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绝口不提定海珠的事,其他几人也不提定海珠,好像什么事也没有生。w■

    莫闲还不知道一场厄运就要降临到他的身上,今天该他值班,他淡淡地跟在公子睿的身后,对于做保镖,他实在不喜欢,不过,保镖工作蛮轻松的,他就勉为其难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脚步声,是净庵法师,他有点奇怪,明明昨天刚来,今天怎么又来了。

    来的几个人散开了,他们觉得自己不动声色,但莫闲是什么出身,一个杀手出手,立刻感觉到不对,这是一种包围的方式。

    莫闲脸一沉,以为他们对公子睿有所不利,不觉间贴进了公子睿。

    几个人一怔,尴尬地现,自己不好动手,一时间气氛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眼微露喜色,只是一闪而过,他心想好了,他认为莫闲就要刺杀公子睿,他想好了,等莫闲刺杀公子睿后,立刻将他拿下,公子睿只不过是个傀儡,现在有了更好的傀儡百里明,而且他是佛门人,要是公子睿不死,倒要影响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公子睿和在随营的公子智他们必须死,要不然,惠明怎么还俗,怎么掌控郑国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计算得不为不精,虽然他一心为法华宗考虑,但修行人的本分他全都忘了。

    “莫闲,你的身份暴露了,不要妄想挟持公子睿,乖乖投降!”净庵的主意是要莫闲杀了公子睿,他知道阎罗殿的杀手从来不会投降,故意点出挟持公子睿的说法,好像是在劝说莫闲,实际上是致百里睿于死地。

    可惜他算错了,要是莫闲还是阎罗殿的杀手,真的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但他的话却提醒了莫闲,不能让公子睿离开自己。.w★

    公子睿听到净庵的话,脑袋嗡的一声,想跑却迈不开脚,莫闲是杀手,自己天天和他相处,想到此,他只差疯了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净庵大师!”莫闲很冷静,虽然他陷入绝境,他的脑袋飞运转,这是怎么一回事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,“我的身份暴露,我有什么身份,我不是遇仙宗弟子,受邀参加对付阎罗殿的事?”

    “对对,莫闲大师是受命保护我,净庵大师,不要开玩笑了。”公子睿急忙说,想离开莫闲,莫闲微微一笑,身上气息微微一放,他一下子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阎罗殿的杀手,号称爆裂鬼,爆裂鬼莫闲,我说得对吗?”净庵进一步紧逼,旁边道宣、道真、谢草儿,还有惠海和惠明此时都出来了,惠明更是忘不了端木良死前的一幕,凶手诡异的一剑,直接刺了端木良的咽喉,他知道他叫碎剑莫闲,却不知道他叫爆裂鬼莫闲,凶手是蒙着面,他从来没有将眼前的莫闲与之对应,只认为人有重名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以前是,但我早就叛出阎罗殿,阎罗殿多次追杀我,我现在只是遇仙宗的莫闲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是你!你杀害了端木叔叔!”惠明陡然大叫。

    “端木叔叔?他是谁?”莫闲奇道。

    “是当初在风凌渡保护我的端木叔叔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当初我是杀害了端木叔叔,那是我在阎罗殿最后一次任务,自从那以后,我就叛出阎罗殿,他是一个好人。”莫闲抱歉地说道。

    惠明手棍一扬,金光闪现,就要扑了上来,净庵急忙拦住:“惠明,不要冲动,你的哥哥还在他手上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惠明一下子僵住,净庵暗自着急,莫闲怎么还不动手。.▼

    “善哉,知错能改,善莫大矣!”道宣开口了,“莫闲不管他以前如何,自从和我们一路,拔阎罗殿窝点,杀阎罗殿人,我相信他是叛出阎罗殿的,他现在是遇仙宗的人。”

    莫闲感激地望了一眼道宣,道真小声嘟囔:“就是,佛说,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!”

    谢草儿也说:“道兄不会是阎罗殿的杀手,我跟随他一路,他应该叛出了阎罗殿!”

    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他自己也承认了是阎罗殿的杀手,在当前情况下,宁可错杀,不能错放。”净庵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要是真的抓奸细,就应该先让莫闲放了公子睿,然后再审查,但净庵有私心,要将公子睿还死里逼,他心相信莫闲是一个杀手,想借莫闲的手杀了公子睿,故此,往死里逼莫闲,只有在绝望的情况下,他相信杀手在绝望的情况下,会杀了公子睿。

    莫闲一听,今天的事不能善了,手一动,呛的一声,青钢剑出鞘,剑架在公子睿的脖子上:“既然如此,那就不得谈了,请公子睿送我一程!我是遇仙宗弟子,该怎样处置,是遇仙宗的事。”

    公子睿差点软下去,莫闲在他的耳边说:“公子,对不起了,我从未想杀你,只要出了齐营,我就放了你。”

    话是传音入密,公子睿一下子精神起来:“还不让开!”

    净庵一看急了,回头看见谢草儿,心一急,脱口而出:“将他的同伴抓起来!”

    谢草儿一愣,道宣说道:“即使莫闲是阎罗殿的杀手,其他人与之无关,法师失口了。”

    净庵法师顿时明白过来,自己着急了,忙说:“我是着急,口不择言,各位莫怪。”

    手暗自结印,莫闲到现在还不下手,他难道要到营外才动手?自己是不是暗动手,但看见道宣等人,暂时压下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军营之大哗,莫闲的心在这一时刻,却进入一种特殊状态,好像自己能够监控所有人,时间变得很慢,两边的军士的一举一动,包括净庵的偷偷结印,又悄悄放下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在危急关头,他进入了空明状态,甚至在他身边数丈的人的血液的流动,他都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两边的人不知所措,茫然的举着刀枪。

    到了营寨门口,有多名武将在高喊,莫闲置之不理,一切都在掌握之,快了,突然,一名拿枪的士兵手一动,一点寒星直扑公子睿。

    莫闲手剑嗡的一声,左手轻轻一拽,公子睿身体一个踉跄,恰恰让过了枪尖,右手剑放出剑气,豁然而过,一颗人头飞上了半空,血柱飙起。

    这一下,人彻底乱了,但莫闲却抢先一步,手一推,公子睿跌入惠明怀,脚下飞天步出,人如一道虹一样,迅飙出。

    听到净庵一声怒吼,周身一紧,一个金色大手印出现在上空,往下压来。

    莫闲手剑以一种玄妙的状态挥出,呜咽一声,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,金色的大掌居然一分为二,重重击在地面上,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忽然一阵狂风大作,众位修士刚反应过来,净庵也是一愣,等众人明白过来,莫闲已经只能看见一点背影。

    净庵刚要追,道宣却说:“莫闲不管是不是阎罗殿的人,他已经走了,再说,以他的功力,也掀不起大浪。”

    净庵只好作罢,回过头来,看见公子睿活得好好的,惠明正在安慰他,心那份窝囊别提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,在十数里外的一处林,然越正在用慧光镜观看,一边看,一边啧啧有声,白无常在一旁,也在观看,当看到士兵隐藏的杀手刺杀公子睿时,时机把握得正好,白无常不仅叫好。

    但居然被莫闲一剑破坏,白无常恨恨地说:“这个叛徒,居然敢吃里爬外,等抓住他,一定不会让他好死!”

    然越笑道:“这倒是一个人才,可惜了,放心,他跑不了,他不知道,我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。倒是净庵这个伪君子,他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然越对净庵的做法也难以理解,难道是为了出气,但他的行为却想置百里睿与死地。

    镜面上狂风顿起,然越陡然来了精神:“有意思,他们修行者之间也不和,那个小姑娘偷偷在后面,步罡踏斗,召来一阵狂风,暗帮助了莫闲一把,看来莫闲本事不小,能够骗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然越误解了,他以为莫闲和谢草儿关系很密,实际上,谢草儿这么做是气愤不过,她做了之后,知道自己不能留在齐营,悄悄地溜了。

    白无常却陷入思考,他陡然笑了:“我明白了,净庵这个老家伙这么做的原因,是因为百里明,他想控制百里明,百里明已入佛门,如果百里睿死掉,百里智再死掉,佛门的百里明就是最大的受益者。”

    然越立刻明白了,哈哈大笑:“你最初派那么多刺客去刺杀百里睿,现在可以暂时收手了,净庵这个老家伙会替你完成,不过,你要背黑锅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教主的大业,这点黑锅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不会让你背黑锅,我会在适当时间揭穿他,让天下人知道他们信仰的佛教早已变质,哈哈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