沃阳堡是一座废弃的古堡,共有层,后来阎罗殿占据了它,进行修缉,作为一方据点,而且,地处荒凉,附近十里之内,渺无人烟。w?

    韦清主张直接杀过去,而卫森却主张偷袭,十二个人经过商议,最后决定偷袭。

    沃阳堡周围里许都是开阔地,白天视野很开阔,故而偷袭定在夜间,但在什么时辰,众人各执己见。

    莫闲实际上最有言权,他做杀手时,经常潜伏杀人,对一般人来说,凌晨丑寅之交的时辰,人体睡意正浓,应该是偷袭的最好机会。

    但莫闲做不了主,最后定在亥子之交时,也就是十一点左右。

    两方人,遇仙宗十人和龙象寺两人,白天隐蔽在树林,偷偷的观察。

    沃阳堡隐约有人影,但不见人出来。

    莫闲看着人影晃动,他细细盘算着,他将可能出现的情况尽可能想到,这是他做杀手时的习惯,杀手不是武功高强,而是依据事先周密的筹划。

    要是武功高强,不一定能活下来,但这次出来,莫闲不好直接行动,许多工作没有做,敌人有几个,沃阳堡内部什么结构,对莫闲来说,都是未知。

    未知的因素太多,换一句话说,变量过多,要是莫闲一个人接任务,绝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他只能尽可能想得周到,未算胜,先算败,在种种情况下,他该怎样脱身。

    他没有和任何人讲起,在之前,莫闲提出了一些问题,但都被他们认为胆小。

    他们说,莫闲已是一个修行者,还用一个江湖人的眼光看待一切,修行人很简单,据他们的情报,沃阳堡大多数杀手,都不是修者,只是一个江湖人。

    而他们来了十二个修行者,杀入其,依韦清的意思,白天就要直接杀入沃阳堡,等到晚上偷袭,已经算丢了修行者的脸面。?w?

    一句话,他们根本看不起阎罗殿的杀手,唯一让他们紧张的,就是其可能有个别修行者。

    莫闲出身在阎罗殿,他知道一个武者无法与修行者抗衡,如果正面相遇,武者几乎没有反抗之力,但阎罗殿会正面与你交手吗?

    他们虽是修行者,但都不是高级修行者,实力上虽能压倒对方,但武者还是能杀死他们,另外,阎罗殿也有高手。

    莫闲心有不祥的预感,能救自己的,只有自己,不能将自己生命交在他们手上,虽然是战友,但莫闲跟他们熟识不过数日,不能托付后背。

    莫闲回过头,低声的与韦清、卫森商量:“韦师兄、卫师兄,不如我带人到对面山上,晚上进攻时,从不同方向进入。”

    韦清眉头微微一皱:“你要到对面山上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过去后,一方面可以从不同角度进攻,另一个方面,也可以形成包围之势,防止阎罗殿的人从那个方向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谁愿意跟你走?”韦清和卫森对望了一眼,说到。

    “我跟莫闲走。”莫闲没有想到,先开口的居然是谢草儿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也跟他走。”说话的道宣,他开口以后,就没有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力量是不是薄弱了点?”韦清说到。

    “不薄弱,连我四个人了,占到分之一,再说我们都是修行者,我到那边主要是防止敌人从那个方向逃跑。”莫闲微笑着低声说到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没有作声,莫闲看了一会形势,悄悄地出,他们顺着山势,走了有二个时辰,绕道到了对面山上。w?

    在一处树丛,他们潜伏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跟我走?”莫闲问谢草儿。

    谢草儿笑到:“我相信你,一个身怀飞天步这样步法的人,肯定有其他绝学,再说,我也感到不对。”

    莫闲点点头,眼睛看向道宣和道真,道宣笑了:“我也一样,由于我门神通与玄门有些关系,特别是《易经》这门绝学,我懂一些卜算之道,感到有些不安,但你给我一种安全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莫闲似有所悟:“几天前那个未现身的阎罗殿高手,曾经说过火天大有印,我还以为是佛门印诀,现在看来,是和《易经》的大有卦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是火天印,也叫火天大有印,是借鉴了大有卦,火天印是二十四诸天印的一种,恰与大有卦相合。”道宣也不隐瞒。

    大有卦是有两卦合在一起,上卦为离,属火,下卦为乾,属天,故此又称为火天大有,而二十四诸天,也有火天,火天实为火供之法的火神。

    “传说燃灯古佛的二十四粒定海珠化为二十四诸天,每层天界一部护法正神,是这样吗?”莫闲问到。

    “大体如此,二十四诸天法印就是由此传下,各有心法,而龙象寺以火天印闻名,印,道家称为诀,现在这两种叫法合为一体,有人又称之为印诀。”道宣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“飞天步,这种步法好像不是道家的法术?”道真在一旁开口,他一直跟着道宣,很少说话,却突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飞天步出自牟尼教,受佛教影响很大。”莫闲笑到。

    “道真。”道宣训斥到,“我们没有打听你们机密的事,道真他不懂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他也是一问罢了。对了,你刚才说有预感,能不能说说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朦胧的感觉,觉得跟着你机会更大。”道宣说到,莫闲心有些不安,不再说话,本来他们说话就是悄悄的,这一下,只听到鸟鸣和流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谢草儿才悄悄地说:“那座古堡真奇怪,根本没有人出来,难道他们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准备。”道宣开口,眼睛看着古堡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出来?”谢草儿奇怪地问到。

    “直觉,我们自从茶棚之后,一直没有见到阎罗殿的人,很可能依此设伏,引我们上当。”道宣眼睛之光芒一眯说到。

    “那这里就是一个陷阱,要不要通知师兄他们?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,我们出来就是要平古堡,再说,这是一个猜想,根本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证据,总不能以猜想停止行动。”莫闲叹了一口气,他也怀疑这是一个陷阱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,总不能看着陷阱往里跳?”谢草儿有点焦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来这里的原因,把人分为二拨,虽说是同时进攻,但总有先后,当他们攻入古堡,我们先不着急,也不需跟他们抢功,如果真有埋伏,我们也可作为后手。”莫闲这才说出他的打算,他打的主意就是让韦清他们先探路。

    谢草儿想了想,也只好如此,道宣看向莫闲,莫闲也看了他一眼,双方眼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天晚了,月亮升上天空,莫闲抬头看了看月亮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月光如水,虽不及白天,但可以看得很远,他们虽然受黑暗影响,但比常人强得多,同样,阎罗殿的人也一样。

    天气很好,古堡之,没有灯火,在月色下,似乎是洪荒巨兽,静静地伏在那里。

    夜渐渐深了,一层薄雾开始笼罩在大地之上,当看到薄雾逐渐浓起,莫闲松了一口气,最起码可以借雾气掩护。

    时辰已经到了,莫闲收到信号,一种极其微弱的信号,知道韦清他们已经行动,和其他人点点头:“我们出,度放慢,不要搅动雾气。”

    道宣低声的说:“我龙象寺有一门遁法,依据《易经》的遁卦,山水为遁,恰好借助此山间薄雾施展,决不会搅动雾气,两位施主,不如我带着两位,你们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了。”莫闲眼光一动,低笑到。

    道宣将四人收拢,手结水天印,后又转为风天印,左手结出风幢印,莫闲感到自己似乎与雾化为一体,自然随雾气而行,似真似幻,向古堡飘去。

    两个方向的人,在雾向着古堡而去,莫闲甚至看到韦清他们运用轻身法,看似没有任何声音,但度却伴随着雾气翻滚,虽不突出,但有心人如果看到这一幕,恐怕会想到有人偷偷的靠近。

    而莫闲这一边,却一点动静也没有,韦清他们甚至认为莫闲他们还在山林。

    韦清八人来到古堡前,古堡大门关着,聂云和海天愁也不迟疑,提身一纵,轻逾鸿毛,轻轻落入沃阳堡的顶部,迅消失在堡内,不一会儿后,沃阳堡的大门悄悄的打开。

    聂云在堡内一招手,韦清一见,打了个手势,六个人迅摸入沃阳堡。

    韦清在进入古堡时,回头看了一眼,没有见到莫闲,心不仅摇头,他身影一闪,没入古堡的黑暗之。

    莫闲他们已到沃阳堡,看着韦清进入,莫闲却没有跟入,而他身边人也没有动。

    他们进入不久,里面传来惨叫声,灯光大作,无数灯笼似乎从黑暗一下涌出,将整座古堡照得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遇仙宗总算来了,当日没有动你们,今日正好一网打尽!”一个声音响了起来,“龙象寺的两个和尚没有和你们在一起?”

    大门轰然关闭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