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四人见韦清等进入,不动声色的呆在一旁,忽然灯光大作,古堡似乎在一瞬间活了过来,连四人都被灯光稍带照出影子,四人吓了一跳。w?

    四人不约而同的后退,但随即现,他们即使被灯光照出,也没有一个人现身,他们恍然有悟。

    随着一个声音哈哈大笑,里面传来了兵器交鸣声,伴随着惨叫声,还有法器出的轰响声。

    至于里面是什么样子,莫闲并不知道,但他可以想象,里面的形势对韦清他们极为不利。

    韦清等人虽有法术在身,但功力浅薄,世间武者都有可能伤到他们,何况里面刚才说话的声音,就是几日前与他们有过交手经验的人,虽然他们连面都未见到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谢草儿焦急地问到,道宣和道真倒显得很沉静。

    里面是遇仙宗的人,谢草儿当然着急,但她不是傻子,己方只有四人,而且还有两人是龙象寺的,谁知道他们能不能与己方同心?

    “我们四人如果贸然闯入,肯定不行。”莫闲望了望灯火通明的古堡。

    “我们总不能不管师兄他们!”谢草儿愈加着急。

    “按理来说,我们撤退是理智的选择,不过临阵脱逃,我们良心过不去,我们最好悄悄摸入,里面肯定有指挥者,斩一击,制造混乱,将他们救出,迅脱离战场,不可恋战。”莫闲说道。

    “施主,就按你所说。”道宣说。

    莫闲低声吩咐了几句,只有集力量一击,迅脱离战场。

    道宣迅结出火天大有印,头顶之上,火天虚影出现,如上古火神,四手各执法物,一手执缨络珠串,一手执角火轮,一手执仙仗,一手执澡瓶,火焰熊熊,胯下青羊,面红愤怒似大吼,轰的一声,角火轮化作一团烈日,向紧闭的大门轰去。.?

    在剧烈的爆炸声,大门轰然而飞,古堡内的一幕露在眼前。

    韦清他们背靠背,各执法器,地面上躺着数人,尸不全,而阎罗殿显然布置了点阵,间修行者只有四人,其他几乎是世间杀手。

    就是这四人,从功力上来看,显然不及韦清他们,但却在战阵之,与韦清他们相斗,而且压着韦清他们打。

    那些世间杀手,不停换着方位,手出暗器,韦清他们都处于风暴心,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莫闲他们骤然难,一时双方都愣了一下,韦清他们没有想到,莫闲会救他们,而阎罗殿没有想到,还有人前来送死。

    莫闲他们一入古堡,立刻各按事先商量好的方案行动,谢草儿和道真立刻扑向战阵,而莫闲和道宣一出现,立刻现那个高高在上,指挥着战阵的修士,手执羽扇,挥洒自如,正在指挥战阵。

    不等他反应过来,道宣的火天印已经威,轰的一声,大团火焰如雪崩一样,向他压过去。

    他羽扇一挥,空起了一阵大风,将古堡的灯笼吹得摇摇欲坠,有几盏灯笼应声落地,灯火暗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这一耽搁,战阵出现了一丝破绽,一声惨叫,一个黑衣杀手死在谢草儿的飞剑之下,谢草儿本来是冲着一位修士去的,那位修士一个走位,剑落在杀手身上。

    他怒上心头,狂吼道:“找死,我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吼完,莫闲已经出手,六根**针寒星六点,直射他的面门,**针一甩出手,莫闲便不管它,莫闲已将它作为暗器使用,不在控制它。

    将法器当作暗器使用,大概莫闲是第一人,要说以前,没有祭炼之前,尚有情可原,但这一次,却是主动将**针当暗器。ww●

    莫闲这样做,是有他的道理,在将**针打出同时,莫闲手一动,背后的青钢剑自动跃入手,拔剑式!

    对手的修行比莫闲高,比在场的遇仙宗和龙象寺的人都高,但也被莫闲这一连串的攻击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拔剑式一起,好像莫闲被剑拖着,全身笼罩在剑气下,剑势不可阻,瞬间就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对手刚用羽扇将六根**针打落尘埃,剑气已到,他笑了,以为能用剑气伤自己,太天真,不说自己有灵光护体,就是没有,自己的金刚不坏之身,也不是一柄凡兵能伤害的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笑完,剑气已突破护体灵光,他不知道,莫闲已经在拔剑式融入砍柴功,砍柴功,是一门奇技,唯一能以凡兵寻找天地之间万物的纹理,几乎不用什么力气就能突破防御的奇技。

    这门奇技需要悟性极高,而且还需要练习者十分踏实,不能有半分急燥,才有可能练成,练成之后,可以化入各种攻击,破除各种护体灵光和法器防护,效果有时达到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,这门奇技还不止于此,它的真正作用,是对修行者对天地纹理的理解,对修行符篆阵法等方面修行,有着惊人的辅助作用。

    莫闲目前只得到它的皮毛,但在目前作用下,却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剑气突破了护体灵光,对于修行者,能随念而动,生成护体灵光来抵御兵器等物,按道家丹道来说,最起码是筑就道基,否则,护体灵光也不能随念而动,更不能抵御兵器,可见,莫闲的对手的修行,绝对强于遇仙宗众人。

    对手大吃一惊,他应变也神,手羽扇往外一拨,青色的罡风随之而生,随风有一种厉啸,虽是仓促之间,威力倒也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但剑气并没有偏移,只听见一声裂帛,羽毛四飞,间有血光崩现。

    他大叫一声,身体一沉,面前接连出现金刚等护法神的虚影,他的身影消失,在最危险的瞬间,他以金刚替身法,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莫闲暗叫可惜,见他已处于数十步外,右臂方下,出现一条尺许长的血口,肌肉翻起,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莫闲回过头,一声吼:“快撤!”

    意念一起,跌落尘埃的六根**针陡然跃起,化作细细的惊芒,就势一绕,那些灯笼火把纷纷果然歇灭。

    而战阵因为失去了指挥,一刹那间出现了紊乱,但很快稳定下来,战阵就是战阵,它的基本运行规律不受影响,不过失去了灵活性。

    韦清等一见,立刻向门口急驰,而门口的战阵的一角,早在谢草儿和道真打击下,出现了豁口,灯光一瞬间暗淡下去,战阵再也拦不住众人,众人呼啸着冲出了古堡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“上使,怎么办?”一个手下问到。

    上使,实质上是勾魂使者,也就是刚才与莫闲对敌的人,他正在想,刚才那人是谁,怎么不怕他的护体灵光,还损害了他的法器,明明是一件凡兵,难道不是凡兵,而是一件上佳的法器,宝物自晦?他的脸上难看之至:“撤!我们暂时放弃这里,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援军?”

    “是!”他们答应到,有序的撤出古堡,消失在夜幕之。

    莫闲他们一口气跑出了十多里,在树林,他们停下了脚步,他们这一次,损失人,而韦清等五人,几乎个个带伤。

    聂云、柳长生和豫无春战死,要不是莫闲等打了阎罗殿一个措手不及,恐怕会全军尽墨,莫闲只说因为路途较远,赶迟了一步,恰巧救了他们,见阎罗殿势大,只好逃走。

    在黑暗,皇甫冉眼露出一丝怨毒,莫闲并没有看见,皇甫冉心出现了变态。

    他认为,莫闲是有意来迟,好趁机救他们,他这样想,完全是心理变态,不过,却正好碰到了真像,而其他人都没有这样想。

    韦清他们敷上药,又内服解毒丹,他们受伤都是为暗器所伤,而且暗器淬了毒,好在修行者身体抗毒能力强,并没有如凡人那样。

    “下面怎么办?”韦清问莫闲,现在不得不重视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等到更与四更相交,我再带几个人回到古堡,杀他们一个回马枪。”莫闲想了一会,灵机一动,说到。

    他这样想是完全有理由,刚才一场大战,他们狼狈而逃。敌人大胜之际,不应该想到他们居然敢回去,而且阎罗殿的杀手们,经过一场战斗,想必也困了,这个险值得冒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韦清被莫闲的大胆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莫闲仔细分析给众人听,众人这才除疑,不过,韦清关照到:“你要回去,我不反对,但千万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小心的。”莫闲笑到。

    “你带几个人过去?”韦清又问到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带伤,我还是带着谢草儿他们。”莫闲说到。

    “我要过去。”皇甫冉说到,皇甫冉一开口,先后又有卫森、连山开口。

    韦清一看,叹了一口气:“我知道你们感到窝囊,算了,就冒一次险,我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起又往回走,不过这次,却是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到了古堡跟前,莫闲止住众人,小心的观察,古堡像一个洪荒巨兽地躺在那里,令人奇怪的是,门没有关上,本来门给道宣以火天印轰开,但应该修一下,但结果就这样大开,里面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莫闲感到奇怪,怎么回事?他小心吩咐后,他一个人,脚下飞天步动,进入古堡之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