱民,我独角大人看你不错,决定收你为我的随从,贱民,你磕头吧!”

    “滚开,不要挡住我的路!”莫闲冰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贱民,不识抬举,你以为杀了孟飞那个蠢货就很了不起,你找死!”独角说完,从腰间抽出一把刀,一刀直向莫闲劈来。

    刀是一件法器,闪着灰暗的灵光,其中隐隐有着冤魂,在刀的周围徘徊。莫闲脸色变冷,他已看出,这把刀杀了不少人,而且将他们的魂魄拘住:“你既然找死,那就死!”

    用二根手指夹着了刀,刀中冤魂想咬莫闲,但一近身,便被莫闲的意志死死压住,刀中有神魂冲击,但对莫闲来说,却显得可笑,莫闲手一扭,独角抓不住刀,手一松,便想逃脱,但莫闲怎么会让他逃脱,手微摄,独角站不住,一下子跌倒在莫闲怀中,莫闲的手却达上他的头,目光一闪,搜魂术使出,无数信息流入莫闲的心中,莫闲明白了这外星球中等级,但并没有天魔的来历。

    莫闲掌心微吐,震碎了他的头颅,这是从他的脑中所得的一般魔人的行事方式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