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行夜叉卢如化身为夜叉,谢草儿的短剑一下子击在他身上,靛蓝的肌肤上音如败革,飞剑无法破入他的皮肤。▲

    一根棍闪烁着金色灵光,道真纵身而起,当头一棍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卢如眼睛之露出绿色光芒,狂吼一声,似平地起了一阵风,他脖子上的骷髅珠串闪现灰白的光华,伴随着他的吼声,层层叠叠的符迎向金色的棍子,棍子落下,光华耀眼。

    他猛然抬头,一棍命他的头部,一声响亮,棍子被反弹上去,而空行夜叉好像什么事也没有。

    而道真却被震飞出去,这个结果,令道宣和莫闲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道宣又一次结出火天大有印,而莫闲眼睛死死盯着空行夜叉,手的剑开始嗡嗡振动,白色光华又一次泛起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人动了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在这种状态下,智力受到影响,一切都依本能,都依他心的那个执念,就是要杀死公子睿。

    他的第一目标,就是公子睿,其他人并不放在他的眼,他直接扑向了公子睿。

    而道宣头顶之上,火天虚影出现,如上古火神,四手各执法物,一手执缨络珠串,一手执角火轮,一手执仙仗,一手执澡瓶,火焰熊熊,胯下青羊,面红愤怒似大吼,轰的一声,角火轮化作一团烈日,向着空行夜叉轰去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脖颈上的骷髅珠陡然放大,口喷着黑烟,冒着磷火,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在一片鬼哭神嚎,大片黑烟磷火如同喷射的烟花和烈日撞在一起,刹那间,剧烈的爆炸横扫一切。

    而空行夜叉浑身放射着靛蓝的光华,一层层符明灭不定,在爆炸分毫不损,但周围的人和物却不怎么幸运,纷纷向四周抛去,大帐也四分五裂。w●

    公子睿等人像滚地的葫芦一样,狼狈不堪,倒了一大堆,而莫闲等四人,却在原地,各呈手段,只后退了二步,并未像其他人一样。

    莫闲长啸一声,手剑带着白光,击剑式划出一道飘忽不定的轨迹,剑尖似乎遵循一种冥冥指引,顺着符溯流而上,只透空行夜叉的靛蓝光层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虽然神智不如常人,但变身夜叉后的本能却挥的淋漓尽致,在空身体一折,这一剑居然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已经直袭公子睿,几人交锋,时间极短,而四人一见这种情况,已经来不及,眼睁睁看着他到了公子睿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名侍卫将公子睿推开,夜叉的手爪落下,侍卫被撕成二半,鲜血溅到脸上,伸出舌头一舔,似乎十分陶醉。

    公子睿吓呆了,他没有想到会见到如此血腥的场面,一屁股坐在地上,而空行夜叉手爪已到,眼看着他就要丧命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一声佛号,一个金色的佛掌迎面而来,净庵法师在最关键的时间赶到,莫闲他们和空行夜叉争斗的声音引起了军其他修士的注意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看着空行夜叉卢如撕了侍卫,他身体还在十几丈外,立刻运起金刚般若掌,凌空一击,金色佛掌一闪,把空行夜叉一掌击得退后十几步,金光似乎如影随形,侵入靛蓝的光华之。

    空行夜叉如遭雷击一般,甚至口喷出了血液,刚才金刚不坏之体的夜叉之体,在这一掌面前,第一次出现了受伤。

    这一受伤,空行夜叉似乎也知道来人的厉害,掉头就逃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怎么能让他逃到,手一翻,身体一矮,右手搭在地上,正是触地印,但威力上远大于之前空行夜叉所施展。.■

    众人觉得脚下大地一阵摇晃,而空行夜叉却感到脚下一股大力陡然产生,力量是如此之大,让他的夜叉真身根本无法抵挡,眼前一黑,一口鲜血喷出丈许,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莫闲和众人见到这一幕,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,这种触地印只要触到物体,力道就会顺着物体直攻对方内脏,只要在大地上,防不胜防,空行夜叉就是如此丧命。

    莫闲等人长舒了一口气,空行夜叉给四人带来了压力不小,要是被他得手,四人的脸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士兵们举着火把,忙着救人,侍卫们伤亡不小,好在百里睿只是受了些轻伤,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四人见到净庵法师,躬身施礼:“多谢**师相助。”

    净庵法师也合什回道:“四位不必过歉,近些日子以来,生了不少针对公子睿的刺杀,看来阎罗殿和百里聪相互勾结,要是让百里聪得势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在净庵法师身后,有十数位修士,有道门也有佛门,惠海和惠明就在其间。

    “法师,我们一路而来,只干些保护人的行为,而不见修士主动上阵,为什么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“军煞气浓重,兼之世间因果重重,不是吾等愿意如此,修士一般不愿沾上因果,如果不是此事相关修行界,吾等不会出现在这里。”净庵法师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阎罗殿不怕沾上因果?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怕,他们不敢明来,只是暗刺杀而已,要不然凡间早就是修士的天下。阎罗殿要切入世间,必须借助王侯将相,看来,百里聪明显被阎罗殿所控制。”净庵法师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前几次来的只是世间的杀手。”莫闲陷入深思。

    他本来还在嘲笑阎罗殿,明明可以应用越世间的力量,却又在世间养了一大群只修炼武功的凡人,现在才明白,是自己不懂,阎罗殿畏惧因果,说明他们还畏惧冥冥不可测的天威。

    莫闲毕竟是半路出家,不懂行的人以为只要得到一本秘笈,就能修行,事实上大错特错,他最初得到《黄庭经》和《牟尼盘经》,以为是废书一本,根本看不懂,得绿如指点后,才明白《牟尼盘经》法术修炼,而《黄庭经》只以为是世间道士的经书,连绿如都如此认为。

    直到遇到松溪真人后,得到他的指点,才开始修行黄庭之道,后来由子秀临终时托付,拜入遇仙宗,又得潜虚子青眼,入藏经楼,半年多的时间,精读第一层的藏书,打下较为深厚的道家学识,虽其功法较少,到此时他才明白,得到秘笈,只是第一步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地球上,小学直到大学的教科书可以说是专门针对学生而编撰,而自学成才的人少之又少,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莫闲到这时,才明白这个道理,心为自己感到幸运,他算看清楚了自己的缺点,自己的路还很长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就如他的同门那些人,除了师傅传授,自己根本不学习,就是给他们一本秘笈,他们不一定能够学会什么,这一点,从藏经楼门可罗雀就可以看出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世界还有玉箴这个东西,玉箴需要以精神力读取,没有修行到一定程度,根本不能读取玉箴。

    玉箴比较稀少,里面更多的是一种全方位的信息,并不是字信息,可以说是一种直指人心式的经验,制作玉箴需要修行很高,最起码相当于金丹层次,而读取它一般需要筑基层次,一般修行者很少有人有。

    在莫闲沉思期间,净庵法师开口了:“看来,公子睿成为阎罗殿的眼钉,不惜出动修行者,今日来的全部是修行者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谢草儿回道。

    “通知随国大军,谨防阎罗殿刺杀公子智。”净庵法师吩咐身后的一位和尚,和尚应了一声,转向没入黑暗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又道:“要加强公子睿的守护力量,惠海和惠明,你们师兄弟和这四位一齐负责公子睿的安全,一天十二个时辰,公子睿身边不能离人。”

    惠海和惠明两人合什:“谨遵法师吩咐!”

    两人走了出来,公子睿一见,急忙合什:“两人位大师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高兴,刚才惊魂一幕,他吓得要死,现在又来了二位修行人,他当然高兴,自己安全进一步有了保障。

    公子睿一抬头,在火把下,打量着惠海和惠明,惠明站在惠海身后,开始他没有留意,当他的目光移到惠明的脸上,惠明低头念佛。

    “弟弟,怎么是你?”公子睿叫了起来,口充满了惊讶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嘎然而止,旁边的他的幕僚公羊仲脸色变了,他也认出了惠明,也就是世子百里明,世子明在齐营!

    百里明是名正言顺的郑侯继承人,公子睿也好,公子智也好,他们打着百里聪得位不正,想争郑侯的位置,而正牌的继承人却偏偏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他刚刚回身,听到这句话,猛然掉头,目光之,充满了疑问,众人一团雾水。

    而此间有一个明白人,他就是莫闲,他并不愿意和惠明对面,虽然惠明并没有认出他,毕竟当初莫闲去刺杀百里明,虽没有成功,却将百里明身边的师傅兼大将军端木良杀死,他与百里明之间可以算是仇人。

    虽然当初他还是一名阎罗殿的杀手,现在已经反出阎罗殿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