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正与道宣和尚交谈,道宣就是龙象寺的两个和尚之一,另一个是道真,自从两个和尚得知他们去沃阳堡,铲除阎罗殿的一个据点后,就与他们合在一起。●▲

    莫闲从谈话得知,识含宗是一种玄学化的佛宗,认为界如长夜之宅,而心识是大梦之主,如参透这一点,则万物皆空。

    莫闲自修行以来,对各种修行不自觉的感兴趣,谈话之,有意的向这个方向靠,而道宣也知道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,莫闲不知道的是,佛教与道教不同,除了神通,而基本修法却是普传。

    这一点,不得不说佛教做的比道教强,因为道讲清静无为,一般修道者,对于人的态度是顺其自然,而佛教则不同,每一个宗派都在拼命传教,恨不得天下人都信佛。

    所以,莫闲的请教,反而正道宣的下怀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佛法之,以坐禅为基础,分为世间禅和出世间禅,世间禅又包括四禅、四无色定,这两者就是世人所说的四禅八定、四无量心观,十六特胜观、通明禅、神通禅等,出世间禅包括九想、八念、十想、八背舍、八胜处、十一切处、九次第定、狮子迅奋昧、越昧等,还有其他禅法。”

    莫闲咂舌,说:“如此多的禅法,有什么标准?”

    莫闲此言,也引起其他人的注意,豫无春说:“四禅八定经常听人谈起,说佛门的四禅八定别具特色,还说什么,佛门以空为宗,而我道门以无为本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的话不错,我佛门是以空为宗,你们道门,不说也罢。”道宣说。

    “和尚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柳长生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道门由辟支佛老子所创,老子尚能以无为本,后辈们都坠入虚幻之,以气为本。◆.w?”小和尚道真说到。

    按佛门说法,在世尊释迦牟尼降世前,东方有五百圣者出世,在无佛时代,他们悟到了佛法,虽不称为佛法,他们就被称为辟支佛,老子就是其一。

    “胡说,佛门是由我道祖老子西渡流沙,化胡为佛,不过是只修本性不修命,所谓涅槃不过是阴灵坚固而已,怎如我道门,性命双修,神形俱妙。”皇甫冉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知我佛门空金莲生,你们怎么知道空的妙有。”道真也怒了,声音也高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韦清和道宣同时训斥,韦清说到:“道佛两门,往往受好事者所挑拨,你们居然相信那种无稽之谈,挑起之间纷争,还不闭口。”

    道宣说:“道真,闭口,两教悠久,真相不为你我所知,怎可信口雌黄,辱及道祖。”

    两方人脸上都有不服,莫闲见到这付模样,心摇头,他根本不关心两教之间的互黑,他很简单,既然修行,不论佛还是道,只要能给他力量就行。

    莫闲笑到:“只谈修行,不提我们不知道的道听途说,对了,道友,你们修行的禅法,到了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“我的修行到了二禅天的顶端,道真他到了初禅天的高阶,我们佛门以世界都是虚幻的,精神的,将世界分为欲界,色界和无色界,称为界,欲界是指我们所处的世界,我们处于最底层,在欲界,人**横生,不得清净。”道宣显然把莫闲视为可以教化者进行传道。

    偏偏莫闲并没有这种心思,他只想了解佛与道之间有什么不同,同时,能否借鉴到他的修行之。

    “很有意思的说法。”莫闲微笑到。▼.?

    “不是很有意思,而是真实不虚的真理,这是禅修境界,在欲界,先从安般入手,也就是数息,一段时间后,息也不要数,改为随息,当数息、随息已毕,心不驰荡,凝神寂虑之时,当入欲界定。”

    “入了欲界定后,又会如何?”卫森见莫闲不受两方的影响,继续在跟道宣在闲聊,他看得出,道宣好像在诱惑莫闲,眉头微皱,心一动,插嘴道。

    众人走在沃阳堡的途,卫森怕莫闲受了和尚的迷惑,决定与和尚打成一伙,必要时点醒莫闲。

    道宣微笑着看了他一眼,眼莫名的笑意一闪,接着说:“欲界定时,必有持身法起,身体自然正直,坐不疲倦,如内部有物支持身体,自然安稳,欲界定难得易失,失之迅,故又称为电光定,境界渐渐深入,若身心泯然虚豁,忘却欲界定之身体,坐不觉手足床椅,犹如虚空,进入未到地定。”

    莫闲明白了,这种定不依赖一物,完全虚空,从安般(数息)入手,逐渐过渡到欲界定,然后进入未到地定。

    莫闲陷入沉思,过了一会问到:“未到地定后,到了初禅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应该叫初禅天,不过,未到地定是一道关卡,可能出现定心过明或过暗,坠入旁门。”道宣说。

    “何解?”

    “定心过明时,可见青黄赤白黑等,日月星辰,或见宫殿,久之,可得神通,然而神通是有,但已坠入邪定,过暗则无知觉,陷入如熟睡的状况。”道宣说到。

    莫闲皱起眉头,他所说的这种情况,好像是他修行黄庭大道所遇到的情况,难道黄庭大道是他所说的邪定?

    又一细想,情况还是不同,那种情况出现得很迟,目前莫闲还没有出现,再说,禅定没有听说出现胎息,即使出现,一定是在初禅以后,看来,两者着眼点不同。

    自未到地定出现,便开始进入初禅天,由未到地定深入,思维便上升初禅天,莫闲明白了,道宣这么说,那色界和无色界只是禅定的境界,而佛教徒却认为是真实的,故此说世界是虚幻的。

    由欲界六天进入初禅境界,却是进入色界二十二天,其初禅十二天,梵身天、梵辅天、梵众天、大梵天、光天、少光天、无量光天、光音天、净天、少净天、无量净天、遍净天各天代表一种境界,粗分个境界,即梵天、光天、净天合称初禅天,每一天又分为四种小境界。

    广天四层天为第二禅天,即广天(严饰天)、少广天(小严饰天)、无量广天(无量严饰天)、广果天(严饰果实天);无想天、无烦天、无恼天为第禅天,善见天、善现天、色究竟天为第四禅天。

    其后还有无色界四天,那是四无色定的范畴。

    莫闲到此,比较详细地了解四禅八定的修习,如果他弃黄庭之道改修禅法,不是不可能,但两者之间,似乎根本不同,四禅八定完全不问气的锻炼,比如初禅天第一天,也就是梵身天、梵辅天、梵众天、大梵天。

    此四天为修四禅定初禅得业清净的过程。

    梵身天者,离欲恶不善念念得住于身;

    梵辅天者,以离欲恶不善念念择法行之,所行恶行减少;

    梵众天,于一切恶行皆择法令不行;

    大梵天,不需择法恶行亦不起,始得业清净。

    一句话,它们基本上是精神修炼过程,物质在减少,而精神在增加。

    而《黄庭经》,虽是存思为主,不过,莫闲现在还未进入这个层次,虽然他已到入静境的胎息层次,已能见到内明的开端,但他还未存思诸神。

    莫闲在寻思佛与道两者究竟有何不同,他这一沉思,道宣露出微笑,而卫森却偷偷着急:“莫闲,你的修行以道家为本,莫忘了大道!”

    一语点醒梦人,莫忘了大道,世间万物,都是道的体现,这是莫闲在藏经阁阅读了无数道家典籍,并且和其他宗教比较,但出道是宇宙的根本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佛以空为宗,道以无为本,有生于无,分为二阴阳二仪,进而生成四象八卦,故道家以炁为一切根本,炁聚则现形于世间,炁散则归于无形,生死者,炁之聚散,天下无非一炁而已,化为无,归于道。”莫闲哈哈大笑,他终于明白了,在他明白的一瞬间,他身内一动,莫闲不知道,他已悄然提升到内明的层次。

    道宣一愣,他没有想到,因为他的原因,莫闲不仅没有转向佛,反而在道的路上更进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兄。”莫闲笑着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卫森也是莫名其妙,莫闲究竟悟到了什么?

    莫闲回过头来,向着道宣一礼:“多谢道友,你费心了,让我明白禅定和我修习之间的不同与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能有所得,道宣也为施主感到高兴,世间无非佛法,《道德经》不是说过,强之名为道,名称不同而已,本质上是一样的。”道宣口说的漂亮,心也很好奇,究竟莫闲想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,莫闲想通了世界的本质为何,佛以世界为虚幻,而道是世界的根本,有无而言道,正如道宣所说,道也是勉强命名,只是世界本源和规律,对莫闲来说,世界在他目前层次上,就是先天一炁所派生的,以后会怎么样,只要他不死,他的修行增长,也许他的观点还会改变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道,随时而变,是运动的,惟有运动是不变的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