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军队分道扬镳,净庵法师也将修士分成队,他自己与齐**队一起出,齐军并不多,只有千人。∏∈,

    莫闲和谢草儿随齐军一起出,道宣师兄弟跟在公子睿的身后,莫闲很轻松。

    毕竟今天不是他与谢草儿值日,但公子睿却不放过他,公子睿昨晚经历了生死,被莫闲轻松化解,甚至身都没有起。

    公子睿好像忘记了莫闲对他的不敬,在马车上不断和莫闲说话,他经历昨晚的事,终于懂了,开始想建立自己的势力。

    奈何莫闲并不热心,他跟着公子睿,一方面是净庵的安排,另外一方面,他对阎罗殿根本没有好感,要不然,他早就离开了,就是有遇仙宗的吩咐,也难不倒莫闲,毕竟,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。

    齐军分为骑兵、车兵和步卒,车兵是古老的兵种,战车用于冲锋,早就被淘汰,但由于修士的存在,战车做为一种载具,和尚道士等修士立在战车上,用法术进行远程打击。

    车兵位于间,每车除御者外,只有二人,车辆不足百辆,除了外来的,还有术士部队,他们是车兵系统,是各诸侯国培养的,但人数不多,毕竟修行者一般不参与世俗争霸,除了没有指望的修行者,这些修行者,还有各世家培养的人,就充着术士。

    就像齐国这样的诸侯国,术士也不过百名,莫闲第一次见到他们,倒吃了一惊,以为他们是某门派的弟子,修行上都低于筑基,但他们却穿着士兵的装束,一打听,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千兵马到了郑国边境的小城平阳,这是一座五里的小城,但郑国早就做好准备,齐军扎下营寨。

    同时,另二路兵马也遇到了阻挡,楚国大将军羋夷吾兵至元里,和郑国一支军队隔河相望;随国兵至上舍,为城所阻,一时间,路兵马压境。

    天色已晚,羋夷吾军帐来了位客人,说是客人并不确切,而是一位郑国的说客。??

    郑侯百里聪在齐随楚出兵之时,便已知道,召集众大夫:“齐、随、楚伐我,如何退敌?”

    伯昏殇说:“君上,家不能齐心,臣以为可以分化之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分化?”

    “齐、随二家,各有公子睿和智,两家各据奇货,如果伐我成功,两家甚至能分郑国,以公子睿和智为傀儡而治,而楚国没有筹码,臣推荐一人,去说楚国大军。”

    “何人?”

    “是臣的家臣益轸,必定能退楚国,楚国一去,齐随二国失去臂助,君上再派一军,郑国百姓,誓死抗击。”

    “好!就依卿家所言,不过寡人还是派你率一千兵马迎击楚兵,做为益轸后盾,如果你这一路成功,余下二路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君上。”伯昏殇拱手施礼。

    “另外两路如何?”郑侯百里聪眼睛一扫其他人,问到。

    “臣愿领一军至平阳迎击齐军。”端木琱说到。

    “你要多少兵马?”

    “臣只要精兵一千。”

    “是否嫌少?”郑侯说,“你如何御敌?”

    “一千足矣!臣据城而守,敌方纵有万人,亦不能攻克,齐军劳师远征,如果楚国退兵,那齐国必不能持久,一千胜敌困难,但退敌不难。”端木琱说到。

    “好!我就看你退敌。”郑侯高兴的说,“现在剩下最后一路,众位卿家,还有什么好主意?”

    公羊权出列,说:“随国那一路,我去。?”

    “卿家忠心,寡人早已知道,但卿家是臣,怎可领军?”郑侯立刻摇头说。

    “君上,领军者不一定非要武将不可,臣有臣的好处,无勇则不会冒进,我精于守而不善攻,阻挡随国一路兵马,小心翼翼,君上如果不放心,可以选一名副将同我一起去。”公羊权说到。

    郑侯迟疑了一下,还是点头:“那就派华西里将军与大夫去,大夫臣,一定有独到的方法?!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好方法,唯随机应变,俗话说,擒贼先擒王,我大军扼守上舍关,派勇士暗潜入敌军,刺杀敌酋,成功更好,就是不成功,也不会影响我大军。”公羊权说。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端木琱眼睛一亮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随机应变,你这样说,我就放心了,我堂堂郑国,让世人瞧瞧,纵然天下与我为敌,我又有何惧。”郑侯也豪气大。

    散朝后,各人自去准备,郑侯百里聪问旁边的白无常:“勾魂使,我们阎罗殿的人手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主上,准备好了,我亲自带十八鬼去平阳,还有十人是八部天龙的术法好手,让百里睿死在军;黑无常带十八鬼及十名八部天龙的好手去上舍关,猎杀百里智,就是去元里没有人带队。”白无常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小明王然越还在我国,我去请他,这个面子总会给的。”郑侯百里聪笑到,“就是百里明,上次古华寺,伯昏殇细细查看了尸体,居然不在寺,他究竟到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路都安稳了。”白无常欣喜地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大安天子会派专人来,调解我们之间的纷争。”百里聪又说出一件事。

    白无常眼一亮:“这太好了,形势展完全有利于我们,怎么大安天子想起做间人,不是大安天子管不了诸侯的事?”

    “淑妃丽姬是我们的人,她正受宠,幽冥教主指示她,枕头边吹风,裕定帝受不住她的激,又想插手诸侯国的事务,故此派相国妫嗟前来调解,虽管不了诸侯之事,但他毕竟是天子,裕定帝野心不小,要现太祖的荣光,不过能力方面就不行了。只要我们之间陷入僵持,皇室来人,就有用武之地。”百里聪淡淡地笑了。

    在元里,益轸前去见楚国大将军羋夷吾,羋夷吾知道他来做说客,吩咐手下在大帐之架起火,一尊大鼎,水沸腾着,翻滚着。

    益轸昂以入,羋夷吾高座在帅座上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来者是谁?”羋夷吾喝到。

    益轸好像没有看见大鼎,面色如常,把手一拱:“草民益轸见过大将军,敢问大将军,为何引军进入我国疆土?”

    “我国举义兵,扶弱小,诛无道,郑国国君杀嫡子,驱兄弟,我是为正义而来!你作为一个郑国人,居然敢做说客,你没有看见,堂下大鼎的开水了吗?巧言令色,不怕我烹了你。”羋夷吾紧盯着益轸。

    益轸哈哈大笑:“我听说将军盖世英雄,今日一见,令我大失所望,将军难道怕我一介草民吗?”

    羋夷吾脸沉了下来,气急而笑:“我堂堂楚国将军,岂会怕你!”

    “不怕我,堂下是什么,你不是怕我说动你,要是正义的事,岂怕人说。”益轸嘴角噙着冷笑,直视羋夷吾。

    羋夷吾有些尴尬,但他很快笑了:“我试试先生的胆量,来人,把鼎撤下去。先生请坐。”

    有士兵上前,将大鼎撤下去。

    “谢过大将军,我这次来,是为楚国而来,并不为郑国而来,我斗胆问将军,楚国与郑国相邻吗?”益轸问到。

    “天下人都知道,楚国与郑国并不接壤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郑国公子在楚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将军前来,可是为名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伐无道,扶弱小,当为楚国的心声。”羋夷吾说。

    “国不接壤,郑国消亡,无有补益于楚,只有壮大齐随,楚国劳师远征,曹陈小国,唯楚国马是瞻,如无利益,曹陈等国虽然嘴上不敢说,心恐怕会抱怨,甚至会在今后和楚国生了隙心,倒向齐随等国,此为一不利;今齐随联军,打着:举义兵,扶弱小,诛无道的旗帜,好像郑国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,但郑国万众一心,郑侯继位以后,除弊政,国内为之振奋,何来无道,举不义之师,此为二不利;郑国虽小,但万众轻易成军,大义在,而齐随二国却劳师远征,必陷入长久作战,时间一长,矛盾丛生,此为不利。

    我不忍将军此来,最后落得个丧师而归,故为将军计。”益轸从几个方面游说羋夷吾,羋夷吾听益轸这么一说,陷入沉思之。

    有士兵进来,在羋夷吾耳边轻声汇报,说元里的郑军开始增兵,根据帐蓬和灯火估计。最起码有四千。

    这是益轸来前与伯昏殇商定的计策,元里本来有一千人马,伯昏殇又带来一千兵马,但伯昏殇却虚张声势,大量用空帐蓬和灯火,营造出四千人马的假像,在背后助益轸一臂。

    即使益轸去游说羋夷吾,但还是需要实力,伯昏殇这样做,证明益轸的话可信,郑国已万众一心。

    楚国在齐随联军一方面是一支重要的力量,能够自主,更重要的是,益轸的话,从利上,名上,还是郑国的抵抗决心上,让羋夷吾不得不考虑,一旦考虑自身,那么形势立刻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益轸用寸不烂之舌,游说楚军,路兵马,楚国撤军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