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以洗剑式配合身法似鬼魅一样后撤,冥火球到,却撞在剑气之上,“扑”的一声,火焰熄灭。??

    再看地行夜叉,左肋下出现了血痕,虽然不碍事,但莫闲一剑突破他的夜叉之身是事实,前面以法器**针没有伤到他的**,现在却以一件凡兵破开了他的肉身。

    莫闲这一剑,便退开了二丈,而地行夜叉虽然迷糊,却也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,他眼睛盯着莫闲,红根根竖起,一张口,出一声长啸,他彻底怒了,其他的事情都忘记了,他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人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就在他一张口的瞬间,莫闲陡然动了,莫闲有一种感觉,根本没有经大脑思考,自然而然的刺剑式现出,受对方气机牵引,刹那间,整个人不见了,只见一道剑光似划破长空的流星一样。

    地行夜叉陡然感到一股死亡的气息,他张着口,还在长啸,眼睛看到一道剑光似乎凭空出现,根本没有看见人,他面前刚刚浮现出符,一遇剑光,立刻崩溃,他的脑好像没有见过这付奇景,以往不是兵刃法器一遇到符,度就会减慢,怎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不等他的不清醒的脑袋想明白,剑光已穿入口,他的长啸声嘎然而止,莫闲一剑从地行夜叉口而入,从脑后穿出,他死不瞑目,红消退,獠牙消散,一切夜叉的特征都在消退,倒在地上,已变成一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莫闲杀地行夜叉叙述时间长,不过一切生很快,过程更是电光石火,两个照面,地行夜叉已经横尸当场,此时,谢草儿还没有解决对手,一把短剑法器正和刺客的降魔杵在空交击。

    莫闲不讲什么江湖规矩,剑诀一领,拔剑式出,在刺客的身后就下手,刺客正和谢草儿斗的正欢,眼睛余光见莫闲向他下手,刚结印,还未等他完成,剑光已过,横尸当场,降魔杵一下子失去灵光,跌落在地。w★

    莫闲和谢草儿对望了一眼,目光转向道宣二人。

    道宣用火天印与刺客对抗,,气浪翻转间,似一轮火日,正与戒刀相抗,敌人虽用戒刀,但道宣明显功行深厚,一时间,刺客已显得吃力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空行夜叉卢如出现在公子睿的面前,大拇指一挑,公子睿的眼,好像见到了一根通天的金刚杵,向他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公子睿想喊,喊不出声,想动,身子动不了,好像坠入噩梦之,眼睁睁看着一根大拇指在眼前越来越大,心充满了绝望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旁边出现一只金色的棍,棍与指相遇,无形似乎起了波纹,随后耳听到一声巨响,公子睿的衣衫向后飘起,迎面感到一股劲风,让他不由自主闭上眼睛,头上的簪一声脆响,断成了两截,头一下子随风飘到脑后。

    他自己没有看见,道真刚才出手,救了他一命,自己却站不住了,身子忽的一声抛了出去,口不由得沁出几缕血丝,而空行夜叉卢如身体仅仅是摇晃了一下,但独杵印却按不上去,手一缩,转成触地印,由一指变成五指。

    道真以金刚棍法横插一手,但自身功行比空行夜叉低了二个层次,以掌挡指,虽然暂时解决了公子睿的危险,但自己也受了伤。

    道宣一见公子睿危险,情急之下,放弃了刺客,口“嗡”的出字咒音的一音,双手形成残影,结成宝瓶印,轰出一记佛光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的触地印刚要接触到公子睿,佛光已到,轰的一声炸响,劲气横飞,公子睿刚刚才脱虎口,惊魂未定,危险又降临,幸亏旁边侍卫手快,顺势一拉他,另一名侍卫挡在他前面。

    侍卫一下子抛飞起来,口喷出鲜血,撞上了公子睿,两个人狼狈的跌落在地,公子睿又躲过一劫。◆●w▼

    道宣身子一晃,挡在公子睿的前面,道真也在空一扭身,飘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道真,你对付那个刺客。”道宣叫到,道真一听,挂在脖子上的一串佛珠陡然放射出金光,离开了他的脖子,只向那名刺客套去,那名刺客用戒刀相迎,而道真不知什么地方拿出一根棍子,棍一摆,就上去了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卢如面无表情,他身体一摇,一步迈出,正是他的天足通,好似穿越空间一样,谁知道宣身体也一摇,却是遁字诀,龙象寺是识含宗的祖庭,是一种玄学化的佛门宗派,《易经》及老庄著作研究的也很深。

    卢如的天足通只是得了皮毛,人一动,道宣的遁诀动,遁不仅是空间瞬移,也是一种困人的技术,上乾下艮为遁,法相天山为遁,天在其上,法诀动,神妙不可测,如天马行空,山在其下,镇压一切,炼到深处,围困一切空间类神通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天足通出,人却没有到达应该出现的地方,也就是公子睿的面前,却出现在道宣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道宣笑了,他已结出火天大有印,刹那间,头顶之上,火天虚影出现,诸般法物,劈头盖脸的打来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吃了一惊,他没有想到,他居然出现了偏差,他手起触地印,光影散乱,到底空行夜叉功行要比道宣深厚一些,轰的一声响,道宣连退数步,而空行夜叉仅是身体摇晃了两下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莫闲和谢草儿已经结束战斗,一个以前是杀手,一个是女子,都没有人们常说的君子风度。

    谢草儿在刺客后面祭起短剑,化作一道青芒。

    刺客手戒刀如银龙闹海一样,正与佛珠及道真的手棍相互纠缠,左支右绌,没有料到后面谢草儿根本不问江湖道义,祭起法器,直接杀向了他。

    一声惨叫,他现了一道青光,身子急偏,但短剑已过,右臂血光崩现,齐肘而断,头上的佛珠如同一根绳,一下子捆住了他,道真的棍已打到,“扑”的一声,头立刻万朵桃花开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而莫闲却已身剑一体,击剑式出,直落空行夜叉的后心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也真了得,刚将道宣击了出去,陡然心警报起,一回,见一道剑光飘忽而至,身体本能的感觉到剑光与众不同,脚下天足通出,一下子人就消失。

    莫闲一剑落空,身体感到一阵杀机侵体,脚下飞天步立刻乱踩,身体横移出去,手剑光一转,洗剑式出,血光迸现,一只手已从他的肩头掠过,肩头衣服破开,皮肤被划破,一道阴冷的气息直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莫闲身子横移开,肩头受伤,而空行夜叉的臂膀之上,留下一道四寸的血口,这电光石火间,两个人都付了伤,看起来空行夜叉伤的更重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是莫闲伤得更重,他感到一股阴寒直往身体里钻,好在伤的是左肩。

    莫闲后退几步,剑斜指着地面,眼睛盯着空行夜叉,而其他人也已经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莫闲吸了一口气,意念集在伤处,伤口上先流出暗红的血水,好一会,才把阴寒的感觉驱出了体外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谁也没有动,四人的杀机指向空行夜叉,空行夜叉也暗暗叫苦,对方任何一个人,都比他层次低,单独遇上,他有把握战胜他们,但四人一起,空行夜叉知道自己任务失败了,他现在与四人气机连在一起,牵一动全身。

    他的脚缓缓的踏出,准备突围,方向选择了谢草儿,但他踏出的一步,却是对着莫闲去的,莫闲和他两个人都忌讳对方,他没有把握杀掉莫闲而不被他的剑所伤。他的脚缓缓在空落地,忽然他的脚方向一偏,人已消失,方向正是谢草儿。

    他一动,四个人都动了起来,谢草儿脚下自然使出了飞天步,她自得到飞天步,一直勤修不已,虽不能说极度熟悉,但也比较熟悉。

    莫闲却已将飞天步化入他的猿公剑法,已不能算是纯粹的飞天步。

    “不好,注意公子的安全!”莫闲叫道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虽然落步于谢草儿,但脚下又微微调整,就是这一调整,他的天足通自然流转,一步就要自然透出四人包围圈,而方向却正对公子睿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虽然不是逃走,而是冒险一击,只要刺杀了公子睿,那么这一路大军,就失去了支撑的支点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道宣冷冷地说出了一字:“遁!”,莫名其妙地,半个身体就要突出包围圈的空行夜叉脚下一个微颤,人完全改变的方向,变成面对道宣。

    可见,道宣在遁字诀上的功行在空行夜叉的天足通之上,虽然在实力上逊于空行夜叉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又一次落到包围圈,这一次,他明白了,原来是是道宣捣的鬼,他一声怒吼,身体陡然拔高了将近一尺,肌肉鼓起,獠牙外露,皮肤变成了靛蓝,头像火一样,根根飘起,脖颈之间,出现了十八颗骷髅头串成了项链,他也修行了夜叉九变。

    他的功行明显在地行夜叉之上,他已修到第四层,他的智力虽下降,但又比地行夜叉高。

    “夜叉九变!”道宣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