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昏殇在军帐,正与小明王然越交谈,小明王然越带了十多个头陀来到军,准备刺杀敌方大将。??▲?ww★

    然越与伯昏殇是第二次合作,虽然伯昏殇对然越并不看好,但他还是和然越谈笑风生,内心却在焦急地等待益轸的回信。

    帐外传来脚步声,伯昏殇听出是益轸,急忙站了起来,然越笑到:“看来事情成了,我们没有事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高士怎么知道?”伯昏殇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来人应当是益轸,我从脚步声分辨出益轸,而且他的脚步轻快,应该是成了。”然越也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帐门一掀,益轸进来了,满脸喜色,见到伯昏殇,一拱手:“益轸不辱使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给你向郑侯请功!这一路兵马总算退了。”伯昏殇也是大喜。

    然越在一旁笑道:“好了,没有我什么事了,听说齐军到了平阳,百里睿也在军,对方军有异人,我想去会会他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莫闲这几日来,遇到数起刺客,都是针对公子睿,但在莫闲、谢草儿、道宣和道真的保护下,杀掉了几个来袭的刺客,虽然刺客们并没有亮出身份,但莫闲从他们的手法,猜出他们是十六鬼的。

    公子睿开始脸刹白,但经历的次数多了,也变得平常起来,但看向莫闲等人,眼光也炽热起来,私下里多次许诺来拉拢莫闲等人,莫闲只是一笑了之。

    白无常脸上依然带着面具,几次刺杀失败,他好像并没有放在心上:“又一次失手,你们弄清楚百里睿身边的侍卫实力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上使,他们好像是修行者,二个道门的人,二个佛门的人,应该不是百里睿的侍卫。∮,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齐军有修行者,也有术士部队,修行者的领头人是净庵,修行快近罗汉,但他的重点是防止孟明被我们暗杀,八部天龙夜叉部的空行夜叉卢如,你带属下五人,去把百里睿的人头取来。”白无常口气并没有变,依然平静地说。

    “使者,你尽管放心,我们出马,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,不过是四个修行者而已。”卢如高傲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大意,尽可能做到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莫闲在几天前突破了,由胎息进入内明,虽然还处于入静境,在入静境,一心入静,并没有存思,但进入内明,体内好像有光明一样,入静渐深,身心虚寂,隐隐之,不见内外,似乎能看见内脏。

    莫闲知道这不是内视,现在才刚刚内在光明,继续修持下去,感觉光明越来越明显,虚景会逐渐变成实景,出现真正的内视,观察到全身经络、内脏和穴位,到那时,先开眼耳口等窍,就进入下一个阶段,也就是观照四境第一境开窍,才真正进入存思阶段。

    莫闲进入内明,气势为之一变,被道宣他们看现,道宣贺喜:“阿弥陀佛,恭贺道友修行进步!”

    其他二人也贺喜,莫闲说:“同喜,我近日进步,可惜不在山,不得清净,难以全身心投入,真希望战争早些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希望战争结束,早日回到寺,参禅悟道。”道宣说。

    “道友,上次你谈四禅时,只是简单说了四禅境界,我进入内明,见身心虚寂,不见内外,好像初禅之,也是如此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修道时,修的是哪一家道法?”

    “我修的是黄庭大道。?▲.w▲”

    “《黄庭经》,这倒与我佛门的观想法门相似,但我佛门观想菩萨、佛与金刚,而《黄庭经》却观想自身内部之神,但你道门却执着于气,很难证入虚空。”道宣说。

    莫闲笑笑,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与道宣争论,道佛两家都说自己高明,莫闲看来,这些为无谓之争。

    谢草儿脸色不豫,莫闲使了一个眼色:“这种争论对我们来说,意义并不大,让道佛两门的上层人士去争论,我想听听禅法是怎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初禅由欲界定开始,渐至未到地定,定心渐深,经一日或日,忽觉身心凝然,运运而动,觉身如云如影,或从上,或从下,或从腰间,渐渐遍入全身,引十六触,也就是动、庠、凉、暖、轻、重、涩和滑,这是前八触,后八触与之类似,为掉、猗、冷、热、浮、沉、坚和软,前者较粗,后者较细。

    此为初禅动,禅又名支林,意为诸支之林,初禅共五支:一觉支,二观支,喜支,四乐支,五一心支,这五支依次生,得二功德,一为离过德,二为善心德。”

    说到禅修,道宣立刻眉飞色舞,佛道却与道教不同,其基本修法,可见各佛经,说得明明白白,根本不保守,这也是佛教能够广泛传播的原因,当然,其修法可公开,但其法术神通,则不现于佛经,为秘传。

    而道门经书,往往却是隐语,不懂者读之,往往如坠迷雾,这也是普传和秘传的区别,如无师欲修行,佛门的确比道门方便。

    在道宣的说法,还是有些概念不同于世俗,切切不可望生义,必须弄准确其含义。

    觉:身体接触外境的感受。此时的知觉是初禅的心态,并非欲界的知觉。

    观:内心的观察。它们的差别是:觉是对境比较粗的心念;观是内心比较细的观察心念。

    喜:内心欢喜的感觉。进入初禅者,第一次现自己已经进入初禅,出了欲界,全无欲界的烦恼,在定内心很欢喜,那就是喜。

    乐:身体的五根所感受的快乐。所以进入初禅也称为“离生喜乐”,意思即是因为出离(欲界)的心生起喜欢与快乐的感觉,也就是离过德,到了初禅层次,得尝初禅的快乐,才知道出家不亏。

    一心:心在定境保持不动。一心也翻译成‘心一境性’。

    “那么二禅是怎么一种境界,怎样从初禅天进入二禅天?”莫闲又问到。

    道宣修至二禅,完全有实证,他接着说:“当一个人进入初禅后,继续修下去,就会现觉、观的心念很粗,所谓‘觉’就是对境物的感受;‘观’就是起种种的思想。欲进二禅,必须舍弃初禅的种种乐,对初禅心生厌倦,才能进入二禅,从初禅脱出,进入二禅的有觉无观定,又心生厌倦,从有觉无观定到无觉无观定,二禅有四支,内净支、喜支、乐支和一心支,生种功德,即离过德、善心德和信敬德。”

    道宣又说细细讲解禅定各种现象,由于道宣也只到了二禅,对于禅四禅及四无色定等并没有自身经验,所以并未祥说。

    莫闲将道宣的经验和自身比较,但他知道,这是两种体系,表面上看来,很相似,但在根基上根本不同,道家始终以先天一炁为主,即使到了高层次,依然还有炁这种无形无质的物质在。

    在佛家则认为这是色法,而佛家所追求的是彻底泯灭一切,只有如来识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在莫闲修行,他从自身出,并未现自心产生厌倦感,而是不知不觉,进入下一层,而且层层都有不同的效验。

    这两种体系究竟有什么不同,莫闲想深究,却因为自身修为不到,不能够深究,他并不会放弃黄庭大道的修行,毕竟这是他的根本,但他不会保守,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,一句话,他并没有道佛门派之见。

    谢草儿虽然不满道宣贬低道门,但她是一个聪明人,并不是一个顽固的人,也知道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,听得也很仔细。

    他们一边论道,但感官并没有完全放在论道上面,天色已晚,莫闲眼光一闪,道宣也嘎然闭口,四个人都停住了,因为他们感觉有修行者靠近。

    莫闲低下头,心暗数,一共六人,不错,是冲着公子睿来的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眼睛和另外人对视一下,打了一个手势,众人点点头,悄然散去,莫闲像一朵浪花一样,淹没在众侍卫之,不是消失在他们间,而是和他们气息一样,不留神的话,会自动将莫闲忽略。

    八部天龙夜叉部的空行夜叉卢如及五个下属,在黑暗,身体像一缕轻烟一样,潜入齐军大营之,齐军巡逻的士兵在他们面前经过,好像根本看不见。

    道宣和道真早已到了公子睿的身边,公子睿很诧异看了他们一眼,道宣微微一笑,而道真却打了个手势,公子睿明白了,他的侍卫此时也惊了起来,不是他们现了什么,而是道宣他们的举动太熟悉,前几次刺杀时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们不约而同的站好各自方位,手刀剑已出鞘。

    莫闲感觉到刺客的到来,心头一惊,这次来的居然是修行者,他们藏形匿迹很高明,连莫闲都不能准确定位。

    莫闲手一翻,六道细细的光华一闪而没,他布下了**针。

    谢草儿悄悄地将一道金光符打入帐蓬之上,微微灵光一闪,便自消失,莫闲看了她一眼,点点头,经过几次刺杀,她精明了很多。

    空突然出现四道黑烟,直扑莫闲四人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