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和谢草儿跟随公子睿进入军帐,随行的还有一直跟随公子百里睿的大夫公羊仲,一行四人,主帅孟明微笑着拱手将他们迎入。★

    自有侍者将他们迎入左手的坐下,左手为上座,不过军依右座为尊,公子睿和公羊仲跪坐在案后,公子睿座位比公羊仲位置各靠近主位。

    而莫闲和谢草儿在他们身后的坐垫上跪坐,挺直了腰干,他们是保护公子睿,而不是来吃喝的。

    随着门口的唱名声不断,客人一个个来了,在紧挨着公子睿的座位,是公子百里智的座位,他的身后也有二个修士,是华阳宗的修士,与莫闲一样,也跪坐在他们的身后。

    莫闲微微点头示意,对方也微微点头回礼。

    公子智的身边也有一位大夫端木贡,他的身份由唱名而被莫闲所知,他腰间一柄宝剑,在大安诸侯的士大夫之,带剑是一种风俗,不论人还是武士,只要是士大夫之类的贵族,都带长剑。

    莫闲眼睛微眯,他看到端木贡时,就已经看出,端木贡带剑不一般,他是一个武道高手。

    端木贡也看向公子睿这边的人,一拱手,本来是同一家,现在是竞争对手,要不是为了对付郑侯百里聪,他们不会走到一起,诸侯之家和皇家一样,往往卷入争位之战,既然百里聪一个庶子能继位,为什么他们不行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获得齐随等国支持,为什么不能继承郑侯之位,但位置只有一个,另一个,注定是多余的,端木贡知道这一点,诸侯之家的子孙注定了要走上这一条路。

    客人们到齐了,右方第一座是随国的将军无怀彧,他的下方是楚国大将军羋夷吾,其下是诸侯国曹国将军,陈国将军等,再下来是佛门高僧净庵法师等,而在左手,在公子智之下,则是军参军等。∏∈,

    侍者上酒肉,孟明大将军举杯,酒过巡,孟明说:“诸位将军,两位公子,佛门高僧,还有诸位高士,我主兴义师,伐无道,诸位能人智士,汇聚一堂,明天就要开赴战场,自古师出有名,诸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们随国现百里聪杀郑世子,矫旨登上郑侯位,公子智在大夫端木贡保护下,到了我们随国,公子智为人宽厚仁德,敏而好学,是郑侯的不二人选,我们举着‘诛残暴,护仁主’,打入郑国,恢复郑国的国统。”随国大将军无怀彧说到。

    “此言差矣,我家公子睿为故郑侯长子,为人仁慈,爱民如子,自古长子为嫡,公子睿才是合格人选。”公羊仲立刻反言以驳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位公子还有他们身后支持他们的国家唇枪舌剑,莫闲冷眼旁观,他心明白,方势力的较量,不是嘴上说说,特别是齐随二国,他们都在争取楚国那方的势力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的是,齐随二国早在多日前,就各派说客去见楚国大将军羋夷吾,当时楚国羋夷吾对双方都含糊以对,让双方都觉得自己一方获得羋夷吾的楚国支持,现在都望着楚国一方。

    楚国方却事不关己,顾左右而言他,端木贡说:“羋将军,楚国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我国的意思吗,两位公子,一时难分仲轩,对两位公子的详情又不太了解,呵呵,我一个大将军,也要受制于国主,一日得不到国主的意见,一日不好回答。“羋夷吾笑着回答,举起杯,示意了一下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两方心暗骂老狐狸,只好把目标对准那些随楚国来的小国,小国哪里做得了主,个个推迟,只说要回去问国主,他们见楚国是这样回答的,有样学样。

    一时气氛有些尴尬,端木贡站了起来:“军饮酒,没有歌舞,贡请舞剑,以娱佳宾。.★”

    他话一出口,公子睿脸色变了,摆明了想在舞剑时对他动不好的主意,他的身边只有公羊仲,公子睿知道公羊仲武艺不行,而端木贡却武艺高强。

    公羊仲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,居然当众要刺杀公子睿,他一回头,看着莫闲和谢草儿,莫闲已知端木贡要刺杀公子睿,有他在,刺杀不会成功,但他不会出头。

    谢草儿却不知道怎么回事,她以莫闲马是瞻,虽然公羊仲回头,谢草儿见莫闲没有动,也就装着什么也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公羊仲冷汗下来,又把目光投向孟明,孟明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,可是不让端木贡舞剑,那就证明齐国大军怕了端木贡,他眼睛一转,计上心头:“既然端木大夫有这个雅性,我们就观看端木大夫的剑技,不过,一人独舞,怎比双人对练来得好看,孙林将军,你陪端木大夫舞一回。”

    公羊仲这才舒了一口气,心也暗自作怒,莫闲两人不作为,被他恨上了,

    端木贡脸色一变,认真看了看孙林,孙林为军副将,孟明以为端木贡一介人,有孙林对付足够了,能够在表面上不伤和气就行了。

    两人对练,孟明一下子汗下来,他走眼了,端木贡武功极高,孙林不是他的对手,虽说在相互击刺,看起来有声有色,但孟明是一个行家,知道自己失算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互相对击,渐渐靠近了公子睿,端木贡卖了个破绽,孙林一下子抓住了,剑击出,却击了个空,端木贡一下子脱身,剑一引,一道银光只奔公子睿。

    端木贡今日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,刺杀公子睿,只要公子睿一死,那么方没有选择,只好推公子智为郑侯,至于他的生死,他早已置之度外。

    只要刺杀成功,端木贡只要不被当场杀死,他就不会死,因为公子智成了唯一的郑侯,而他因为是公子智的人,反而受到保护,至于失败者,贵族会选择性的遗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听到莫闲背上的宝剑呛的一声响,半截宝剑出鞘,但宝剑并没有离开莫闲的背后。

    而这一声剑鸣,端木贡如遭雷击一样,人蹬蹬往后退了二步,好像受到了什么打击,而莫闲似乎什么事也没有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音杀术!”在场的修行者眼光一亮,齐齐地向莫闲望来,莫闲抬头,向众人一笑。

    这是他数日来所悟的奇技,根源在沃阳堡,由勾魂使者无意用扇子出的厉啸而来,剑已非剑。

    莫闲的剑术终于脱了《猿公剑法》的巢臼,以声代剑,攻击了一招,这可以算是莫闲所创第一招,这一招完全不同于一般剑术,而是以精神攻击为主,莫闲目前只能做到用剑出声音,欺负一下世俗的武者而已。

    但毕竟是莫闲新创,莫闲对此招的内涵再明白不过,从今日起,他的见识已达到武术宗师的地步。

    音杀术一出,化解了公子睿的危机,而公羊仲此时也反应过来,回过头来向莫闲微笑示意,心也为刚才暗暗生怒而不好意思,最起码,莫闲他守了他的诺言。

    端木贡却眼充满怒火,虽然音杀术并没有把他怎么样,但他多少受了点伤,最关键的是,他已经快成功了,却被莫闲破坏了。

    他悻悻退了回去,对莫闲一拱手:“高士何别介入其!”

    “职责尔。”莫闲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一个世外人,你说说你支持谁?”孟明一见莫闲虽没有出手,但他的做法已表明立场。

    “山野之人不问国事。”莫闲还是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但你的所行却表明了立场。”孟明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山野之人只问天命。”莫闲又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天命在我,小师傅说得好。”孟明哈哈大笑,不由得他不笑,天命之说,虽然飘渺,但人们都相信,莫闲说天命,却正他的意。

    “我之所言天命,是由于《易经》所说:天地有大德者,曰生!”莫闲看了不少书,现在随口引用,他所说的天命却与常人理解的天命不同。

    莫闲以仙道贵生的思想,说明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就这样被人剥夺,他所说的天命也不外乎如此。

    孟明一下子哑了,笑声笑了一半,一时间场出现了少有尴尬,莫闲却不在乎,他早已看出,方各怀鬼胎。

    “呵呵,高士说得好。”楚国大将军羋夷吾说话了,“不如这样,我们兵分路,哪一路先进洛邑者为郑侯,如何?”

    这倒是一个解决方案,特别是齐随两方,在口头上说,实际上,最后起决定作用的,还是拳头的大小。

    “好!”孟明立刻称赞,而随国的无怀彧也叫好,一件双方都无法解决的问题,竟然被楚国解决了。

    莫闲看着他们,净庵法师也看着莫闲,陷入沉思,他们不问什么人当上郑侯,他们只关心阎罗殿的事,他们这次要好好杀杀阎罗殿的威风,甚至准备彻底摧毁阎罗殿,只要有机会,他们就会像恶狼一样扑上去。

    军帐,气氛立刻和谐起来,杯觞交错,但公子睿和公子智明显心不在焉,特别是公子睿,几次回,举杯向莫闲示好,好像在此之前,莫闲对他的不敬什么也没有生过。

    莫闲还是那付样子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