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今天有事,早起一章)

    “齐军败定了。●?ww■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知道,我们阎罗殿早已掌握他们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们几次刺杀不是失败告终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,这几次刺杀都是为了使他获取信任,他本身就是阎罗殿的杀手,他叫莫闲,号称爆裂鬼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在白无常大人身边侍候,白无常大人利用慧光镜观察敌营时,看到了莫闲在百里睿身边,感到很诧异,白无常大人看到了我的异样,对我说出了实情,不过后来被敌方觉察到,大人受了伤,正在里面收拾东西,叫我出来看着点,看来,我们要搬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爆裂鬼莫闲不是一个世俗的刺客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由于爆裂鬼上次刺杀百里明失败,无常大人很生气,但见到他,改了态度,因为他现莫闲居然有一丝以武入道的迹象,故此传他修行,等他入了门,对外说,他背叛了阎罗殿,在郑国通缉他,使他进入其他门派卧底,想不到他居然能混到百里睿的身边,本来他要刺杀百里睿,被无常大人止住,百里睿不过一个傀儡,我阎罗殿图谋甚大,岂是一个百里睿所能比拟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却让暗的净庵法师几人脑袋嗡的一声,他们没有想到,阎罗殿的手脚这么长,他们虽然有所怀疑,但在关键时刻,宁可错杀,也不可错放。

    现在当务之急,是破了面前之敌,然后迅返回,将那名遇仙宗弟子先抓住,审问清楚,有一丝怀疑,先杀了再说。

    轰的一下子,似火树银花一样,铺天盖地似的淹没两个正在谈话的头陀,两个头陀看似在交谈,但时刻保持警惕,净庵他们刚将法术覆盖过去,两人身上泛起了五色,似孔雀开屏,但还是没有敌过净庵法师他们全力出手。?

    五色光华一闪而灭,两人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一行数人,根本不着停留,金刚般若掌从空而降,后面跟着法术眩目的灵光,还有法器的灵光,一齐轰向密林帐蓬。

    一顶帐蓬泛起暗金色灵光,陡然增强,冲天而起,帐蓬四分五裂,一个面戴面具的白衣男子冲霄而起。

    所有法术,互相激荡,净庵看得出,此人胸前的衣服上血迹斑斑,第一印象是该人受了伤,脑想起刚才听见两个头陀的话,白无常行法查看齐营,法术被破,受了反噬。

    但白无常身处暗金色灵光,各种法术及法器受灵光影响,微微一滞,白无常已冲出了法术包围,一张口,又喷出一口血,身体却像流星一样,霍然远去。

    法术落下,帐蓬轰然倒地,烟尘起,净庵他们也顾不上检查战果,净庵法师一运天足通化出的千幻无相步,身体如影随行,直追下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一看,也顾不上检查,各运身法,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白无常霍然远去,身似流星,但净庵的无相步神通,不亚于白无常的神通,两人都是飞遁,并不高,只离地数十丈,而其他人则落后一些。

    白无常在前面一转,于高山脚下落了下去,然越正在此处,见白无常来到,露出了微笑,让过白无常,拦住了净庵法师。

    “让开,你知道让过去的是谁?”净庵法师喝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想不到我刚刚来这里,就遇到你追杀我组织人,你是什么人,通名受死!”然越脸一板说道。?.w?

    “你是阎罗殿人?”

    “然也,我是小明王然越,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小明王然越的大名,净庵法师也听说过,但并不认识人,眼前这个外表好像女子的人,居然是小明王然越。净庵法师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法华宗金顶寺的净庵,既然你来了,一个也是杀,二个也是杀,我今天开杀戒了。”净庵冷笑一声,他并不害怕然越,高手有高手的骄傲。

    他的金刚般若掌轰然而动,一个金色的大手印从空压下,直拍然越,然越笑了,如春花灿烂,净庵心不由得一跳,暗自定下心神,暗骂他妖孽,男人如此颜色,不是妖孽是什么,他忘了是他自己心动。

    然越手出现了一根绿色的孔雀翎,向上一刷,绿光生起,金色大手轰然而解。

    “你手是什么孔雀的尾羽?”净庵法师眼睛骤然睁大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普通孔雀的尾羽,你也接我一招。”然越说完,手祭起一物,五色毫光形成瑞彩千条,一团团看不清是什么的珠光从空落下,根本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一看不好,忙祭起他的紫金钵盂,紫金色光华升起在头顶,两下一接触,轰的一声,紫金钵顿时反撞下来,明显不敌然越的珠光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手一抬,硬是把紫金钵给抄住,身体带得一个趔趄,珠光一滞,接着往下打,净庵法师在趔趄时,脚下无相步幻出,一下子脱离战斗圈,珠光打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脸色苍白,低头一看手的紫金钵,紫金钵的底部瘪了好大一块,法宝受损,令他也受了反噬,一口逆血上涌,他硬生生的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,后面的人也赶了上来,一时不知道什么原因,见净庵法师脱出了战斗圈,诸般法器向然越袭去。

    然越手出现了五根孔雀翎,就势一刷,五色光华一闪,诸般法器顿时没了踪影,都叫然越给刷去了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,正在愣之时,然越已然祭起一物,瑞彩迷空,二十四团光团打了下来,根本看不清何物。

    净庵看着光团打了下来,陡然想起一物,惊叫道:“这是定海珠!怎么可能,它不是传说燃灯古佛手!”

    净庵不知道,这根本不是燃灯手的定海珠,而是然越攻打古华寺时,收的无藏尼师传法宝,仿制燃灯古佛的二十四粒定海珠,花费了二十四年时间,才得以炼成,故名小定海珠。

    要是燃灯古佛手的定海珠,凭借净庵手的紫金钵根本不能阻挡,话又说回来,然越也没有能力祭起。

    净庵他一说定海珠,其他人顿时慌了,定海珠的大名不论道佛都听说过,虽然只在传说听说过,众生都知道那是一种传说的先天灵宝,出现在然越手,他们不是没有怀疑,但小定海珠落下,众人顿时陷入恐慌之,因为有人被小定海珠打了头顶,顿时头都像西瓜一样爆开了。

    其余的人因为在后面,风势不妙,再加上听说是定海珠,脚下更是流油一样,拔脚就溜,才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就净庵这一声,比什么都灵,众人根本顾不上别人,四散而逃,净庵更是千幻无相步运到极点,身体如一道金光一样,转眼就不见影子。

    然越反而愣住了,他没有想到,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众人,转眼之间作鸟兽散,他感到好笑,望着手二十四颗珠子,摇摇头,定海珠的名头这么好使。

    白无常转了过来,他不再装受伤,笑道:“能看见明王大神威,打得敌人一轰而散,真是开眼了。”

    然越也笑了:“我本来想把净庵留在本地,不料这二十四颗仿制的定海珠,把他们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看不起净庵等人,而净庵跑得较快,远远的望见大营,再看看背后然越并没有追过来,松了一口气,这时他回味过来。

    那不可能是燃灯古佛的定海珠,据说二十四粒定海珠已化成二十四诸天,而然越手的珠子明显威力小得多,自己的紫金钵盂都能挡住,虽说受了伤,今天运气不好,本来就要将白无常斩杀,偏偏遇到了小明王。

    听说小明王炼有五色孔雀翎,模仿孔雀大明王的五色神光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能刷万物,是个劲敌,看来,他手的珠子也是模仿燃灯古佛的定海珠所炼,这样一个人,看来得请高手来降伏他,要是得到孔雀翎和定海珠,自己的实力将大增。

    后方有人来了,他回头一看,是跟随自己的人,心一定,他故作不在乎,说:“胜负是兵家常事,我们在这里等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那个人惊魂未定,见到了净庵,心才放下心来,见净庵如此说,便道:“大师说得不错,我们在此等一会,小明王不过占了法宝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等了一会,众人6续来的,一个个都像受了惊吓一样,见到净庵法师在此等候,心才放到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各位,我们这次行动,本来打了白无常一下措手不及,但遇到了小明王然越,这是我们没有料到,要不然就消灭了白无常,不过这样也好,最起码我们知道了然越来此,方便我们想办法对付他。”净庵法师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点头称是,净庵法师语气一转:“我们无意间得到一个大消息,原来莫闲是阎罗殿的奸细,光这条消息,足以我们扭转不利的目标,现在诸位,随我入营,先揪出奸细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