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魔这次进攻当然也以失败告终,时间又过去几日,暗黑魔星也不靠近防线,天魔这次进攻并不是没有作用,暗黑王根本不考虑伤亡,他想看出阵法的漏洞。

    但两次阵法表现不同,第一次没有,暗黑王也犯了踌躇,他到底不了解器修,他印象中的阵法,一经布置,便不加改变,谁知这上大阵器修们随时在完善,第二次与第一次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投向脚下的大地,眼光一厉,随即变得阴沉,他抬起手,想了想,又放下,脸上阴阴一笑,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,以为偷偷潜回了这颗星球,还不死心,上回让你逃了,还敢来自投罗网,转念一想,他改变了主意,他一定有同伙在此,也许破阵的希望就在此,好,就通过隔壁群反抗者。他的目光如炬投入一处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莫闲无由感到一阵心慌,他皱了皱眉,内心推算了一会,没有什么异常,这种情况说明一是莫闲多疑了,另外一种就是对方对他不利,但差距太大,他无法推算出。

    莫闲自己已是元神修士,内心一片通澈,不会出现无由的心慌,肯定有对他不利的事,他已离开袁龙凭,他跟袁龙凭商量了一个计划,他只知道前半部分,后关部分并不知道,不是袁龙凭不想将全部计划告诉他,而是莫闲就要求这样,后面可以有许多变化,甚至完全相反,他不想知道是因为暗黑王,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落到他的手中,不敢保证这一切,所以他只要这一小部分,后继的计划他根本不想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可能遇到的情况作了一个合理的推演,定下了行动方略,他知道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他不寄希望敌人的仁心,而是一切从根本上着手,形成一种习惯,这才算智慧,那种临时的动作,遇到问题时临机一动,只能算聪明,善战者无赫赫之功,在平凡间体现出大智慧。

    他一路直向山区而行,近百年来,山区越发野草横生,人烟更是稀少,莫闲没有放出神念,他行走期间,不知怎么回事,好像一股微风相随,,所有野草灌木之类,自动分开一条路,而动物不论是食草的野羊,还是凶猛的猛虎,如对他视而不见,而他潇洒的走着,好像是在游山逛水。虽然没有用神念,但他周围的一举一动,都在心中显示推演出来,自从改修了天演录,他借助种种生物气息,被动接收,在虚相空间中重新显现出现,虚相空间中显现要是换一个人,可能不认为是现实的一切,从远红外到X射线波段所有的能量信息反应流在心目中流淌,恰恰是现实的翻版,不过一个是具体表相,一个抽象而成。

    他进入了反抗组织的地盘,周围已有人隐藏在周围,莫闲站住,身上异像又一次出现,双螺旋显现,奇异波动在空间形成了一段波谱,慢慢荡开,形成一个空间图案,图案一形成,就听见哈哈大笑,李二黑出现了:“莫闲道友,欢迎你光临!”

    莫闲一礼:“我今日来,是想见贵方领导者,有要事相商,望予通报!”

    李二黑笑到:“莫道友,你不说,我们宗主也想见你,你跟我来!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!”

    “莫道友,你第一次来,为了防止我们藏身之地暴露,我要施展法术,不会对人有伤害,但对天魔之类就不同了,请道友配合!”

    “李道友请施法!”莫闲说,李二黑手中出现了一块令牌样的法器,口中咒语声起,令牌上升起一团白光,将莫闲罩住。

    “请放松身体!”李二黑说,莫闲依言放松了身体,眼前只感到景物飞物流逝,等景物稳定后,他已被传送入一个空间,这个空间大概有百里大小,是一个福地,并不在地面上,但里面一切俱足,莫闲没有说话,见李二黑也随着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生力量都藏在这个空间中,以前还有二个地方,不过随着时间推移,另二处失守,只剩下这一处,不经过令牌确认,我们不敢把人往里面带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应该的,对付天魔这种高端生物,怎么谨慎也不为过。”莫闲说到,眼睛看着面前的这座山,山上修建着楼台楼阁,莫闲感到有些破败,但防卫力量比较强,在福地外,特别是传送过程中,莫闲分明感到有数不清的禁制,那是一种只用强行闯入其中,人就会被放逐到空间乱流之中,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更厉害的是,还有一重死关。如果启动起来,不仅进不了福地,更会被告一种时空压力压成齑粉。同时,莫闲感到一股偷窥之力,要不是他已入元神境,法我如一,根本觉察不到,莫闲知道,里面的人不放心。

    但这还不算,即使到了里面,里面陡然埋伏着借助地脉的九天十地诛魂阵,莫闲叹了一口气,就遗留的阵法之中,可见当初三宗传承之厚,可惜就是这样厚的传承,也不能幸免与难,莫闲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就在莫闲进入时,在山上的大殿中,几个人坐在那里,宗主孔亦凡正在观看镜子中的景象,这是天视地听之术,孔亦凡说:“这个人好高的境界,我听冯难说,他来自另一个星球,到现在我们才明白,原来我们在一颗星球上,听说这颗星球上的修士发现了这颗星球,我们自己都不知我们的世界,也没有替我们的世界起名,他们管我们的世界叫暗黑魔星,你们看这个人会不会是天魔所装?”

    “不太像,我们得到的情报是天魔驱动了这颗星球,进入异空间,被一种力量所阻,才跳出正常空间,夜晚我们的星空与以前都不同了。天魔们是遇到了一个强大的力量,这也许是我们人类的曙光。”长老望奎说。

    “他身上虽有天魔意志,却非常纯净,据冯难说,他们捕捉了天魔,炼出了天魔意志,我也看得出,天魔意志没有什么生命力,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的?”另一位长老战天狼说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