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心中格登了一下,但他脸上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他在来之前,就已经想到可能的事,他决定还是不动声色,这已经事先做好的防范,关于他计划的前半部分等等于是公开的,天魔肯定知道,但后面该怎么办呢?莫闲相信逍遥修士他们,他们智慧的超绝,一定不会让莫闲失望。

    “那需要我们做些什么?”余夫问道。

    “需要你们帮助,我们来的人不多,而全球有上亿人,我们想把这些人带走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能装人的空间法器?”孔亦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,而且已接带在逍遥修士身上,需要你们全体出动,带着我们的人,用空间法器救人,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洞天法宝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要毁灭这颗星球?”

    “这是最后的方案,在能不损害这颗星球的情况下,能消灭天魔最好不过,如果不能,只有毁灭这一颗星球,但因为这上南有上亿的普通人,他们的命我们必须要救,我们不是天魔,做不到看到智能生命及文明的毁灭,这也是我来找诸位的原因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孔亦凡和长老们陷入沉思,半晌,孔亦凡说:“给我们一天时间,我们得好好商量一下,到时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但尽可能快些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李二黑,带着莫闲道友在福地中游览一番。”孔亦凡吩咐李二黑,对莫闲说:“道友,抱歉,委曲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莫闲笑道:“不碍事,毕竟是大事,你们商量,我也对福地很感兴趣,因为工作的缘故,没有好好逛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二黑在前面领路,莫闲问到:“李道友,我看到许多长老,其中有一位,对了,余夫长老,他是外来的,还是本来就是里面?”

    “余夫长老本来是守卫另一个福地,不过数十年前,那一处福地失守,死伤惨重,余长老作战英勇,连杀数十个魔人,还有二个天魔,身负重伤,被我方援军所救,那一战真是惨,只有三个人逃了出来,到后不久,其中两人便因伤势过重,丹药无效而去,余长老也是几度徘徊在死神门口,终于救治过来,荣升为长老。”李二黑说到。

    “你们长老不是依据修为来定?”

    “不全是,化神修士只剩下一人,就是孔宗主,本来有数位化神长老,但在战斗中与敌人同归于尽,现在只剩下一位,长老都是元婴修士,但元婴修士不一定是长老,长老都是立有战功的人,能升为长老都不简单,不过,多少年了,许多人都绝望了,想不到道友从外空而来,才给我们带来希望,你说的器修,真的那么了不起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了不起,相对于传统修行来说,一个是经验所成,往往是个体智慧,而器修却是集众人智慧,将自己的智慧汇入集体之中,众人智远比个体智慧强得多,所以在我们星球,器修成了主体,在很久以前,那么道修之类都逐渐改修器修。”莫闲说,两人一边走,一边说。

    “有趣!”暗黑王冷笑道,他的目光借助其中的魔影,将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,想将人劫走,当自己是个瞎子,不过,如果混入其中,倒是一个不错的方法,是不是任由他们劫人,自己派遣天魔暗伏在其中,不行,天魔离开了自己的统治,就会不听自己的话,算了,自己还是分出一个分身在其中,这样的话,天魔们翻不了天。

    他一声令下,数以万计的天魔纷纷分出一个分身,在世间,不断有人一时发呆,被天魔暗伏其中,袁龙凭和数个潜伏的逍遥修士看到不断有魔光从天而落,混入凡人之中,心中冷笑,看来莫闲的话是真的,反抗组织看来已被渗透,奇怪的是,他们居然还存在,这一点,不仅是莫闲,连几个逍遥修士也看不懂,难道反抗组织有什么秘密,是不是有大威力的法宝,还是有什么秘术,致使天魔投鼠忌器?

    逍遥修士的投影分身本质是逍遥修士,即使他们的力量弱于本体,但运用技巧是一样,同样带有法宝,使用法宝不弱于一般元神修士,甚至可以达到逍遥修士的威能,他们自身已以融入其中,即便暗黑王都无法发现。

    暗黑王知道不能使他们顺利的将人劫走,如果不加阻拦,他们一定会起疑心,但既要放他们走,又要阻拦,他阴恻恻的目光透过重重空间,注视着莫闲,那么就劫下他,而放走那些可能带有洞天法宝的人,想劫走人,又不付出点代价,把暗黑王当作什么了。

    莫闲在福地中,陡然感到有什么人在看他,目光之中冰冷而邪恶,他抬起头,疑惑地看了看天空,天空中什么也没有,他却感到有人在看他。

    暗黑王冷笑,小家伙倒是很灵敏,待我夺取了他的躯体后,他一想到此,莫闲的身体经过了执中炼体术,形成了中子态类似的状态,几乎是宇宙间最强大的躯体,他就一阵眼热,只有这样的身体才配得上他暗黑王的称号。

    莫闲心中一沉,这不是福地中的人,福地中最高不过化神,眼光之中的邪恶点明了他的身份,如果自己料的不错,应该是天魔之王暗黑王,自己上一次侥幸逃脱,看来这位暗黑王很小气。

    从另一个方面讲,暗黑王早就注意到了这里,却没有动这里,这里面的什么玄机?他为什么不除掉抗魔宗,又偷偷派天魔附在余夫身上,余夫知道吗?还是余夫已经死了,天魔李代桃僵,亦或潜伏在他的身上?

    莫闲在这里费脑筋,他排除了一个又一个假设,他陡然想到,不能以人的目光来看天魔,自己在不知不觉间,又掉进了知见障,天魔既然留他们下来,肯定是有用意,自己不是天魔,干脆不要猜,自己来的目的是为了除魔!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笑了,自己行于大道,不是为了小聪明,而是为了大智慧,在不知道敌人的意图情况下,只管沿着既定道路,而不是慌乱失道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