惠海和惠明一进入里面,惠海双手合什:“南无释迦牟尼佛!晚辈古华寺惠海和师弟惠明见过诸位大师和诸位道友。●?w?”

    里面嗡嗡响起杂声:“古华寺,不是给阎罗殿灭了,听说此次事情起因就是由古华寺被灭引起的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眼就认出惠海两人,倒是惠海两人没有注意到莫闲,当日在郑侯府,莫闲只是一个世俗的武者,他们对他并没有关注,而莫闲在当日,也是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对惠明来说,实际上是仇人,端木良就死在他手,当然,那时,莫闲还是阎罗殿的杀手爆裂鬼。

    “古华寺是遭了劫难,但古华寺并没有灭,它的道统还在,杀人者,人恒杀之,阎罗殿做的事,古华寺必将回报,阎罗殿现在不仅对古华寺下手,对各家都下手,诸位来的路上,已经饱受他们的攻击,一句话,一日阎罗殿不除,世间无一日平安。”惠海义正辞严的提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莫闲暗自点头,惠海这一番话,没有恳求人,但却在不经意间将阎罗殿推到众门派的对立面,果然舌绽莲花。

    “古华寺的道友放心,我们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。”净庵法师说到。

    “多谢**师,我替师傅和古华寺罹难者谢谢法师。”惠海和惠明双手合什,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就听到外面海啸般的声音:“抓刺客!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净庵法师和在场的几位高僧眉头一皱,出了帐蓬,天并没有晚,望向吵闹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边是齐国的帅帐,声音是从那里出,由于事出突然,众人只知道有人行刺齐国的主帅孟明,但具体经过不清楚。

    远远的看见一个人向这边跑来,后面有人在追,净庵法师念了声佛号,一颗念珠飞射而去,出一团金光。▼.?

    破空声急,来人将眼一抬,刚想用兵器挡,他不想想,这颗念珠虽不算什么上佳法器,也跟随净庵法师有二十年,日夜在手盘着,早已被佛光浸染,对付一个世间刺客,根本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还未等他将兵刃抬起,金光已临头,来人一下子僵住。

    众人看见他头上冒出一股黑烟,一遇金光,立刻消散,他的身体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莫闲随着众人,看见黑烟,眉头微皱,他认了出来,这个人被人控制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多人认出了这种法术,附身傀儡术,一种左道法术,修炼的人炼制阴鬼,利用阴鬼控制人,控制者根本不知道做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后面的士兵一拥而上,净庵法师收了念珠,一个伍长上来给净庵法师施礼:“多谢法师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生了什么事?”净庵法师问到。

    “他一个斥候,居然行刺孟将军,幸好将军武艺高强,才没有成功。”伍长说到,手下的人已将这名斥候五花大绑,而这名斥候却幽幽醒转,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他一下子懵了,大叫到:“为什么捆我?”

    “你刺杀将军,等着砍头吧,郑国给了你什么好处,说!”一个士兵凶狠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醒过来,你们就绑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嘴犟,众目睽睽之下,还想抵赖,敢做不敢认,你这个孬种。”伍长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而斥候只是叫屈,净庵法师说:“你们双方说的都没有错,他是行刺了将军,可是他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,您是出家人,不用替他辩护,更不用替他求情,大家都看到了,事实清楚。●▲▼▼网w?”回过头,恶狠狠的说,“说,为什么刺杀孟将军?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还嘴硬,好!人心似铁,军法如炉,带下去,好好侍候他。”伍长气得笑了起来,“看你嘴硬,还是我军的刑具硬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军士,听我说完,再下结论不迟。”净庵法师和颜悦色的说,并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“大师,您说,不过,犯不着对一个奸细抱有慈悲心肠。”他一句话,弄得净庵法师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真的和他无关,他了一种附身傀儡术的左道法术,刚才所做的一切,由附身的恶鬼所为,他根本不知道在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法术,伍长他们头疼了,他们抱着宁可错杀,不可错放的原则,说:“我们不知道什么法术,我们要好好审理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并不是我胡说,你问问在场的各位道友,就知道我并不是说谎了。”净庵法师说到,在场的大多数认出这种法术,一个个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伍长有些为难,他想了想说:“不是我不相信各位大师,军队之有军队的规矩,我们还是按军规矩办事。”

    他们正在说话间,孟明将军带着一帮人,顶盔贯甲,一个个甲胄鲜明,来到面前,看到净庵法师,先抱拳为礼:“见过法师和诸位高人,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众人和士兵赶忙见礼,净庵法师将事情一说,孟明哈哈大笑:“这等小事,来人,把他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不可。”旁边一名参军说到,“先将他押下去,不能犯险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**师在身边,百无禁忌。”孟明笑到。

    众兵士虽将斥候松绑,并没有完全相信他,在将军和他之间,不自觉地树起了人墙。

    “法师,我军明天就到开拨,恐怕以后刺杀不断,对于世间杀手。本将军可以应付,但对于阎罗殿的高手,力量就不足,法师,有没有方法对付阎罗殿的高手?”孟明说到。

    “将军不用担心,我会派一些高手保护将军。”净庵法师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净庵法师答应了孟明将军,派人保护他和百里睿,也派人保护随国的公孙单和公子百里智,这倒是孟明并没有提,他希望净庵法师不会派人保护公子智,他希望公子智给人刺杀了,这样,就只剩下公子百里睿,齐国就会占上风,不然的话,打倒郑侯百里聪之后,说不定两国会翻脸。

    莫闲、谢草儿还有道宣和道真派到了公子百里睿的身边,莫闲感到命运的捉弄,想当日,他去刺杀百里明,今日却保护百里睿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百里睿的帐蓬,百里睿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,比百里聪还年长二岁,见到四人,一脸微笑:“感谢各位大师还有仙长前来保护我,睿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,我们只是受命而来。”莫闲淡淡地说到,莫闲不用看他的脸色,也不想过多地和他们打交道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主持人是净庵法师,他根本没有和莫闲他们商量,直接就下了命令,莫闲看到道家的人脸上都不好看,甚至连佛家小的寺庙的人脸上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莫闲叹了一口气,他有点明白当日潜虚为什么会那样对待他,很可能他们只是一些不足道的棋子,根本没入遇仙宗真正大拿们的眼。

    五十个人,目前有消息的只有十六人,这种伤亡令莫闲感到背后不简单,再看其他道门的人,都是一群和他们差不多的角色,要是道门出一个有份量的人,还会这样么?

    他当然不客气,同时,也想看看这个公子睿的容人之量,个人的品性等,故此他只是淡淡的说,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百里睿没有想到莫闲直截了当的说,一时他有点尴尬,而谢草儿和道宣他们也没有客气,道宣说:“我们师兄弟两人,和莫道友两人,轮流注意你的安全,至于其他,则不关我们的事,同样,你也不能干预我们,我们不是你的奴仆。”

    看来道宣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话一出口,百里睿脸色变了,他就要火,他旁边一位家臣忙向百里睿使眼色,笑着打圆场:“不用紧,只要你们能在侍卫抵挡不住时出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百里睿一见如此,便不再说话,莫闲他们在公子百里睿的帐蓬周围安扎下来。

    莫闲他们一出去,百里睿立刻与家臣说:“仲叔,你看看,在齐国就不说了,偏偏几个道士和尚都这样对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不能这样,我们寄人篱下,大丈夫忍人所不能忍,方能成就一番大事业。”公羊仲说到。

    “好,我听仲叔的话,等我掌了权,我要……”公子睿面色狰狞地就要说出。

    “公子,慎言,圣人怒在心不上脸,目前还要依靠他们。”公羊仲说到。

    他们以为他们在大帐商量,声音很低,莫闲他们听不到,不知他们的谈话全部落在莫闲四人的耳,四人对望了一眼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晚上,随、齐和楚举起军宴会,商量他们下一步行动,在军帐,举行宴会。

    公子睿当然受邀参加,道宣和道真并没有去,莫闲和谢草儿跟在公子睿的身后,随行还有公子睿的侍卫和公羊仲,到了军大帐,侍卫不准进入军帐,莫闲和谢草儿却不理会,无声跟在公子睿的身后。

    军帐的守卫刚要出手拦,莫闲冷哼一声,眼幽光一闪,守卫一愣,莫闲和谢草儿便随着公子睿进入大帐。

    谢草儿眼睛斜视了莫闲一眼,莫闲刚才已经使用**术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