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. 慧光镜,观察众修诡计生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南无释迦牟尼佛!施主,世间已没有百里明这个人,贫僧惠明,见过百里施主。?◆??网.★”惠明双手合什,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公子睿明显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我看错了,原来是惠明大师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公羊仲显然如释众负,但眼莫名闪过一丝寒芒,公羊仲不放心惠明,虽然惠明这么说,但公羊仲却不能放任自流,他在寻思是不是无声无息的干掉惠明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一对话,净庵法师立刻想起一种流言,传说古华寺的智通法师曾经救过一人,世间传说是百里明,净庵法师开始认为只是世间谣言,一名僧人怎么插手世间王侯的事务,现在看来,传言恐怕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眼珠一转,心也暗暗佩服智通,虽然都是佛教僧侣,但佛教之,派系林立,想不到智通的上座部居然想到这一种方法,偷偷将世子百里明掌握在手,机会一到,他的上座部不是在郑国独占鳌头。

    幸好阎罗殿抢先下手,看来,他想将小乘佛教扬光大,可惜,人算不如天算,净庵法师心自以为明白了智通的手段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一切都是为我准备的,看来得想办法把惠明掌握在手,是我金顶寺法华宗该成为第一宗,小乘佛教怎如大乘佛教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心盘算着,但他不好直接表达出来,眼睛望向惠明,似乎在看一件稀世珍宝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落入莫闲的眼,莫闲虽没有想到这么多事,但净庵法师眼炽热的光芒,让莫闲心升起不好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白无常焦急等待空行夜叉卢如的回音,但等了一夜,空行夜叉如石沉大海,他知道,空行夜叉失手了,而且,人一个没有逃出来。

    东方亮,他叹了一口气,望着远方齐军的营盘,陷入深深的思索之,对方究竟什么人出手?

    手下来报,小明王然越来了。.●

    白无常一惊,又一喜,惊的是小明王然越怎么来了,显得他不是无能吗?然越在阎罗殿地位然,直接受教主领导,地位上比他高;喜的是然越去元里,他来了,证明元里的楚军已退,最起码一路敌军已退。

    白无常急忙迎了出去,他依然戴着面具,这是阎罗殿的规矩,勾魂使者的无常面具在人前不得摘下,就是教主当面也是如此,除非他不以勾魂使者身份出现。

    “勾魂使者郑国白无常拜见小明王。”白无常说道,手一拱。

    然越带着十八名头陀,见此,还礼道:“不必多礼,都为佛主的教义,南无黑日如来佛!”

    “属下无能,到现在为止,未能完成判官交给的任务。”白无常请罪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怪你,你能说一下具体情况?”

    “好的,先请到帐内。”

    两人按宾主坐定,白无常将事情的详细经过一字不落的叙述了一遍,小明王然越听完之后,问道:“你昨夜派出了夜叉部的空行夜叉,他修行的夜叉九变已到第四重,浑身较金刚不坏之体还强上四分,一般下品法器都不能动他分毫,何况他还得到了初步的天足通,就是打不过,按理来说,他应该逃出来,他居然失手了,而且毫无音信,敌人不简单,应该有入了果位的高手在场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想到,先前失手,还可以说我是故意的,去探他们虚实,不过是一些世俗的刺客,但我没有想到,空行夜叉卢如居然失败了,是我小看了那帮道佛人士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他们不过是小丑罢了,我既然来了,他们的末日也就来了。w?”然越狂傲的说到,而白无常似乎很赞同他的话,看不出他在拍马屁,而是真的认同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明王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先看一下敌人情况。”小明王然越说,“我练了一门神通,唤作慧光镜,千里之内,观察一切,是由天眼通和圆光术结合而成,我先来观察一下敌方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见他如何作法,手一指,一面大镜凭空出现在帐,一口真炁喷了上去,镜子表面一阵云雾翻滚,敌方军营的事情出现在镜子上。

    然越和白无常聚精会神的看着,一个个人影活动在镜面上,莫闲不禁眉头一皱,他感觉到有点不对劲,但查看自身和周围,并没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莫闲的异常让然越惊异的咦了一声,目光盯住镜莫闲:“这是谁?好灵敏的直感!”

    白无常本来没有留意,突然间脸色一变,他认了出来:“是他!他怎么会在齐军?”

    白无常的异常引起然越的注意:“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认识他,他是阎罗殿的叛徒,原来是郑国分坛的一名杀手,唤作爆裂鬼莫闲,自从刺杀百里明失败,他就叛出了组织,组织多次追杀,都让此人逃脱,想不到他居然也修行了法术,此人必须除掉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不错,是应该除掉,敌人当有一个了解我们的人,怪不得前几次刺杀,都失败了,他的身份齐军方是否知道?”然越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?”白无常迟疑了,“我们不知道他的身份,敌方应该不知道他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只能从人性方面推测,然越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,但他也知道,莫闲闯入他们视线,只不过是一个例外,白无常也没有想到,阎罗殿追杀的人,出现在齐军。

    镜面上情景在流转,现在他们所察看的是百里睿的军帐,又几个修行者出现在镜面上,谢草儿和道宣等人依次出现在镜面上,接着,惠海和惠明出现。

    当惠明出现时,白无常神色一动,喊道:“等等,这不是百里明么,应该叫惠明,不怪上次在古华寺没有见到百里明,原来早就溜掉了,他怎么和莫闲在一起?我明白了,莫闲肯定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真实的身份,要不然,百里明不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然越兴趣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肯定,莫闲在那次刺杀,杀掉了端木良,而端木良是百里明的老师,两人感情非常好,要是知道他的身份,两人怎么相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然越眼珠一转,他本来想以强势碾压过去,现在想到了一条计策,他笑了,回过头,对旁边的人吩咐了几句。

    白无常开始一愣,等他从然越的吩咐明白然越的计划,不仅竖起大拇指:“明王阁下,高明,白无常甘拜下风,这样一来,莫闲跑不掉,百里明也跑不掉,甚至敌方大多数修行者都要卷入您的谋划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本意是碾压过去,但太没有意思,现在可以好好玩玩,彼方小丑,何足道也!”然越哈哈大笑,他俊秀得不像男人的脸上,充满了嘲笑。

    镜光影又一转,出现了净庵法师,净庵法师修为很高,正与其他修士在交谈。

    “原来齐营还是有个别老家伙,这家伙修行已入果位,虽没有到罗汉果位,但也不可小视,这才算是我的对手。”然越脸色一正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净庵法师,须陀洹果位,是敌方功行最深的一个,已近世间法的巅峰。”白无常说。

    “他虽是须陀洹果位,感觉敏锐上却没有莫闲敏感,我听听他们说些什么?”然越微笑道,手印一扬,一道佛光闪现,加持在镜面上,立刻传来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阎罗殿在附近肯定有秘密藏身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知道不是在平阳城内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,连日来,我们攻打平阳,我察看过,平阳城即使有修士,水平也不高,并且昨晚我在定注意到平阳城,并未有修士出没。而昨晚来的六名,一名为的,修行变身功法,功行比城内修士高得多,恐怕已达到禅以上,可以肯定,他们在城外另有藏身处,在暗寻找机会。”净庵法师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在那里,如果找出来,我们不是可以突袭他们?”

    “我正有此意,我们不能被动挨打。”净庵法师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净庵法师陡然感到似有什么人盯着他,他不动声色,手在僧袍内暗自结成谛听印,默运慧光,偷偷查看。

    然越笑了:“正要你觉察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又是一口真炁喷出,这口真炁一出,镜面大放光明,冥冥净庵一动,喝道:“什么人,敢探我军情!”

    手佛印一扬,空气似乎听到轰鸣声,如同滚雷一般,迅远去。

    而然越面前的镜子散作光点,然越笑道:“成了!”

    净庵法师随手结印,喝了一声:“嗡啊哞!”

    面前一阵烟雾起,如同幕布一般,场景飞的转换,最后现出一幅场景,远远看去,在密林深处,有几顶帐蓬,内部现出几人,其一个,口喷鲜血,似乎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走!”净庵法师僧袍一甩,几个人消失在帐蓬。

    再出现时,已到帐蓬附近,刚想闯进去,二个头陀的对话引起了净庵法师的注意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