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以不变应万变,不再关心那相隔重重空间的目光,和李二黑说笑着,他表面上与内心不一样,内心却敏锐的观察这个福地中的人,有许多修士,见到了李二黑,都一拱手,匆匆而去,每个人脸上很少有笑容。

    “苦了他们!”李二黑感慨道。

    莫闲看似无意,却在尽量感受他们的气息,他们有些人身上有魔气,莫闲不会因为有魔气就认为他们与天魔有勾结,有魔气只说明他们与天魔及魔人有过接触,战斗也是一种接触。莫闲从他们的行为上看不出他们的内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经常与天魔战斗吗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日子越来越艰难,许多人都是死于与天魔的战斗,还有与魔人的战斗中,刚才遇到这些人,就是刚回来的,看他们的情况,应该经过战斗。”李二黑说。

    “近来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太好,天魔少了许多,一般战斗中,魔人反而更凶。”

    莫闲点点头,问到:“你们这个福地中,有没有凡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但老弱病残是有,特别是以前与天魔们战斗中残疾的,他们很可怜,有些人失去的能力,更大的是绝望。”

    正在说着话,冯难匆匆来了,一到此,便说:“莫道友,你身上是否有丹药,治伤的丹药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受伤了?”莫闲问到。

    “我的一位战友,他中了魔人的法器,现在处于昏迷之中,丹药现在很紧张,我们不能看着他死去,丹师说只能看他的运气,完全凭借他的意志。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,我修行的天演录,对人体很熟悉,而且天演录在筑基期时就开发出生命圣光,对各种伤势有着丹药无比代替的疗效。”莫闲立刻说。

    冯难一听大喜,立刻飞奔,莫闲和李二黑紧跟着他,不一会到了一处小屋内,直接入内,床上躺着一个年轻人,在床前有着一帮人,正束手无策,见到冯难来了,问道:“有没有拿到丹药?”

    “一般丹药不行,只有万应丹能试试!”另一个人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万应丹已经用尽。”冯难说到,众人脸上露出失望之色,莫闲见床上的年轻人浑身阴寒,虽在昏迷之中,还是倦缩着,背上有着一道狰狞的血口,颜色发青黑色。

    “不过,莫闲道友说有办法救他。”冯难又说,听说莫闲有办法救他,众人一齐望向莫闲。

    “道友,你救救他,渊驱是个好人,求你救救他!”

    “我会尽力的!”莫闲说,他看得出,渊驱中了阴寒魔毒,他身上双螺旋光带又一次出现,生命圣光盘旋在渊驱身上,白色的光一入他的身,立刻看到灰色的魔气泛起,源源不断地涌出,想与白色光华抗争,但不过是无源之水,一遇到白色的光芒,立刻烟消云散。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伤口中不再流出魔气,白色的光照射到伤口上,伤口开始蠕动,白色的肉芽迅速长合,伤口居然消失,他哎哟一声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众人大喜,一个个向莫闲道谢,渊驱他还在呆痴之中,有人告诉他是怎么回事,他才挣扎着爬起来,给莫闲道谢,莫闲按住了他:“不必起身,我虽然救了你,可是却消耗了你的元气,你好好的静养,我这边有药水,要是我不在,你们可以用药水救人。”

    莫闲拿出了一盒药水,这不是莫闲所配制,而是他买的,格物星球上,丹药并不多,而是各种针剂药水等,价格也很便宜,功效却不下于丹药,莫闲也买了不少,主要作为今后自己炼丹的参考,谁说丹药一定是丸状?

    当然,莫闲目前在这个世界,他不必炼丹,只要花钱买就行,而且价格也比较便宜,而他自己炼丹,成本就很高,工业化大生产的成本和效率是远高于手工操作。

    在这边一担搁,那边孔亦凡他们也商量出来,他们实在无路可走,不接受莫闲他们提供的帮助,他们一点希望也没有,他们接受了莫闲的条件,不过他们也提出一个条件,就是先将他们福地中受伤的,还有老弱病残一齐带走。

    莫闲听到他们的条件,大喜,当然答应他们的条件,下面就是细节问题,莫闲和他们讨论了几个时辰,定下了方案之后,出了福地,他一出福地,感到天魔之王的目光向他看来,他一笑同,凌空书符,刹那间,他从天魔的视野中消失。

    他的符箓结合了神隐符和屏蔽符箓等等几种符箓的,经过自己的推演,已成了一个独特的符箓,就是暗黑王,远程也不可能发现。

    暗黑王脸一沉,神念立刻如漫天的罗网,向这边扫来,但令他惊讶的是,神念之中,竟然没有莫闲的身影,他居然把莫闲跟丢了。

    天地发生了震动,无限黑云堆积,暗黑王哼一声,空中之中出现了一只大手,压了下来,轰的一声响,足足有两平方公里,但他失望了,莫闲不在这个范围内,他甚至不知道,莫闲是向哪个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大掌从天而降,冷冷一笑,自己总算扳回了一局,他转身而去,来到了和谷神所约之处,谷神还没有来,莫闲也不着急,此处是草原,有一颗大树,很好认,莫闲走到大树下,盘腿坐下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猛然间,他皱起眉头,一队魔人正在追杀一些凡人,坐下骑着怪兽,有些怪兽颈下挂着人头,正在哈哈大笑,而被他们捕猎的是却是人,他们兴致很高,故意放走人,然后追赶,手中的法器弯刀挥舞着,骑着怪兽,最先的一个,已离凡人中最落后的一个不过数步之遥,落后的是一个老年女人,弯刀举起,眼看这位妇人就要丧命在屠刀之下。

    一道血虹陡然出现,他了刀还没有落下,血虹已经掠过魔人,魔人徒然怔住了,接着尸身分为两半,栽倒在地,尸身接着化为血水,那个妇人显然吓呆了,后面魔人一见那道血虹,纷纷祭起手中法器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