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急驰而去,他得谢草儿暗相助,脱出绝境。▼.?

    他本来想借助联军力量,给阎罗殿一个教训,但现联军内部也是矛盾重重,各人有各人想法,他有些失望,不过依然留在联军之,却没有想到,会生这种事,他的历史完全曝光。

    对惠明来说,他感到内疚,但他做不到以命抵命,只好躲着惠明,但对净庵法师来说,他心一点好感也没有,不知道净庵遇到什么,居然对他下手,对他下手就算了,还逼他对百里睿下手,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,要不是他名声在外,是法华宗的高僧,他都怀疑净庵是阎罗殿的人。

    也许他们心所想,自己并不懂,但他也算一个修行人,《易经》上云:天地有大德者,曰生。这个道理都不懂,净庵算是一个高僧吗?

    莫闲知道的情况很少,根本不知道其内幕,这已不是对错问题,净庵认为他是为法华宗的大兴,是为了佛教的传播,就是下地狱又如何。

    佛教有“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”的地藏王菩萨,莫闲自修道以来,反省过去种种,他做杀手时,以天生天杀为由,收割人的生命,在心认为是代天执行,人的一生也不过是几十年,早死和晩死差别不大,正因为有这个想法,他才没有什么负罪感。

    但自从叛出阎罗殿,他对自己这个想法深恶痛绝,特别是他修行后,在藏经楼读了许多书,特别是《易经》一句话:天地有大德者,曰生。深深印在他的脑海,别人不对付他,他也不对付别人,当然,阎罗殿除外。

    他在一瞬间想到很多,现在脱离了齐营,他的思想也放开了,齐营回不去了,是回山,还是闯荡一阵,他正在想着,好像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回头,却看见谢草儿来了,她看见莫闲,叫道:“师兄,你准备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决定,今天事情生的太突然。★■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那个老和尚不是好人,一来就针对师兄,师兄是不是得罪过他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也感到莫名其妙,是不是阎罗殿的阴谋?”莫闲想到阎罗殿身上,你别说,莫闲无意猜到了真相,但净庵的表现没法解释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是不是阎罗殿的人?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相信我?我以前是,但叛出了阎罗殿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师兄,不然我也不会用步天歌暗助师兄,现在我也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远离战场,说不定塞翁失马,是福不是祸。”莫闲说,正说着,莫闲一拉谢草儿,身体一下子躬了起来,嘘了一声,因为他现有人在附近,并且悄悄地在向他靠近。

    “莫闲,你这个叛徒,勾魂使者和小明王然越用了一个计,你就无路可走了,背叛组织,今天是你的死期,旁边那个小丫头,哥哥会疼你的。”两个头陀打扮的人出现了,他们现自己被莫闲觉察到,也不掩藏自己,一个手持戒刀,一个手持降魔杵,头上戴着金晃晃的金戒箍,胸前挂着十八颗人顶骨所炼的珠串,口说着污言秽语。

    莫闲也不答话,两人话还没有说完,莫闲已到跟前,青钢剑嗡的一声,一个拔剑式,直取两人。

    “好个叛徒,居然敢向爷爷动手!”其使戒刀的头陀口骂到,摆戒刀相迎。

    一刀迎出,却迎了一个空,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剑光已豁然而过,斗大的人头落地,腔鲜血喷出有四尺高,就一剑,杀了这个头陀。??

    其实,头陀的功力和莫闲比,不一定不如莫闲,但他太托大了,自以为修行法术,听说莫闲本来是一个世俗武者,纵使修行,也不过短时间,自己修行,已有数年,根本看不起莫闲,因为大意,没有想到,莫闲的剑法已不是凡俗可见,丢掉了性命。

    另一个头陀一见,又惊又怒,口喝道:“叛徒,居然敢杀害我的兄弟,拿命来!”

    边说边结手印,嗡的一声,脖颈上挂的那串人骨珠串飞了起来,在空出惨白的光芒,朝着莫闲就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,取出一物,正是他的厚土印,这件法器祭起,在空变大,黄光如凝,正迎上头陀的人骨珠,轰的一声,各自崩飞,两个人身子都摇了摇。

    谢草儿看出便宜,短剑一下子出手,一道光华闪现,头陀一见不妙,身上泛起暗金色,飞剑一声闷响,正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按理说,他的身体应该斩成两段,但暗金光华如水银一样,虽然破开了他的皮肤,飞剑却不能深入。

    “金刚不坏之身!”莫闲一惊,头陀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你的飞剑虽凶,却不能破开我的金刚不坏之身,哈哈,莫闲,你死定了。”头陀说着,手降魔杵朝莫闲乱打。

    莫闲收回了厚土印,身体往后退了几步,眼睛之,似有无数符流过,他在观察头陀的金刚不坏之身,寻找它的切入点。

    人的身体,不可能抵御刀剑,但在一些特殊的功法下,可以抵御刀剑,显然,金刚不坏之身就是其一种,不炼到最深处,没有形成浑然一体,总是有破绽,世间万物,总有相应的弱点,要是完美无缺,在人世间,有佛教的说法,在欲界,不可能有完美的东西。

    莫闲的砍柴功,最擅长的是就是依据万物的纹理,轻轻一触,就会分开该物体,万般纹理,如同无序的曲线,而莫闲这一刻,陷入空明之,剑随之而出,轻轻一剑,豁然而解,似冰雪消融。

    头陀开始冷笑一声,自己的金刚不坏之身,可以抵御法器,莫闲手的青钢剑不过是一件凡兵,虽然质量上比世俗间的兵器好得多,但毕竟不是法器,怎么能破开自己的金刚不坏之身。

    但剑轻轻而过,他都没有感觉到,只感到自己的喉头一凉,他脸上还带着嘲笑,鲜血已经喷了出来,他带着嘲笑倒了下去,到死都没有弄明白,自己究竟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真行,居然杀了这个头陀。”谢草儿高兴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手脚麻利地将两具尸体上的法器之类东西一扫而空,刚要走,莫闲陡然叫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谢草儿还没有反应过来,她的身体已经被莫闲带得飞了起来,这时她才现,周围好像蒙了一层纱一样。

    她没有看见,两道淡淡的黑烟一闪,要不是莫闲一带,她就要被黑烟缠住。

    莫闲开始也没有留意,陡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在藏经楼的半年多时间内的阅读让他眼界大开,他以前做杀手的对危险的本能感觉救了他,他一把带着了谢草儿,眼睛一瞄之下,明白自己已落入别人的圈套之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阴煞之气,两道黑烟应该是由魔道法器所现,他一惊之下,不由自主的已飞身闪过,就是这样,他也感到自身一凉,一股阴邪之气已经入体。

    “迟了!”一个幽幽的声音说到,人都没有现身。

    大蓬淡灰色烟雾洒向莫闲两人,在两人周围,数杆巨大的幡影出现,现出种种魔影,向两人急扑。

    “万魂幡!”一种邪魔外道的法器出现在莫闲的脑海,他顾不得多想,右手青钢剑已然出手,剑一出,似乎切入无间之。

    魔影和灰色烟雾似乎一刹那分开了,天地万物都有其纹理,莫闲这一剑,如同砍柴一样,自然依其纹理,破开了封锁,左手还搂着谢草儿,已经突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咦!”对于莫闲破开了万魂幡的封锁,来人感到十分惊讶,但来人也是一个当机立断之人,随手一弹,一点绿色火星向两人追去。

    莫闲脱出了万魂幡,随即全身毛骨悚然,不好,他甚至一句话都来不及说,向前直蹿,轰的一声,绿色火星爆了,如山一样的冷焰暴,莫闲一刹那,祭起了厚土印,裹住自己和谢草儿。

    就是在厚土印的黄光保护下,阴雷爆,轰的一声,厚土印黄光顿时消散,像挨了一锤,莫闲和谢草儿都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厚土印灵光尽失,掉落在莫闲怀,莫闲脚下飞天步出,人顿时幻出一连串的幻影,向远方急驰,他的怀还搂着谢草儿,转眼就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在此地现出一人,若有所思地看着莫闲远去的方向,自言自语地说:“想不到一个刚筑基不久的小家伙,居然能逃出我的万魂幡。”

    他眼睛又回头,看到地上头陀的尸身,满意地点点头:“不错,这两具尸体基础不错,正合适炼白骨幽魂幡,然越那个家伙来的,还是不见面的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随手一卷,地上尸,还有万魂幡,甚至他的人,都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他刚消失不久,二个人影已经出现在当地,正是然越和白无常,到达此地,什么也没有,但地上血液,还有爆炸的痕迹,都说明生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