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灵觉放开,灵觉是一种在类似入静状态下,不同于入静,精神充分集在感官上,以至于产生一种玄妙的感应能力,由于它是一种被动的能力,远不及神识清晰,范围也很奇怪,产生于外界的刺激。w?

    比如,外界有人关注你,对方精神越强,对你越关注,你感应越强,如果对方不经意间看了你一眼,感觉就很弱,甚至感应不到。

    莫闲知道对方有高手,只要关注他,哪怕躲在角落里,他相信自己可以感应出来。

    周身的眼力、耳力、鼻力甚至是皮肤的触力都充分调动起来,周围一切都在意识浮现出来,并不清晰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,这是他大脑的能力展示,周围环境不过是他之前进入时的残影建立模型,有些地方,以他的经验所成,并不一定是真实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无意之间,忽然想起了之前他一剑出,而敌人随手一扇,出的厉啸声,隐隐似冲击他的灵台,当时他没有多想,剑已出,现在回想,隐隐有悟,觉天地之间,剑术不一定非要用剑。

    这灵光一闪,他抓住了,一门奇技在他心酝酿,但他目前没有功夫,他正在搜寻敌踪。

    他甚至可以感到墙角里面的一窝老鼠在偷偷的盯着他,但并没有人。

    莫闲小心地摸索着,好长一段时间,外部的人都有点焦急,但他们没有现里面有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正在外面的人焦急等待时,里面传来的声音,并不是预先约好的信号,而是莫闲直接声:“进来吧,里面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莫闲走了出来:“看来,阎罗殿的主事者也是一个小心的人,大概在我们走后,他们也放弃了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他们跑了?”皇甫冉不相信的说到,口念念有词,在他的面前,出现一团悠悠的磷火,手一推,磷火飞个古堡。∮,

    在蓝色的磷火下,里面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众人进入古堡,韦清点燃了灯笼,里面一片狼籍,地面上躺着具尸体,眼睛睁着,其他尸体都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这具尸体,正是聂云、柳长生和豫无春,看到具尸体,众人心都不好受,韦清上前用手抹下他们的眼睛。

    几个时辰前,还是活蹦乱跳的人,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遗物收拢,尸体就火化了。”韦清说到。

    众人上前,卫森“咦”了一声,人身上并没有什么遗物,他们的法器也失踪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肯定是阎罗殿拿走了。”皇甫冉恨声到,“该死的阎罗殿,我们一把火把这座古堡烧掉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好吧。”道真开口说到,莫闲也是一皱眉头,但他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当他们走出沃阳堡后,沃阳堡腾起熊熊大火,月色早已西沉,方圆数里之内,都能看见。

    在一处山巅,勾魂使者一回头,看见沃阳堡像一支火炬一样:“看来,来了援军,找不到我们,拿我们的住所撒气。”

    “上使英明,要不是您处置得当,我们都会死在那里。”一个手下谄笑着拍勾魂使者的马屁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去郑国,现在我们在郑国的分部有麻烦,居然齐国随国还有楚国纠结了一帮小国,气势汹汹的去找郑侯麻烦,他们以为我阎罗殿是任人欺辱的。”勾魂使说到,“只怕他们能来不能回。”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这一切,他的计划落空,但他心还是庆幸,要是阎罗殿的人没有走,结果不知道是什么样,即使如自己所料,偷袭成功,也难保不是一场苦战,自己这方能剩几个人,还说不清。?.?

    不过,这次事情出了意外,给莫闲一个警醒,阎罗殿的人并不呆,能提前猜到后面生的情况,光这一点,就让莫闲惊了起来,谋算在人,但成事在天。

    “既然阎罗殿的人提前跑了,我们的任务可以说成功了,下面我们在随齐联军的必经之路上等候联军。道宣和道真两位大师,你们准备去哪里?”韦清说到。

    “我们和你们在一起,去等联军。”道宣说。

    当他们直到联军的必经之地,此时,联军呈角扎营,韦清他们报上遇仙宗的名号,自然有军士将他们引入后营。

    到了后营之,现并不止一家,分为佛道,佛门来了幻化宗的无量寺,缘会宗的清凉寺,唯识宗的青龙寺,法华宗的金顶寺,华严宗的钟远寺,甚至真言宗(密宗)的红莲寺,还有一些小的寺院,只有一二人,就如龙象寺一样,共计有四五十人。

    道门来了宣明宗、遇仙宗、华阳宗、纯阳阁四家,这四家都是郑国周边的国家,人数也达到四五十人,不过道家这边最高的为筑基修为,比起佛家那边最高须陀洹比,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须陀洹已入果位,相当于道家金丹金丹成就,佛教修行与道家不同,不讲究身体的修炼,当然,密宗和走金刚护法的一路除外,他们没有道家的筑就道基这一关。

    道家修行,不论哪一派,都有筑基这一关,不管是否说出来,第一步是筑基,凡人身体达到圆满的层次,精气神达到完美,才下手进行下一步修行,在此之前,即使有法力,还是凡夫俗子,很容易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而佛家因为不以自身为念,甚至以自身为臭皮囊,除非是护法金刚,才下功夫修炼肉身。

    佛家入门以初禅为标志,一旦入了初禅,才有资格说是真和尚,在此基础上,修行相应的法术神通,以为炼魔之用。

    不过,由于佛道两门相互借鉴,佛法也越来越多的人,注重实战能力,而不以道行划分。

    韦清等人执晚辈礼与各佛门宗派见面后,佛门宗派嘉奖了几句,虽然他们修行都不算高,但人来既然来了,也就说明了态度。

    莫闲见自己宗派只来了两队,而且两路本来二十人,但只看到九人,低头问他们原因,这一问,才知道他们也是经过血战,折损了大多数人,连阎罗殿的人都没有看见,要不是逃得快,可能他们会全军尽墨。

    韦清悄悄问起其他两路,他们还没有来,莫闲心起了不祥的感觉。

    五十人分为五路,结果路人马就莫闲他们最幸运,但也死了人,另外两路,其一路只剩四人,另一路只剩五人,而且,只剩五人的一路,连带队的两人都战损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另二路怎么样,恐怕也凶多吉少。再看看其他几家,在路上也是连连遇袭,都是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微笑开口:“阿弥陀佛!各位道友,今日于此,想必都经过一番血战,由此可见,阎罗殿的嚣张。”

    净庵法师修行是在场人数一数二的,是须陀洹,为法华宗高僧,是金顶寺的带队高僧,莫闲很仔细的观察他,这是做杀手养成的习惯,现他的身上隐藏着杀气。

    一个高僧,应该没有杀气,说明一点,他来此的路上,经过了战斗,甚至他破了杀戒。

    “不错,大师。”韦清说到,“我们在路上遇到二次阎罗殿的刺杀,大师,阎罗殿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?”

    “阎罗殿遍布大安,世俗的人只知它是一个杀手组织,但它不仅是一个杀手组织,或者说,杀手只不过是它伸入世俗的触角,它是一个外道组织,借佛的名义,宣扬净世理论,说佛祖对人间五欲横流有大忿怒,想要灭世,造一个清净的佛国,遂化身黑日如来,但佛祖于心不忍,留一线生机,令幽冥教主行教人间。”净庵法师垂眼说到。

    这些消息韦清等人是第一次听说,莫闲虽然做过阎罗殿的杀手,也是第一次听人说,本来他心对阎罗殿已经高估,但现他根本不了解阎罗殿,杀手组织只是阎罗殿的探向人间的触角。

    这么大一个庞然大物,莫闲甚至有一种绝望之感,要不是天下佛道两门都顾忌它,莫闲不敢想象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组织。

    “我们修行人本来不问世事,难道阎罗殿支持郑国?”有人问到,是华阳宗的弟子在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,郑侯得位不正,他是阎罗殿的傀儡,我们现了此事,正好齐随联军兴义师,伐无道,在齐国的令淳于相国和随国的公孙义相国邀请下,我们才聚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莫闲记住了两个名字,令淳于与公孙义,在他的印象,齐国的令淳世家和随国的公孙世家是大安著名的世家,但不知他们这么神通广大。

    道宣见他有疑义,悄悄地说:“听说令淳和公孙两家,有人修仙,也有人修佛,本来就与佛道相通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莫闲恍然大悟,他的眼界也随之一开。

    他以前只是一个杀手,虽然听说过这些世家,但根本没有留意过,对他来说,他与世家是两个世界的人,也就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现在开始明白,这些大的世家,居然与道佛二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想想也对,在诸侯国的世家,哪一个简单?

    莫闲第一次在世外以冷静而独到的角度来考察这些世家。

    他不仅想到,郑国的端木世家、伯昏世家,还有公羊世家,是不是也与道佛两门有联系,不怪有修行者介入其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,外面又进来两个人,这两个人正是惠明和惠海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