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烟如蛇,在黑夜,人不会留意,但莫闲手剑起,剑光一闪,斩断一条,谢草儿根本没有理睬,在她的身边,陡然亮起一道金光幕,和大帐连成一气。w?

    道黑烟,一见金光,立刻如雪花掉入沸水一样的消散。

    四个人现身,一身黑衣,手执戒刀和降魔杵,一个人直奔莫闲,另外个人袭向其他人。

    门前侍卫一见,各运手兵刃,准备截着四人。

    莫闲叫道:“你们退下去!”

    侍卫们可不管这一套,就当没有听见,莫闲心苦笑,已有数人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莫闲刺剑式出,似空一点寒星摇落,光芒幻成一条线,那名刺客手抬之处,想架开这一剑,却架了空,噗的一声轻响,剑已刺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几位侍卫各轮刀剑,向刺客砍去,名刺客身边浮现起黑光,一接触黑光,几名侍卫哼都没有哼一声,当即倒地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后面的侍卫一看,大吃一惊,身体立刻迟疑了,他们这一迟疑,刺客不迟疑,身上黑光轰然击出,一遇黑光,侍卫们纷纷倒地。

    莫闲意念一起,六道微光闪现,直袭人。

    一名刺客闷哼一声,一头栽倒在地,而另一名看见微光一闪,知道不妙,手降魔杵一下子佛光四射,脱手甩出,在两人面前竖起一道佛光墙。

    “小心暗器!”他叫道,**针的四根针一下子陷入泥潭之,显出形来,另一名刺客祭起戒刀,化作一道匹练,轰的一声,匹练击在谢草儿的金光符,金光符形成的光幕,顿时啵的一声破散。▲.?

    这两名刺客根本没有看一眼倒在地上的两名刺客,他们不仅对敌人狠,对自己人也狠。

    谢草儿一声娇咤,她的法器飞出,缠住一名刺客,而另一名刺客却突入大帐,看见公子睿在道宣和道真的保护下,还有数名侍卫。

    公子睿正端坐在案后,眼睛之,并没有慌张之色,他以为这一次和以前几次一样,都是世俗的武者。

    他的戒刀化作一道银虹,直奔公子睿,道宣上前一步,手结出火天印,头顶之上,火天虚影出现,如上古火神,四手各执法物,左上一手执缨络珠串,右上一手执角火轮,左下一手执仙仗,右下一手执澡瓶,周身火焰熊熊,胯下青羊,面红愤怒似大吼,轰的一声,角火轮化作一团烈日,迎上戒刀,一时间,相持不下。

    道宣的层次在刺客之上,但由于刺客使用了法器,而道宣只是以法术相迎,故此一时间不能将他拿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莫闲一声大喝,手剑洗剑式出,他的面前突兀显现两人,这两人,一名正是空行夜叉卢如,另一名功力显然高于先显现出来的四位,这两人,论境界都高于莫闲,甚至高于道宣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卢如一个黑天金刚掌,想结果莫闲,最起码要使莫闲受伤,他并不知道,莫闲曾经是十六鬼之一,不过,就是知道,他也不会留意。

    他出了金刚掌,根本没有心思再看一眼莫闲,对另一个人说:“交给你了,解决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一个小修士,我杀不了他,我就不叫地行夜叉。”地行夜叉不以为意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脚下一动,空间似乎一缩,人影已经出现在百里睿的面前。▼.?

    莫闲以洗剑式挡出,他的剑化入砍柴功,这一点是他面前的敌人没有想到,黑天金刚掌很威猛,一个大手印达到五六尺,这还是空行夜叉功行不足,要是功行足,手印会达到亩许方圆,一掌笼罩之下,一切生命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但莫闲的砍柴功是世间少有的绝技,潜虚子修道数百年,从砍柴悟出,已经不能算是绝技,而是悟道之技。

    剑一出,大掌从空而落,看似气势汹汹,但剑光一闪,大掌立刻分成二半,轰的一声响,两半的手掌分别击在地上,但在间,莫闲却是毫无损。

    地行夜叉“咦”了一声,他没有想到,空行夜叉卢如的黑日金刚掌居然被破掉了,而且,莫闲似乎很省力,他看不懂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放在心上,莫闲的功行在他之下,他清楚的感觉到莫闲的功行,不过刚刚筑就道基,比起他来,还是有差距,他并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莫闲却看不清他的功行,莫闲能朦胧感觉到道宣的层次,而他似乎比道宣还要高一筹,应该相当于禅天。

    但莫闲并不害怕,修行的境界是境界,虽然与战斗力有关系,但并不能代表战斗力。

    莫闲一个击剑式,剑光如水一样,直泻向他奔涌而去,无孔不入,一时之间,他几乎无法可挡。

    地行夜叉一个后缩,间运起他的最得意的神通天足通,虽然只是皮毛,也让他得到了地行夜叉的称号。

    人似瞬移一般,一下子退出数丈,就是这样,地行夜叉用手一摸咽喉,皮破了,不禁打了个寒战,好玄,只是一缕剑气轻轻擦了一下,自己躲得快,才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他怒吼一声,他害怕了,但随即以怒吼声驱除了胆怯,他的功行在莫闲之上,他是八部天龙夜叉部,怎么能害怕,要害怕也是敌人害怕,他怒冲冠,一刹那,他浑身肌肉坟起,人也立马长高了半尺,獠牙外露,头开始变红,脸也开始变蓝,这是他的夜叉九变。

    这套功法,他练到第重,共九重,如果炼成,他会化身为夜叉王,浑身火焰缠绕,手股钢叉,左足大日,右足满月,胸前十六个骷髅串成的珠链,浑身金刚不坏,战斗力达到佛门金刚。

    就是炼到第层,他已经能暂时现夜叉形态,浑身也刀枪不入。

    莫闲见他变形成夜叉模样,心一惊,莫闲并不知道这种秘传功法,意念一动,**针化作六根长长的幽光,只一闪,便到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当的一声,六根针射到他身上,身体表面似有符闪现,火星溅起,把**针给弹开了。**针居然没有伤到他,见到这一幕,侍卫们吓了一跳,莫闲也是一惊,他的身体居然能挡着下品法器!

    虽然**针不是什么重型法器,也比较粗糙,但他抵挡住法器是真的,他的身体已完全不同于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莫闲意念一起,收回了**针,他没有惊慌,敌人当前,他很冷静,他以前是一个杀手,每次刺杀,生死都置之度外,十分冷静,现在又入修行,自然是十分冷静,他不相信地行夜叉身上没有弱点。

    地行夜叉怒吼一声,扑了上来,莫闲手一弹钢剑,“铮”的一声剑鸣,音杀术出,借声传出杀意,幻成剑芒,直入敌人的心。

    地行夜叉身体一顿,眼一刹那陷入迷惘,但就是一瞬间的事,但莫闲由此得知,他化身夜叉,不仅是身体上,连意志上都较常人强。

    莫闲飞天步一转,身体出现在他的左边,他似乎看到莫闲一转,头脑有点迷糊,莫闲不知道,夜叉九变到第六变时,人的智力才正常,而第九变时,智力更是远常人,直觉更是惊人,好像天生为战斗而生。

    不过,他目前只到第变,身体是强大,但在智力上却比人低,强大的功法带来的副作用之一。

    虽然迷糊,他的眼又一次现出迷惘之色,但他并不是没有智能,他转过身,在转身过程,却现一名侍卫,侍卫站的比较远,方位却在他的左前方,莫闲转的角度比较大,他一见侍卫,脑还有战斗的本能,一声吼,如同一阵风一样,就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莫闲一愣,随即心一喜,对方好像脑子不清晰,这个现立刻让他心定了下来,至于那名侍卫,他自己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那名侍卫一见怪物向自己扑来,度惊人,魂都吓飞了,好在他是一个武者,手刀照着地行夜叉就是一刀。

    地行夜叉没有理睬,大手上瘦骨嶙峋,指甲尖利,当头就抓下。

    一刀正砍在地行夜叉的身上,符一闪,出败革一样的声响,这一刀,侍卫用尽浑身的力气,没有想到,对面这个怪物连皮都没有破开,反弹之力,令虎口开裂,刀呼的一声脱手飞出。

    手爪已经抓下,鲜血飞溅,侍卫一声惨叫,地行夜叉眼露出嗜血的光芒,双手一分,竟生生将侍卫撕成两半。

    莫闲见他的皮肤一闪而过的符,不等他反应过来,一剑下沏,剑随身动,人剑一体似瞬移一样出现在他的身后,剑下红光崩现,第一次破开了他的皮肤,符刚刚浮现,一接触剑气,立刻崩溃。

    地行夜叉虽神智有些不清,但战斗的本能实在强,在剑气及体时,身形似鬼魅一样扭动,双手向莫闲抓来,指甲之上,甚至浮现起血光,莫闲化为洗剑式,脚下走出飞天步,倒踩星。

    地行夜叉似乎感到剑的危险,手爪一下子顿住,却出现蓝幽幽的冥火球,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