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先走!”焚阳天尊回首对莫闲说,现出一只火掌,只一下,便击开空间,打出一个黝黑的洞口,随手一甩,将莫闲连同他的血蟾剑甩进了空间,空间消失,莫闲已经消失了在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无数天魔围了上来,空间凝成实质,但对天魔来说,好像并不存在,只对范伏魔一个人存在,他眼睛亮了一下,一个大日瞬间爆发,无数天魔变成了飞灰,在黑暗中撕出一条裂缝,一缕神念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暗黑王见他走脱,又利用异空间送走一人,而自己却是偷鸡不成,反蚀了一把米,不由得勃然大怒,发出了惊天吼声,巨大的身躯一阵波动,竟然干扰了异空间,既然我得不到,那么就让他毁灭。

    异空间顿时动荡起来,莫闲被告甩入异空间,刚要根据行星及其他引力特征来定位,突然一股庞大的力量在异空间掀起了惊涛骇浪,空间波动如潮,知道异空间受人干扰,正待运用格物学知识,进行定位,异空间中出现了一株神禾,颗粒饱满,发出五彩灵光,定住了波动,直向莫闲方向伸来。

    见到五彩神禾,莫闲想起一人,谷神袁龙凭,他是万灵学的另一位宗师,论名声甚至要超过国手妙医屠呦,他与屠呦研究的方向不同,屠呦研究的是蛊术及医术,而他研究的却是植物,特别是在灵谷方面,他使传统的灵谷变得易于栽种,不用灵田也能大面积栽种,甚至亩产达到万斤以上,奠定了全民修行的基础,因此被人尊称为谷神。

    而他的本命灵宝正是一株五彩神禾,莫闲一见五彩神禾,立刻想到了他,他与袁龙凭并不相识,上次在仙盟总部也没有看到他,却在异空间中见到了他的本命灵宝,虽然还不能确定,但十有八九是他。

    莫闲迎了上去,五彩神禾好像有感觉到一样,五彩灵光一下子罩住的莫闲,莫闲只觉眼前一花,却已出现在正常空间之中,面前一个男人,像一个老农,手中拿着一把锄头,见莫闲出来。脸上露出了笑容:“果然英雄出少年,你就是莫闲?”

    “前辈可是谷神前辈,晚辈莫闲见过前辈!”莫闲一躬。

    “我见范道友将你甩入异空间,而天魔首领却施展神通,想扰乱异空,范道友也真是,把你扔了异空间,就自己逃命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怪范前辈,我在他身边,只会拖累他,范前辈的方式并没有错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好心。”谷神笑了。

    莫闲向四周看看,不仅一怔:“我难道还在暗黑魔星上?”

    “正是,你自己行动,并不知道,事实上我们逍遥修士也有数位派投影分身进入魔星,范道友为了救你,已经暴露身份,他不得己杀出重围。”谷神说,“天魔虽然厉害,你抓捕的天魔已经展开了研究,得到一些结论,对付天魔的把握大了许多。你立了功,你却又潜入敌人的心脏处,和我们的想法一致,但没有和我们打招呼,我们计划差点因你而破灭。”袁龙凭说。

    莫闲一愣:“原来你们和我一样想法,我还以为这是我的想法!”他还有话没有说,他们五百元神原来是打掩护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又不是呆子。”谷神不满的说,“你在这里查探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个星球查探到原来天魔不是原生产物,甚至说天魔都不是正宗天魔,他们不过是废品,遭到正宗天魔放逐,从高层空间坠入这层空间,占据了这个星球,魔人是天魔和人类的产物,人类处于最底层,并且,这里有反抗组织。”莫闲将他的经历说出。

    谷神很是吃惊,他对这个星球的构成已经了解,毕竟他来到这个星球也有些日子,但对天魔的来历和莫闲居然联系上抵抗组织却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“你做得很好,天魔是这个来历,抵抗组织中肯定有内鬼,要不然你刚与他们接触过,天魔之王就已知道,这里面肯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样认为,可是我并不熟悉他们,还有一个问题,天魔既然熟悉他们,为什么不解决他们,留下他们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不是天魔之主,一个完全不同的智能生物,我们与他们完全是两个种族,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那么联系不联系他们?”莫闲问到。

    “当然联系他们,不过,可以利用这点,将天魔诱到适合的地方,方便一网打尽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你是想用假情报诓骗天魔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对待天魔,你得比天魔更狡猾!”谷神不以为意的笑到。

    天空中的天魔又一次集聚,不过并不是针对莫闲,而是又一次发起进攻,在数百万里的战场上,天魔如乌云一样,黑压压的一遍,而对面的彗星防线中亮起了无数点,从大大小小数不清的的飘浮的天体上,一道道五行绝灭光线射出,天魔一个个被打爆,而暗黑王却不动声色,连暗黑魔星都没有向前,而是躲在后方。

    莫闲眼光一闪,他有点看不懂,他是经历过一次保护战,但这次样子分明叫天魔们去送死,天魔之主打的是什么主意?

    莫闲已经站在客观立场上,但他毕竟不是天魔,还是从人的角度出发,他不知道,这是暗黑王有意这样做的,他伤势还没有好,派出天魔去作战,让天魔不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,争取时间来养伤。

    天空深处,不时爆起一团团光华,战况正急。谷神说:“天魔从研究的情况,及我们打探到的情况,破坏欲极强,但并没有完善的社会组织,个体之间也相互不信任,靠上位者的威压来统御,它的社会形式,却像蜜蜂一样,自然形成等级,下位者很难摆脱上位者的控制,不过与蜜蜂不同的,下层的天魔时刻准备着夺权。个个有野心,有自由意识,这是与蜜蜂等社会性昆虫一样。”

    莫闲恍然:“是有点像社会性昆虫!”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